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修仙從山賊開始 > 第二百七十章 突如其來
    “我說,停下來,你沒聽見嗎?”看著巨鯨拍打著水花的尾巴,韓霜烈的聲音如此地的風兒一般寒冷:“先前我們圍攻余楚佩的時候,你出手攪局,現在更是想一走了之嗎?”

    “我現在確實蠻想離開的。”巨鯨拿尾巴拍了拍水,一臉的慢條斯理:“但我想,你們現在的主要目標,應該不是我吧。”

    “你們現在,應該去抓那個瓜婆娘才對吧。”它的眼睛本來就不大,此刻更顯細小:“不去追她,恐怕很快就追不上了。”

    韓霜烈愣了愣。

    “事先說明,我的修為大概跟你差不多,如果要抓住我的話,在你們兩個之中,恐怕得留下一個,然后再留下一群人,跟我糾纏一下對吧。”巨鯨苦口婆心地分析,看起來是處處為韓霜烈等人著想:“但如果只剩下一個人的話,你們恐怕打不贏那個瓜婆娘吧。”

    “沒錯吧,你們雖然帶來不少法器,但如果只有一個渡劫期的話,想要把那女人抓住,完全不可能對吧。”它尾巴拍著水花,看起來有些歡樂:“這樣的話,抓我就很不明智啊……建議你們可以選擇秋后算賬的方式。”

    “閉嘴!”路長老聽得有點耳朵難受。

    這巨鯨實在是太聒噪了,聽得人心煩意燥。

    “在它身上留下個印記什么的就好了。”路長老低聲傳音:“雖然這家伙看起來很脫線,但事實上,它說的又卻是事實。”

    韓霜烈沉默了片刻,一手飛鏢丟了出去。

    飛鏢化作一個銅錢大小的印記,落在巨鯨的脊背上。

    “你們魔宗的人啊,做事還真是滴水不漏。”巨鯨不用看,也知道他們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了印記:“我得趕緊先溜,找個辦法把印記消掉才行。”

    “這是妖僧留下的標記,你也別想消了。”韓霜烈淡淡地說。

    妖僧……巨鯨的臉有些抽搐,但在水底下,誰也沒看出來。

    很多年前,它跟這家伙有點過節,當然仗著自己年輕力壯,兼有這強悍的體魄,也就不怕死地干了他一票。

    本以為這家伙已經死了很多年……怎么還活著?

    八百年之后的世界,似乎跟過去也沒什么變化啊。

    老東西們都還沒死,這個世界又怎么可能發生根本性的變化呢?

    不過,說起來自己似乎也是老東西了……它優哉游哉地游著,也沒管這群人繼續的密談。

    反正,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疑神疑鬼地回到自己這邊,然后逼問自己,余楚佩是不是藏在自己的肚子里,暗度陳倉。

    也用不著泄露她的氣息,就這樣隨便地游走,這群人也會懷疑。

    魔宗嘛,疑神疑鬼的人多了去了。

    就算只是懷疑,它也能夠拖足夠多的時間……靠著這副肉體,應該也能周旋一會,就是不要讓他們看穿,自己現在不能使用術法和神通就夠了。

    在巨鯨游走之后,韓霜烈看著地平線,陷入了久久地自我懷疑之中。

    這巨鯨是余楚佩的同黨無疑,但余楚佩的氣息,到了這一處卻徹底斷線了……或者說,這一整片冰海之中,已經完全彌漫著余楚佩的血氣和精神。

    他根本不能再通過當初所劃定的“直線理論”,來找到余楚佩的位置。

    在他捏破空間節點,然后迅速追逐的路上,他就已經明白,自己的路,走到最后一步的時候,應該就斷掉了。

    一個被創造出來的空間節點破碎,創造它的那個人,一定能清楚。

    所以,這是余楚佩最后消失的地方。

    行百里者半九十……在九十這里,睿智如韓霜烈,也終于是沒了思量。

    “繼續向前搜索嗎,韓長老?”路長老在韓霜烈多次強調之后,終于是改口了……反正韓霜烈現在也領了個長老的虛銜,稱呼他為韓長老,也算是順理成章。

    “我覺得,那頭巨鯨有問題。”韓霜烈,終于是陷進了巨鯨和余楚佩給他下的套里邊。

    “有毛病?”路長老重復了一遍韓霜烈的話,才發現自己說這話有點不敬的意思……在他想解釋點什么的時候,韓霜烈又開口了。

    “確實是有毛病。”他的眼中,寒光閃閃:“那女人明明已經重傷了,若是在這地方離開,遲早也會被我們搜索到。”

    他已經派出了那些修為不那么高的手下,在四處尋找余楚佩的氣息,但現在看來還是一無所獲。

    “您的意思是,那巨鯨帶走了余楚佩?”路長老算是明白了韓霜烈的意思:“不可能吧!”

    “沒什么不可能的。”韓霜烈搖搖頭:“那巨鯨完全有這個能力。”

    “同為煉虛期之上,就不可能用自己的內洞天承載另一個修士……不對,你的意思是?”路長老終于明白了韓霜烈的話:“你是說,那巨鯨把余楚佩藏在肚子里,帶了出去?”

    “我有這種想法,所以先前也特意派了一個得力的手下,跟著那巨鯨一道走了。”韓霜烈眸光透著思考的味道:“我跟她一直保持著聯系,但目前并沒有發覺,她那邊有余楚佩的氣息傳來。”

    “如果說要在外邊把余楚佩放出來,然后兩人分開再走的話,很有可能就有機會逃過我們的追擊。”路長老像是恍然大悟一般附和道:“您是這樣想的對嗎?”

    “有這個可能。”韓霜烈轉過頭,看著巨鯨離開的方向:“追上去看看吧。”

    “那現在出發……”路長老忽然有些奇怪:“不過,為什么那巨鯨沒有迅速離開?反而像是在引誘我們過去一樣?”

    “就算是有詐,我們現在也必須上了……若是等余楚佩從這個虛弱期恢復過來,別說是我們,就算是我師父他們過來,也未必能討好。”韓霜烈看著路長老,眼中有種隱隱約約的,瘋狂的味道:“她當年最擅長的就是逃跑和伏擊。”

    路長老面色一僵。

    他知道韓霜烈想說什么了。

    要自己先上,當炮灰去探探巨鯨的巢穴嗎?

    “如果我們這次能夠順利捉到余楚佩,那么回去就有一項天大的功勞,等著我們去領。”韓霜烈似乎早就料到路長老會如此想:“如果沒有找到,那我們好歹也帶來了余楚佩的藏身之所的消息。”

    “總而言之,我們是不虧的。”他意味深長地看著路長老:“而且,我跟你現在,不等于坐在同一艘船上了嗎?”

    路長老再笨的人,也懂了韓霜烈現在的意思了。

    他明白,自己雖然把這么重要的消息,都告訴了韓霜烈,但卻從來沒有跟他做過什么類似于利益綁定一樣的事情……僅僅是不那么明朗的效忠,和這樣一個消息,還不值得韓霜烈把自己視為心腹。

    他得做點什么,才能讓這個心機深沉的少主,真正認可他。

    香蕉他個芭樂……爺豁出去了。路長老也是個果斷的主,一瞬間就做出了決定。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效忠,總得遞個投名狀!

    自己修行的,又是跟金身最密切的功法,防御力更是比一般的渡劫期高出不少……就算那余楚佩設下天羅地網,自己至少還有逃跑的機會。

    所以……他點了點頭。

    “那么,就由我先去刺探情報,還請韓長老為我壓陣。”他鄭重地看著韓霜烈:“小的身家性命,今天起就交托在大人身上了。”

    韓霜烈微微一笑。

    “也不用太過擔心,那余楚佩畢竟是重傷未愈,在我沒出現之前,她絕不會把底牌露出來……以路長老您的修為,全身而退是絕對沒問題的。”

    路長老拱了拱手,心里卻暗罵。

    你這家伙,不是你親身上陣,當然用不著擔憂!

    只是,為了自己的未來,還有那些在心底藏了無數年的野望……路長老終于是咽下了這口氣……沒什么好怕的,投名狀而已。

    魔宗少主親自為自己壓陣,那是大大的榮幸!

    自己應該秉持魔宗之人與生俱來的勇氣,在這場與叛徒之間的爭斗中,獲得全面的勝利,然后贏得自己該有的名聲和未來!

    ……

    “你都跟了我一路了,就不覺得煩?”巨鯨看著站在自己身側的女孩:“話說你長得還不錯,跟那瓜婆娘也有得一比,為什么要跟著我一頭鯨魚?”

    “你該去找一個愛你的男人,然后嫁給他,而不是像那些不要臉的小媳婦,一見到我就挪不動腿啊!”

    巨鯨油嘴滑舌,就像一個縱橫情場多年的老油條。

    但他實際上,是個單種戀者,在沒有遇上一條合適的鯨魚之前,他是不會愛上任何一個人類的……當然,別的物種也不行。

    看著那些化為人形,愛上人類的妖族,他總是有那么一點膈應。

    那是人啊……為什么一條鯨魚狐貍貓咪要去愛上人類?

    跟你明明不是一個物種,真就精神上的戀人?

    舍棄自己強悍的身軀不要,偏偏要轉化成那樣小小只的,甚至還不如自己一只眼睛大的人類,他是根本沒辦法接受。

    只有像鯨魚一樣雄壯,才是好的身軀!

    這女孩雖然看起來冷若冰霜,但在巨鯨的話語地下,總還是有些惱羞成怒……她是韓霜烈的婢女,心中總有韓霜烈的影子,現在被巨鯨這樣調戲,總有種自己快失貞的錯覺。

    巨鯨心里嘿嘿一笑。

    小姑娘一看就是沒見過世面……

    撲通一聲,它整條魚墜入水中,堪堪躲過了飛來的一劍。

    “偷襲?”它重新鉆出來:“魔宗這么多年來,怎么還是這種無恥的風格!”

    他說得義憤填膺,就像是魔宗這樣做是不對的一樣。

    但實際上……魔宗是以此為榮的。

    勝利者才配擁有榮光,而失敗者永遠只能被踩在腳下,無論他是因什么而失敗,在他東山再起之前,不會有任何一個人再尊重他。

    這就是魔宗。

    一個真正的,弱肉強食的宗門。

    養蠱一般養出來的強者,在這個大陸上擁有的威名,永遠比南方那群溫文爾雅的修行者更加恐怖。

    ……

    “今天修行得如何?”王川看著常媛:“你現在已經能夠完全辟谷了吧。”

    “嗯,以前因為身體需要保養,所以還經常得服用一些藥物或者天材地寶,但現在似乎完全不需要了……空中的靈氣,彌補了我體內魔氣傷身的后患,然后融合成神力之后,還讓我更上一層樓了。”常媛笑著說。

    “那就好,原本我以為,你至少得需要一兩個月的時間,才能適應神力在體內的流動,沒想到你居然這么快就能成型。”

    王川所說的成型,是將寶體內的魔氣全數更換為神力……這是一種質的變化。

    他先前只是八品,沒有晉入七品金丹期,所以在凝聚金丹的時候,他的金丹自然而然地就是神力所構筑……但常媛已經是有了自己基礎的人,將魔氣更換為神力,居然只用了短短的幾天時間,這也足以讓王川咂舌。

    “我好歹也是個天才啊,別以為你那么強就可以小看我。”常媛昂起頭:“怎么,當年被我教訓的時候,現在都忘光了?”

    “你可別逼我,不然我爆發出來,嚇都嚇死你!”王川嘀咕著。

    “你說什么?”常媛目光不善。

    “啊不是,我說你當然是天才啦,都快把我嚇到了。”王川幾乎是立馬換上了一副諂媚的面容,速度堪比川劇變臉:“您可是大天才!”

    “少來這套。”常媛哼了哼:“我還不知道你這家伙?”

    “我可是老舔狗了。”王川嘿嘿一笑。

    這一次能救回常媛,他算是拼了老命,救回來之后,如果不更加珍惜的話,似乎會顯得自己的努力沒那么重要呢!

    所以,先忍辱負重,當個舔狗……等到真結為道侶,那時候再談翻身!

    忽的,一道光芒在王川的胸前亮起。

    王川的目光掃了過去。

    “魔鐘?”他愣了愣:“這……難道是。”

    他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陣不妙的預感。

    一陣嘈雜的聲音,忽的從魔鐘里傳出。

    “小子,救命!”對面是一個不熟悉的男聲:“我是你老鯨前輩,快來!”

    一個空間門瞬間出現。

    王川:“……”

    真是,沒有一點點防備啊。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达人3下载地址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号码 网赌北京快乐8有输的人吗 幸运赛车冠军选号技巧 体彩上海11选五开奖号码 河北十一选五推荐今天追号 雪球股票论坛高手 内蒙古快3开奖一定牛 今日股票大盘 甘肃11选五任5最大遗漏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是真的吗 2020年开码现场直播 山西11选5五码遗漏 河北快3形态走势图带连线 五分pk10免费计划软件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36选7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