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魔獸農場主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他不是一個人
    買房子的過程比想象中要順利很多,雖然楚寒一開始只是想去看看價格,但是后來發現,賣房子的是納特家族的產業,然后,他又碰巧見到了過來視察的若納坦。

    最后的結果就是楚寒白得了一套房子。

    雖然楚寒極力推脫,但是若納坦一再堅持己見說是對于燒了楚寒房子的賠罪。

    房子并不有多豪奢,但是也絕對說不上小,至少現在的楚寒是絕對用不了那么多房間的。

    整個房子一共是兩個院子,一個前院一個后院,根據設計來看應該是前院用來待客,后院用來住人,一些生活設施也在后院,前院都是些擺設裝飾。

    總的來說楚寒很滿意,也沒什么不滿意的,畢竟是自己白得來的房子。

    不過裝修風格自己倒還真不是那么喜歡,估計自己之后還要改一改,來了這邊的世界之后,楚寒覺得自己精進了很多的就只有動手能力。

    這個可以慢慢來,不著急。反正時間還長,也可以讓依琳戈也設計設計,畢竟這里也算她的房子了,不得不說,僅僅只是確立了關系,就已經讓楚寒興奮不已,往后考慮了很多。

    若納坦還很貼心的問了楚寒需不需要下人什么的,但是被楚寒拒絕了,若納坦但也沒什么意外的感覺,只是微笑著點頭,然后告訴楚寒,如果之后還有什么需要的話,都可以找他。

    他當然也知道楚寒不會放心自己找人放在他的身邊,這么問也只是客套一下,并沒有真的想著往楚寒那里塞人。

    表面上楚寒和納特家族自然是和和氣氣,至于雙方心里到底怎么想。

    天知道。

    手續辦的很快,很快一張地契就交到了楚寒手上,一下午的時間依琳戈也沒有再回酒館了,那里現在已經步入正軌,只要找個好時間,就可以開業了。

    兩人花了一下午將東西都搬到了新居,然后開始布置起來,新居里面倒是沒什么灰塵,看來平日里也有人來打掃,這倒也省去了楚寒再打掃的麻煩。

    布局什么的倒是不用改,楚寒看了看也沒覺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畢竟這東西他也不懂,只是這些房間里可都是一張床,斯派德以前都是跟自己睡一個房間,不過跟她說一下倒是也沒多大問題。

    要騰出個地方來給沃夫倒是真的,這個家伙肯定是睡在自己房間里面的。

    不過也剛好,后院的每邊都是三個房間,于是楚寒便給了三人一人一間,自己居中,斯派德和依琳戈一左一右。

    另外一邊則是廚房還有雜物間,楚寒對于他們的廚房能夠單獨占一個房間還是覺得挺神奇的,估計是地方大再加上這邊能買得起的都是有錢人,所以對于食物要求高?

    剩下的一間則是浴室,說是說浴室,但是楚寒覺得這個用澡堂子來稱呼比較好,因為里面有一個很大的浴池,就像男浴室的那個澡堂一樣。。

    這洗一次澡估計得費不少水,楚寒咂了咂嘴,這要是沒有魔法光是把這個池子填滿都得半天功夫,有錢人是真會過日子。

    把水填滿倒是容易,現在楚寒只要用一個魔法里面的水就立刻滿了。之后只要加熱就好了,想到自己以前泡澡用的小浴缸,楚寒不由得再次感嘆有錢真好。

    前廳有個噴泉,菲尼克斯家也有噴泉,不過比這但是大很多。楚寒也不知道這邊的人到底是對噴泉有什么執念,不過有就有唄,估計是這邊的文化吧,依琳戈對這個噴泉倒是挺滿意的,楚寒也就隨她去了。

    前院主要是用來待客,所以空間利用的很隨意,楚寒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么改,也不知道加點什么,因為這地方估計自己用的很少。

    一下午楚寒就在后院的中心搭了個以前院子里搭過的木臺,他還挺喜歡這個的,夏天納涼什么的都很好用,而且有斯派德在,連蚊蟲什么的都不會有,連蚊帳都不用做。

    他讓斯派德去鐵匠鋪訂了一批廚具,今天下午他就先用自己的萬能神器頂替做的飯。但也不能一直指望著萬能神器不是,畢竟這個東西只有自己在的時候能用,那萬一他走了斯派德豈不是做不了飯。

    將木臺的平面打磨平滑,確保自己以后坐在上面不會被拉了屁股。又用手將那些地方全部摸了一遍,確認真的完全平滑了。楚寒這才放心,將廢料什么的收拾了一下。

    天色漸晚,一行人吃過晚飯就坐在木臺之上聊天消食。

    這里夜晚的生活自然不會平靜,但是由于時代的原因,大多數的消遣都離不開女人,楚寒自然不可能去,除此之外便是去聽那些從各處而來吟游詩人講述一些各個地方的奇人異事。

    人的娛樂圈圈繞繞總是離不開吃喝玩賭這幾個字,前面幾個楚寒自然是不感興趣,倒是最后的賭楚寒聽的還是很感興趣。

    這里賭的形式有很多種,最受人爭相追捧的自然是斗獸,巨大的牢籠里面強大的魔獸廝殺,這種血腥暴力的感覺自然是讓平日里為生活所累的人能有些宣泄。

    不過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依琳戈倒是表現出了不是很喜歡,楚寒也能理解,畢竟賭這個東西,沉淪其中的自然沒有什么好下場,但你要是去怪賭場的話未免有些人被殺了卻要怪賣刀的店家的感覺。

    聊著聊著就說到了明天奧斯蘭開學報名的事情。

    “你明天跟法比恩一起去好了。讓他帶著你,他應該很清楚那邊的流程。”依琳戈雙手撐著坐在木臺之上,想到楚寒對于那些不太了解,自己也不太清楚具體是個流程,于是對著楚寒提議道。

    “倒是也可以。感覺法比恩那小子什么都知道,那我等會去找他說一下,也不知道他睡著了沒有,現在應該還沒睡覺吧,也不算很晚。”

    楚寒回憶了一下法比恩家的地址在哪,他去過一次,依稀還記得。

    “可以啊,你也可以問問他愿不愿意到這里來,他家離學院還挺遠的,住在這也方便些。”依琳戈對著楚寒說道,她對法比恩的印象還挺不錯的,這個小子頭腦很活,干事也麻利。

    “他不一定愿意,他現在那個院子是他母親留給他的,他很重視那個,不一定愿意離開。”楚寒以前去法比恩家的時候問過情況,所以對他的想法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依琳戈沉默了一會,“那你就干脆別說這件事好了,以他的性子,應該是不會離開的。”

    楚寒點點頭,“那我先過去了,我怕晚了他就睡著了。”

    說完他就跳下木臺,皮套上身,沖天而起。

    …………

    法比恩自家的小院之中。

    瘦小的身影盤腿坐在一個小木凳之上,對著墻角,嘴里哼著從吟游詩人那里聽來的不知名小調,輕松的曲調仿佛映射出哼曲人愉悅的心情。

    “你的心情不錯?”

    一道聲音自法比恩的心底響起,聲音低沉,語氣之中帶著絲絲的不滿。

    “當然不錯。”法比恩并不覺得吃驚,好像這樣的溝通已經出現了很多回,所以他并不覺得如何。

    “因為要學魔法?”聲音繼續提問。

    “也不全是,其實我覺得楚寒大哥跟老板成了一對這件事更能讓我開心。”想到白天楚寒抱著依琳戈擁吻的景象,法比恩有些弧度的嘴角翹的更高,很般配呢。

    “只不過是個不懂女人心思的蠢男人罷了。”那個聲音冷哼一聲,似乎不太喜歡楚寒,“竟然為了這種事情拜托我幫忙,真的是浪費我的時間。”

    “呵呵,你現在在我身上什么都做不了,最多的不就是時間嗎?”法比恩仿佛跟這個聲音很是熟稔,竟然還開起了玩笑。

    “呵呵。”聲音只是冷笑了一聲,沒有再說話,這個小子要比想象中更加麻煩呢,當初不該跟他定下那么麻煩的契約,不過無所謂了,只要他嘗到了我能力的甜頭,以后求我的次數就會越來越多,到時候再將他吞噬,時間問題而已,漫長的歲月中很少能遇見這么有意思的人,多在他身上耗些時間也無妨,他現在的信念越強,被摧毀時產生的絕望也就越大。

    想到這里,聲音不由得有些愉悅起來。

    但隨即,他想到了那個奇怪的男人,那個被法比恩稱之為楚寒大哥的男人。

    那個男人非常奇怪,奇怪到連自己竟然都有些看不懂他,單純上看上去他就是一個單純的普通人而已,魔力都稀薄的可憐,不愧是人類所說的魔法師,他覺得那些可憐的魔力根本稱不上魔法師。

    但是那天法比恩這個小子去那個什么納特家族放火的時候,他明顯能感受到那個叫楚寒的男人去過那里,甚至,很多魔獸的死亡都和那個有關聯,并且是在很短的時間之內。

    他自認為自己也可以做到這一點,但他是什么樣的存在?那個楚寒又到底是何方人物,竟然也擁有著這種能力。

    或許會是個變數?

    聲音隨即變得釋然了,這樣不是更好嗎?不是更有趣嗎?不是更合自己的心意嗎?無論他是什么人,他也無法危及到自己的存在,說到底,他再神秘,也只不過是個人類而已。

    不過他的性格真的很麻煩啊,正義但又不愚昧,要真是那些死腦筋的英雄主義者的話就好對付一些。

    但他又隨即一笑,如果真是這種愚蠢的性格的話,恐怕法比恩也不會這么認同他。

    將來很愛惜自己的法比恩,竟然為了他冒著生命風險去燒納特家族的房子,真的是莫名其妙。

    看來他在發別人的心里已經有一個很重的占比了,或許我可以試著摧毀他,以此來擊垮法比恩這小子的信念?

    有趣有趣。值得一試。

    聲音越發的愉悅起來。

    法比恩以前的心靈支柱只有他那個死了的母親而已,除此之外,其他的什么他都不在乎,而且他向來是以最壞的惡意來揣測其余的所有人,這就很麻煩,他不對別人抱有希望,也就不會對別人失望。

    而自己偏偏還沒有辦法用他那個母親來做文章,一個死了的人,還偏偏是一個人生非常簡單,沒有任何可利用的地方的人。甚至連涂抹他的污名都沒有辦法做到,不過現在好了,又多了一個楚寒,一個活人,還是一個男人,可以下手的點實在是太多了。

    “你好像也很高興?”法比恩抬頭看著月色,似乎是感受到了身體里的波動,于是出言詢問道。

    “哦?真難得,你竟然會主動找我說話呢,而且竟然還是一天兩次。”聲音聽上去很是興奮。

    “不愿意說的話就算了。”法比恩也并不好奇,無論他做什么都要借由自己的身體來完成,但是只要自己不點頭,他就沒有辦法運用自己的身體,這一點是他的死穴,無論他在想什么,只要沒有行動,那自然也就沒有結果。

    “自然是為你開心,你能夠開始學到夢寐以求的魔法,這是件大好事啊。”

    本事大了能接觸到的人也就越多,這是一件不可避免的事,接觸到的人多,人的種類就多,好人壞人自然都有,那到時候自己又可以………嘿嘿。

    “呵。”法比恩冷笑一聲,他自然不會相信聲音所說的話。

    他會為自己開心?聽上去就很可笑。

    “不信?我可不會跟你說謊,難道我剛才的喜悅你感受不到嗎?”

    法比恩不再理睬他,任憑他在自己的身體里大呼小叫,發出各種抗議和騷擾,對自己說著各種莫名其妙的事。

    “閉嘴。”

    最后法比恩低沉的說了一句,轉身準備進屋睡覺,雖然心中興奮,但還是要早點休息,畢竟明天還要早起,可不敢錯過了報名。

    剛關上門,就聽到院門外有人敲門。

    法比恩眉頭一皺,這個時間點是回來敲門,還是那群人?不對啊,他們壓根也就不會敲門,帶著疑惑,法比恩走出了屋子。

    那扇破舊的院門根本遮不住來人的臉。

    “打擾了。”

    楚寒微笑著說道。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达人3下载地址 赌场在线大全 山东群英会电子走势图 黑龙江36选7玩法介绍 福建11选五现场开奖 好配资 黑龙江22选5开奖时间几点 山东群英会中奖查询 玩排列三能赚钱吗 佳永配资是正规平台吗?交易是不是真实的? 安徽快三开奖 广东十一选五专家杀号 广西快3开奖结果全部 大连热电股票 吉林省今天快三开奖图 云南11选5定位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