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香港警察 > 第7章 落魄大佬
    “飛哥,你有沒有受傷啊?我沒有事耶,只是流了點鼻血,我的命真大啊!”

    張郎從警車上爬了出來,稍微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發現只是流了點鼻血,他伸出沒有被拷住的左手,隨手擦了擦鼻血,又拉著李云飛問道:“飛哥,你有沒有事啊?!”

    “你走開啊!”李云飛忙著搜索昏迷警察的身體,不耐煩道。

    “你在干什么啊?”

    “我在找手銬的鑰匙,別煩我!”

    “飛哥,別找了,警察來了!”聽著遠處傳來的警笛聲,張郎提醒道。

    聞言,李云飛放棄了繼續尋找鑰匙,連忙把裝有自己隨身物品的袋子拿了出來,放進自己懷里面,拖著張郎就跑。

    “走!”

    “飛哥!跑路?慘了,跑路呀!”

    “不跑干什么?等死嗎?!你愛走不走!”

    “我不想當逃犯啊!可是我們倆個人拷在了一起啊!”

    “把手砍了!”

    “飛哥,你這么講義氣,砍你的吧,我怕疼!”

    “閉上你的嘴呀!”

    風雨之中,這對難兄難弟因為被拷在了一起,不得不相伴而行。

    ......

    張郎和李云飛二人輾轉來到了西貢街區,向著七喜船務公司而去。

    “飛哥,追殺我們的人是什么來路啊?他們是不是找你的啊?”

    “閉嘴!”

    “他們為什么追殺你啊?我們山長水遠地跑到這里來,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啊?有話你就說出來嘛!反正大家都在一條船上面!”

    李云飛再也忍不住了,他轉過身,面對著張郎,一手抓住張郎的衣服,把他拉近自己,手指戳著他的胸膛低沉道:

    “你給我聽著!我根本不認識你,我不會跟你坐一條船的,等一下手銬打開,你立刻給我自動消失!”

    “暫時委屈一下啦,飛哥!我也是被迫跟著你的,這不是沒辦法嘛!”

    “走!”

    ......

    東九龍,西貢區,七喜船務公司。

    望著走進門來的李云飛和張郎,七喜從自己的老板椅上站起身子,迎了上去,主動開口道:

    “飛哥,船已經開了,怎么那么失策啊?!”

    “別說那么多廢話,晚上最后一班船什么時候開?”李云飛開門見山道。

    “晚上十二點嘛還有一班,不過......,你之前交的倆萬五就算了,這一回每個人得收五萬元港幣的船費。”

    看著眼前獅子大開口的猥瑣男,禿頭,一幅歪瓜咧嘴的反派長相,張郎故意諷刺道:

    “老頭,你這不是趁人之危嘛,看我們急著跑路,就不顧江湖規矩,胡亂開價?!”

    “你插什么嘴?臭小子!大家都是冒風險出來拼的,不為錢為什么?跟你們是親戚啊?!”七喜惱羞成怒道。

    李云飛手指著對方,氣憤道:“我以前可是幫過你!你就這么對待我?原本倆萬港幣的船費變成了倆萬五,現在直接翻倍變成了五萬!就因為我們不是親戚關系,把錢還給我!”說完,就要動手去抓對方。

    七喜連忙后退,警告道:“別動呀!阿飛,你別在我這兒鬧事啊!”

    “說我們鬧事?你有那個本事和我們飛哥斗嗎?孫子!”張郎火上澆油道。

    “你!”李云飛聞言一驚。

    “把他們給我趕出去!”七喜對著旁邊倆個小弟發號施令道。

    “王八蛋,出去呀!”倆個馬仔開始動手把李云飛和張郎往門外推。

    李云飛和張郎一人一腳,直接把倆個馬仔踹翻在地,嚇得七喜慌慌張張地跨桌而逃,一邊大喊道:“兄弟們,有人來砸場子,快來幫忙啊!”

    待李云飛和張郎追著七喜跑到了屋外,從街頭巷尾跑出來幾十個古惑仔,手中拿著五花八門的武器,七喜囂張地道:“砍死他們!”

    無奈,見到這么大的陣仗,張郎和李云飛只能逃跑,被逼到了碼頭之上,看著身后追來的眾多古惑仔,咬牙道:“跳!快!”

    隨著“噗通”“噗通”倆聲,張郎和李云飛消失在了水面之上。

    望著逐漸平靜的水面,眾人見尋不到二人的蹤跡,只能選擇放棄,七喜向著水面大喊道:

    “李云飛,你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你斗不過我的!”

    不遠處,一艘漁船的背后。

    “飛哥,你聽到了沒有?”

    “他胡說八道!我們走!”

    “是嗎?”

    ......

    東九龍,西貢區,大利財務公司。

    “大哥!”

    “怎么樣?”望著進來的小弟洛奇,大膽問道。

    “李云飛躲起來了,一點消息都沒有。”

    “躲起來了?”大膽冷笑道:“他躲不了多久的,叫所有小弟守好自己的地方,他一定會找人幫忙的!”

    “知道了,走!”

    “慢著!”

    “大哥,還有什么事?”

    “把你嫂子,還有我兒子大傻,轉移到安全的地方去,注意點,別讓其他人發現了!”

    “知道了,大哥!”

    ......

    “飛哥,我們現在去哪兒?”

    “觀塘偉業車行。”

    “飛哥,那里的老板是你兄弟啊?”

    “不錯,插蘇是我一手帶大的,他的為人我清楚!”

    “我真羨慕你,有這么多講義氣的兄弟,了不起!”

    ......

    東九龍,觀塘區,觀塘偉業車行。

    到達目的地的李云飛和張郎,在插蘇的幫助下,解開了手銬。

    插蘇身著白色條紋襯衫,膚色黝黑,一幅汽修工人打扮,向著李云飛道:“飛哥,東尼的手下懸賞10萬港幣找你,不過你放心,在我插蘇的地盤上,保證沒有人知道!”

    李云飛聞言頗為欣慰,無言地拍了拍插蘇的肩膀。

    見他們兄弟情深的樣子,張郎大煞風景地道:“10萬港幣啊,我才看不上,現在沒有千萬港幣我是不會出賣飛哥的,插蘇兄弟你要多少錢才會出賣飛哥啊?”

    插蘇一臉不屑地道:“我們出來混最重要的就是要講義氣嘛!何況現在是飛哥有難,我們做兄弟的就算是赴湯蹈火,也再所不辭呀,無論多少錢我都不會出賣我兄弟的!”

    “插蘇,給我拿件外套換換!”李云飛吩咐道。

    “行,沒問題!”插蘇聞言立刻離開去取衣服。

    望著離開的插蘇,張郎知道這個人會為了10萬元港幣出賣李云飛,當然,自己對李云飛而言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自己并不想要李云飛的命,他故意提醒道:

    “飛哥,虎落平陽被犬欺啊,痛打落水狗的事有的是人干,何況還有10萬元港幣的花紅!”

    “你什么意思?!”

    “你要小心這個插蘇啊,我懷疑他會通風報信!”

    “哼,你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你,我會上不了船嗎?我現在早跑路了!”

    “我看,那個七喜也不是個好東西,你一個人上船小心被人家打成落水狗啊!”

    “就你是個好東西嗎?!”李云飛把手上的濕外套往地上一扔,手指著張郎,面紅耳赤的道:

    “我數三下,再讓我看到你的樣子,聽到你的聲音,我就把你給剁了!”

    “一......”

    “干什么?你叫我走我就走啊?我不要面子的啊,別以為我怕你啊,人要臉,樹要皮,你知道嗎?”

    “二......”

    “好,我走,你別后悔啊!”

    “三......”

    張郎一溜煙跑出車行。

    望著討人厭的張郎離開了,李云飛大聲道:“插蘇!好了沒有?怎么這么久啊!”

    “哎,來啦!來啦!”

    ......

    離開了觀塘偉業車行,預計東尼的手下還要一段時間才能趕來,張郎連忙找了一家雜貨鋪給西貢分警署撥打了電話。

    “我是吳督查,你是哪一位?”

    “張郎呀!我不是說了要你們派出警力保護我嗎?人呢?我和李云飛差點沒被人殺死啊!負責押送我們的倆個軍裝警沒事吧?”

    “你聽著,我在囚犯車上找到了彈頭,剛好和黑吃黑案件的一樣,和搶劫南非鉆石的匪徒使用的子彈也一樣,李云飛肯定和鉆石搶劫案件有關,剩下的交給你了,你負責從李云飛那里弄清楚這一切!”

    “我現在在觀塘偉業車行,剛被他趕了出來,而且我發現有人懸賞10萬港幣在找李云飛,現在這個消息肯定被車行的老板出賣了,你快點派人來救我們啊!”

    “那是你的問題,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喂,喂......,媽的,王八蛋,居然掛我電話,我最討厭人家掛我電話了,你等著!”

    張郎又重新撥打了電話,不過這次他撥打的是投訴電話。

    “喂,有人嗎?我要投訴,投訴西貢分警署的吳督查,我發現觀塘偉業車行有人械斗,都出現人命了,我報警他居然掛我電話!你們快點派警察過來啊,不然明天我就去報紙曝光你們,我叫什么名字?叫我插蘇就好了,我是車行的老板,就這樣了,再見!”

    嘿嘿,叫你掛我電話!

    看在自己吞了5000萬港幣鉆石的份上,張郎決定回去救李云飛一命,代價嘛就讓他背這個黑鍋好了,畢竟生命最重要嘛,錢財都是身外之物。

    打定主意,張郎開始慢悠悠地往回走,快到車行門口時,果然發現老板插蘇一臉奸笑地打開了車行的大門,左右鬼鬼祟祟地看了一下,把門虛掩著又退回了屋子里,肯定是給即將到來的東尼手下留的門。

    張郎趁機溜了進去,找了個隱蔽的角落藏起來,準備等李云飛有危險的時候再出手,救人于水火嘛,順便讓李云飛認清楚現狀,不是誰都是他的兄弟。

    不一會兒,一個滿頭濃密頭發,絡腮胡子的魁梧大漢走了進來,身后跟著三個小弟,手上拿著砍刀和鐵棒等武器,插蘇連忙迎了上去,手指著衛生間緊閉的大門示意道:“他在里面!”

    聞言,絡腮胡幾人埋伏在大門的倆側,在李云飛洗完澡,換好衣服,開門出來的一瞬間,乘其不備,倆個小弟把砍刀直接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另外一個小弟則在李云飛被制住之后,來到了他的身后,從背后用鐵棍勒住了他的脖子。

    看到李云飛被徹底制服了,插蘇急匆匆地跑到絡腮胡身邊,搓著自己的手指,一臉猥瑣笑容地示意道:“雄哥!”

    被稱為雄哥的絡腮胡看了他一眼,緩緩地道:“放心,一毛錢都不會少你的!”

    “兄弟,有什么事好商量嘛!”李云飛服軟道。

    “商量?你把我大哥東尼干掉了,還有什么好商量的?”絡腮胡走向李云飛,質問道。

    “這件事與我無關啊,是大膽陷害我啊,他現在連我都想干掉啊!”

    “這個我不管,你是中間人,出了問題就找你負責!除非你把鉆石和人交出來!”

    “那你把我殺了吧,我上哪兒去找鉆石和人給你啊!”李云飛嘆氣道。

    “好,我就殺了你!”不料,絡腮胡不按套路出牌,聞言直接示意架著李云飛的小弟道:“兄弟們,動手殺了他!”

    “慢著!”

    一直看戲的張郎從角落里跑了出來,隔著衣服用手槍指著眾人道:

    “我是香港皇家警察,重案組的張郎,現在我懷疑你們涉嫌謀殺,現在不是勢必要你們說話,但是你們所說得每一句話,都將成為呈堂證供!我已經呼叫總部,馬上就有大隊警力趕來支援,快放下武器,把人質放了,不然我開槍啦!”

    “別相信他,他是和李云飛一伙的,都是逃犯!手銬還是我解開的!有本事把警槍拿出來給我們看看啊!”一旁的插蘇叫囂道。

    “你誰啊?叫我拿出來,我就拿出來?我不要面子的嗎?”張郎拖延時間道。

    “你......”

    不等插蘇進一步反駁,遠處響起了一連串的警笛聲。

    “你放我們離開,不然我們就殺了李云飛!”絡腮胡威脅道。

    “別激動,現在把人放了,我放你們離開,如非必要,我作為警察不會胡亂開槍殺人的!”

    聽著越來越近的警笛聲,絡腮胡只能選擇相信張郎的話,慢慢地退到了門邊,一把將李云飛推向張郎,扭頭就和小弟跑了,放狠話道:“李云飛,我還會再來找你的!”

    “插蘇!你出賣我!”一自由的李云飛立馬向著插蘇憤怒道,作勢要去教訓他。

    “飛哥,不關我的事,饒命啊!”

    “飛哥!快走啊!警察要來了!”張郎拉住了李云飛,開口道。

    “怎么?警察不是你叫來的嗎?你不是警察?!”

    “沒時間解釋了,快跑路吧!警察會教訓插蘇的。”

    ......

    趁著夜色,張郎和李云飛從西貢街區復雜的街巷順利脫身。

    “你是怎么回事?警察是不是你叫來的?”李云飛看著張郎,疑惑道。

    “我被你趕走了之后就在門外潛伏著,果然發現了插蘇偷偷地給東尼的手下留了門,我想救你又不知道他們會來多少人,我又不像你這么有本事,只好叫警察幫忙嘍,放心,我是用插蘇的名義報的警。”

    “你的警槍呢?”

    “警察,別動!”張郎右手作手槍狀,瞄準李云飛開玩笑道。

    “你真無恥,道上的事怎么能找官家呢?”

    “謝謝夸獎,無恥總比沒命強!不說這些了,飛哥,我們接下來要去哪里啊?”

    “去找健叔,我的前輩!”

    “他會不會出賣你啊?”張郎故意裝傻道。

    李云飛:“......”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达人3下载地址 互联网理财平台有哪些 加拿大西部快乐8开奖 拾柴排列5下载最新版本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北京11选五走势图 科创板股票涨跌幅 福建快3 股票的各项数据是什么意思 股票分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福彩3d开机号100期查 北京快乐8开奖历史 群英会综合走势图表 黑龙江11选5联网软件 汾酒股票行情 贵州11选5官网 大奖三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