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香港警察 > 第8章 江湖道義
    翌日。

    張郎跟隨著李云飛來到了所謂“健叔”的地盤,只見健叔是一年約七旬的老者,身穿白色傳統馬褂,一雙黑色布鞋,花白的頭發,看起來是精神抖擻,老當益壯。

    “健叔,我有點事想和你談談!”李云飛低聲道。

    “你們幾個到外面去練功吧,”健叔打發走屋內的幾個徒弟,接著對李云飛道:“阿飛,你怎么惹那么大的麻煩啊?這位小兄弟是你什么人啊?”

    “奧,他是......”

    “啊,健叔是吧?我叫張郎,是飛哥的把兄弟!”張郎不待李云飛介紹,直接將自己定義為李云飛的兄弟。

    聞言,李云飛看了張郎一眼,沒有反駁,而是繼續向健叔道:“這樣吧,健叔,就當是幫我的忙,從公家的戶口里拿出幾萬塊錢,給我跑路怎么樣啊?”

    “阿飛,現在公家的錢也是量著屁股做褲子,剛剛好啊!如果每一個人出了問題就找公家拿錢的話,那誰還敢管錢啊?”

    聽聞健叔這樣的推辭,李云飛卻是沒有預料到,氣憤道:“話可不是這么說,健叔!我為公家服務了幾十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現在不過是從公家借幾萬塊錢而已,這你也不肯幫忙啊?”

    “我幫不了你這個忙啊!”

    “那就是關公劉備翻了臉,沒情可講啦!”張郎看著健叔不講情面,在一旁嘲諷道。

    也許是張郎的嘲諷起到了作用,健叔話音一轉道:“也不是沒有辦法,這樣吧,有個工廠有一筆爛賬,有人出錢要我找人去收,如果你肯去,也有幾萬塊錢的收入!你可別怪我這個做長輩的不幫你啊!”

    “好!健叔,就這樣吧!”

    說完,張郎和李云飛一起離開了健叔的地盤,乘坐電梯下樓,到達一樓之后,望著臉色難看的李云飛,張郎氣憤道:“現在的人都不講江湖道義了,要是我就立刻去警局指認大膽,做污點證人啊!”

    “你有毛病啊!我自己都搞不定,還要我去搞別人?”

    “總比被人追殺好啊!”

    “你......”

    “飛哥!快跑啊!是大膽!”向著大樓出口走去,張郎突然發現前方不遠處迎面走來的人是大膽團伙,急忙提醒李云飛道。

    而此時,大膽等人也是發現了張郎和李云飛,一邊追趕,一邊大罵道:“王八蛋,別跑啊!”

    拉著李云飛,張郎一路往天臺跑去,自己赤手空拳的可干不過大膽這些亡命徒,下面的出口肯定是被大膽等人堵住了,自己和李云飛如今成了甕中之鱉,只能從天臺找出路了,好在香港這里房屋密集,樓房之間空隙小,可以直接跳過去,而且樓道復雜,隨便找個巷子就可以甩掉大膽等人。

    到達大樓頂層,一腳踹開緊閉的天臺鐵門,迎接張郎二人的卻是六把手槍,原來是倆伙社團份子在交易白,粉。

    “別動啊!”

    面對著對面六個槍手,看著他們面前的一箱港幣和一箱白,粉,張郎知道這些人都是不在乎人命的亡命徒,緊張的道:“老兄啊!好多的便衣警察追上來了,還不快跑?”

    此時,大膽等人正好持槍追了上來,赤手空拳的張郎和李云飛自然沒有大膽等人的威脅大,倆伙不知底細的匪徒遭遇了,還是在這種交易的敏感時刻,直接交上了火,而張郎和李云飛又一次逃出生天。

    “飛哥,從昨天天黑跑到了今天,就這樣被人追殺啊?”張郎氣喘吁吁地道。

    “小子,你不要跟著我了,不然你死了都不知道為什么啊!”

    “飛哥,你兄弟呢?找幾個兄弟把大膽砍了啊!”

    “找兄弟?到哪去找?現在只有痛打落水狗的份啊!幫忙?別指望了!”

    “你可以收我做小弟嘛,我接你的位子啊!反正你現在也沒有兄弟嘛,我在灣仔有些兄弟!洪興郎哥就是我啊!”張郎一臉驕傲的表情。

    “你神經病啊!現在大家都想著洗白上岸,你趕著去送死啊?吃飽了撐的?現在黑社會都是唬人的嘛!你以為像我們倆這么講義氣的嗎?”李云飛滿臉無奈地道。

    “先生,有沒有興趣參加香港警察啊!”看到游手好閑的張郎和李云飛,一位負責在大街上發傳單招聘警察的綠裝上前詢問道:“薪水高,福利好,考慮一下吧!”

    “好啊,”從綠裝警察的手上接過一份傳單,張郎又轉頭笑著對李云飛道:“飛哥,你要是不收我的話,我就去當香港警察啦!”

    “好啊,當警察好啊,”李云飛看著旁邊的綠裝肯定地道,然后話音一轉:“不過,阿sir,對不起啦,他要回去和他大哥商量一下!”

    “走吧,回去和大哥商量一下啊!”李云飛拉著張郎連忙離開,留下一臉懵逼的綠裝警察。

    “飛哥,你還有沒有地方去啊?”

    “沒有啊,都是二五仔呀!”

    “去我家吧,灣仔區溫柔鄉。”張郎訕笑道。

    “好啊,反正也沒地方去。”

    “走吧。”

    ......

    望著眼前破舊的街道,李云飛看著張郎道:“哎!這也算溫柔鄉啊?”

    “可以這么說啊,我和我馬子住的地方,保證沒有人知道,上去看看吧!”張郎走在前面負責帶路,搖手招呼李云飛跟上。

    開門而入,望著眼前這個雖然面積不大,但是布置溫馨的簡單居所,李云飛詫異道:“這不像是你的風格啊?”

    “哦,都是我馬子弄得,女人嘛,就喜歡布置房間啊什么的!居然說要當以后的婚房,我張郎是那種會被一個女人拴住的人嗎?靠!”

    “她人呢?沒和你住一起?”

    “我之前不是鬧事被警察抓了嗎,她肯定是生氣離家出走了,過幾天氣消了就會回來的,要是不鬧事被抓也沒機會認識飛哥你啊!”

    “你啊,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哪像我老婆......”說到這里,李云飛突然止住了話題。

    “你老婆怎么了?”張郎好奇道。

    “沒什么!”

    “哎,說來聽聽啊,反正大家都這么熟了,不怕說出來!”

    “都說沒什么了,你這個八婆!”

    “說一點讓我這個晚輩學習學習嘛!”

    “你這是干什么呀!查我祖宗八代啊!我跟我老婆怎么樣關你屁事啊?我見過的人多了,沒見過你這么八卦的!”李云飛生氣地道。

    “哎,好啦好啦,別生氣了,你這么生氣肯定是非常在乎你老婆吧,和我一樣有情有義啊,我也非常愛我女朋友!”

    “我可一點沒看出來!”

    “男人嘛,愛在心里啦!”

    “懶得理你,我今晚睡哪?”

    “你睡小臥室,主臥室是我女朋友房間,我今晚要睡我女朋友的床!”

    “我先睡了!”

    “晚安!飛哥,不好意思啊!”

    ......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达人3下载地址 股票指标 甘肃快3开奖结果图 河内5分贴吧 广西体彩11选5基本走势 炒股初学者入门知识 二分时时彩中奖技巧 北京十一选五最新走势图查询 安徽快3开奖一定牛遗漏 福彩双色球走势图 排列五选号技巧 益盟炒股软件 幸运pc28最快结果参考 排列5规律表图 黑龙江体彩6十1开奖号 山西11选五预测专家 江苏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