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香港警察 > 第23章 張郎報案
    君度酒店,一樓大廳,

    “對不起,先生,這是私人展覽會,請問你有沒有邀請函?”

    代號野牛的匪徒,穿著大堂經理的服裝,攔住了進入酒店大廳的張郎,沉聲詢問道。

    “當然,這是我的邀請函!”

    將手中的VIP邀請函遞給眼前的大堂經理,張郎皺了皺眉頭,他發現周圍的工作人員全都是普通面貌,甚至可以說是長相蠻橫。

    尤其是眼前這位大堂經理,身材魁梧高大,面色兇狠,不像是酒店的工作人員,而且周圍的空氣中彌漫著濃重的清潔劑氣味,處處透露著詭異,根本不是一家國際五星級酒店該有的樣子。

    “好的,先生,請跟我來!”

    野牛裝模作樣地檢查了一番邀請函,便準備帶著張郎往電梯方向走去。

    見此,張郎敏銳地察覺情況不對勁,如此規格的私人展覽會,這些VIP邀請函都有特殊的編碼條紋,根本不是隨便看看就能知道真假的,必須要用電腦掃描對比酒店的數據庫資料來判斷。

    而眼前的大堂經理只是隨便看了倆眼,就將自己帶往酒店內部,太過草率了。

    甚至是沒有讓自己接受檢查,看看有沒有攜帶什么危險品,要知道張郎在來的路上,特地把警槍,子彈,移動電話等等都放在了系統空間里面,就是為了省事,以應對酒店的安檢程序,如今居然沒有排上用場。

    想到這里,張郎不動聲色地問道:

    “不好意思,我想去一下洗手間,不知道在哪個方向?”

    聞言,野牛愣了一下,在腦海中仔細想了一會,回答道:

    “洗手間在右邊方向!”

    “好的,謝謝你了,我先去方便一下,等一會再去參加展覽會。”

    說完,張郎便向著酒店大廳右側方向走去,看他那急匆匆的腳步,就好像真的著急去方便一下一樣。

    實際上,他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周圍那些酒店工作人員身上,通過酒店大廳的一些金屬鏡面倒影,他發現有四個人跟在自己身后,包括那位身材魁梧的大堂經理,其他的人員集中在酒店大門,堵住了向外的通道,隱隱成甕中捉鱉之勢,而自己就是那只鱉。

    至此,他終于可以確定,這些工作人員有問題,而且想對付自己。

    整個大廳約有十幾名工作人員,看他們的腰間都是鼓鼓的,說不定隨身帶著槍械,雖然自己是神槍手,但是在空曠的酒店大廳,沒有任何障礙物阻擋,一下子遇到十幾個人的集火攻擊,肯定是九死一生,不如先找機會跑路,然后再慢慢收拾對方。

    一邊走路,一邊四處張望,就好像是在找洗手間一樣,其實張郎是在找樓梯,進洗手間只能被對方堵死生路。

    酒店大廳只有倆條出路,向外的大門已經被對方守住,張郎只能選擇向上的樓梯了,整個酒店有72層,匪徒不可能處處有人把守,而且莎蓮娜和女友文麗還在頂樓的宴會廳,想來也是出了問題,這些不法分子肯定是沖著展覽會那些珠寶來的,自己需要去救她們。

    不一會兒,張郎眼睛一亮,他終于是找到了樓梯,右手伸進懷里,掩人耳目,然后立刻從系統空間中取出警槍,抬手就給了跟在自己身后的野牛等人倆槍。

    沒有射擊致命部位,只是廢了對方的大腿,一方面是拖延對方接下來的追擊行動,另外一方面,畢竟自己還不能百分百確認這些人都是不懷好意的匪徒,萬一人家真的是普通的酒店工作人員,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的話,傷人可比殺人罪過小多了。

    事實證明,張郎的判斷都是正確的,見領頭的野牛受傷倒地,剩下的人全部取出身上隱藏的槍械,開始朝著張郎集火攻擊,手槍,左輪,甚至還有幾把微型沖鋒槍,嚇得張郎抱頭鼠竄,一溜煙地跑進了拐角樓梯,開始拼命往上爬樓。

    也就在此時,似乎是看見張郎爬樓梯太過辛苦,他腦海中的警察系統跑了出來,一陣悠揚的BGM中發布了新的日常:

    一伙以醫生為首的國際大盜,為了搶劫君度酒店展覽的稀世珍寶,脅持了所有的賓客以及部分酒店工作人員,消滅邪惡的罪犯,拯救無辜的市民,如此倆項崇高的任務,是否接受?

    倆項任務分別獎勵1000積分,任務要求消滅罪犯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拯救市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時間要求二十四小時,任務失敗無懲罰。

    成功有獎勵,失敗無懲罰,還是自己本來就要去做的事情,面對如此貼心的隨身系統,張郎還能說什么呢,果斷接受了,他爬樓梯更有勁了,直把身后的匪徒甩得遠遠的,還有余力取出隨身的移動電話,給中環警署報警:

    “我是重案組代理組長張郎,警員編號PC81404,灣仔區君度酒店已經被一伙國際大盜占領了,對方脅持了酒店全部的賓客以及部分工作人員,目標是酒店今晚展覽的沙皇珠寶,敵人數目不明確,只一樓大廳就有大約十五名匪徒,持有重火力武器,速派警力展開營救人質工作!”

    打完電話,見身后已經看不見追兵了,張郎放慢了前進速度,一看樓層,已經36層了,怪不得自己累成了狗一樣,還有36層等著自己,只能緩緩了。

    電梯他是不敢坐的,萬一開門的時候被人堵住,那就死的太憋屈了,密布樓道的監視器也是一大隱患,張郎相信酒店的監控系統肯定被這伙國際大盜接管了,好在樓梯間沒有監控。

    不過,這也不是長久之計,萬一對方從上往下也派出一隊人馬,到時候免不了還是要火拼一場,只可惜自己拿著點三八警槍,敵人拿著沖鋒槍,這也太吃虧了,希望警署快點派飛虎隊過來支援自己,把這幫混蛋趕盡殺絕。

    ......

    中環警署,署長辦公室。

    “署長,剛剛接到重案組代理組長張sir的報警電話,灣仔區君度酒店已經被一伙國際大盜占領了,我們該怎么處理這件案子?要不要通知重案組和飛虎隊?”

    署長秘書看著林雷蒙,如實匯報道。

    “不需要,灣仔區不屬于我們中環警署管轄范圍,你去把這個消息通知給灣仔警署,同時向警務處匯報一下情況,讓他們知道是我們中環警署最先發現的案子,至于灣仔警署需不需要我們中環警署的支援,等候警務處通知便可。”

    林雷蒙冷靜吩咐道,從容不迫。

    “Yes,sir!”

    署長秘書領命而去。

    “署長,那張郎那里......?”

    見林雷蒙如此處理,一旁的標叔欲言又止。

    朝夕相處多年,林雷蒙自然知道標叔的意思,隨即開口道:

    “標叔,你也應該明白,這不是一件小案子,今晚君度酒店開業邀請的人非富即貴,哪怕只是一個人被匪徒撕票,那也是警方的失職,肯定要被各家報紙大肆抨擊,根本就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大案子。

    如今,我們中環警署第一個發現,已經是立了一功,接下來又何必自討苦吃,辦好了得罪灣仔警署,辦不好得罪所有人。

    何況,案子發生在灣仔區,本來就是灣仔警署的職責,我們可以支援,但不能主導,一切等候警務處的吩咐!”

    “你說的我都明白,只是擔心張郎不能理解罷了!”

    標叔嘆了一口氣,無奈道。

    “發現案子,張郎第一個通知中環警署,很可能只是習慣使然,也可能他是希望我們中環警署可以在所有分警署里面大放光彩,不過都沒有關系,我相信他不會有問題的。

    而且灣仔警署并不比我們中環警署差,如果對方處理不了,我們中環警署一樣不行,我相信李智龍那個老家伙可以擺平這件案子,沒必要搶人風頭!”

    事實上,林雷蒙猜測得不錯,張郎的確沒有想那么多,只是自己在中環警署工作,下意識地選擇中環警署罷了,至于最終到底是中環警署,還是灣仔警署來組織營救工作,他并沒有那么的在意。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达人3下载地址 华东15选5技巧 河北快3开奖今天 河北福彩快3开奖号 旺角娱乐电玩城 体彩大乐透最近5000期走势图 亚洲杯女篮比赛直播 江苏快3开奖数据 投资股票 贵州11选5近期走势图 pk10计划下载 今天福建36选7中奖结果 安徽快三和值预测一定牛 河南22选5好运奖是什么 乐视股票 吉林快3专家预测与推荐 河南快3开奖号码走势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