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香港警察 > 第4章 木秀于林
    翌日,早上六點三十分,

    淺水灣別墅,一樓餐廳,

    “張郎,今天中環警署有什么活動儀式嗎?”

    坐在餐桌對面,莎蓮娜一邊吃著荷包蛋,喝著牛奶,一邊打量著西裝革履的張郎,此刻的張郎卻是與往日大不相同,一身得體的阿瑪尼西裝,內著白色襯衣,打著一條藍色領帶,右手腕上戴著周文麗送他的江詩丹頓名表,臉色白凈,尤其是那一副金邊眼鏡,更顯書生氣質,整個人看起來倒是文質彬彬的,也難怪莎蓮娜誤會他要去參加什么活動儀式。

    “當然不是,阿郎今天要去愛丁堡中學當臥底老師,那可是一間名校,為人師表肯定要注重穿著打扮啊!”

    還不等張郎回應,一旁的周文麗倒是搶先出聲,語調輕松歡快,顯然是對自己的勞動成果萬分滿意,一大早上就把張郎從床上拖了起來,仿佛手中的提線木偶,開始嘗試各種穿著搭配,直到自己滿意了為止。

    見周文麗得意洋洋的可愛模樣,再看看風度翩翩的張郎,莎蓮娜忍不住噗嗤一笑,

    “文麗妹妹,你把他打扮成這樣,就跟一個衣冠禽獸似的,連姐姐都動心了呢,不怕被學校里面的那些女老師女學生們惦記上啊?”

    望著巧笑嫣然的莎蓮娜,張郎忍不住直翻白眼,什么衣冠禽獸,明明是道貌岸然好不好,會不會使用成語啊,需要我這個名校的國語老師教教你嗎?

    周文麗也沒有多想,大眼睛滴溜溜一轉,傲嬌道:

    “我才不怕呢,他要是敢亂來,我就移民去加拿大,讓他后悔一輩子!”

    “咳~~咳~~”

    聞言,正在喝牛奶的張郎心里一驚,差點沒被嗆死,憋得眼淚都流了出來,一時間,淚流滿面,咳嗽不止,

    “不好~~意思~~,牛奶太甜了~~嗆到我了!”

    “是么?”

    望著滿臉難受表情的張郎,周文麗連忙起身,來到他的身后,右手幫他拍打背部,緩解咳嗽不止的狀況,左手卻是抄起張郎的那杯牛奶,抿了一口,

    “好像是有一點甜了,既然你喝不慣甜牛奶,以后我讓張阿姨給你單獨準備一份純的!”

    “沒事,不用麻煩張阿姨了,這只是一次意外情況!”

    等咳嗽緩解,張郎連忙出言阻止,相比甜牛奶,他更受不了純的,接著便開始動手收拾自己的餐盤,他可吃不下去帶有口水的早餐,哪怕是自己的口水。

    “我讓張阿姨再準備一份早餐吧?”

    見張郎并沒有吃多少,現在又開始收拾自己的餐盤,周文麗皺了皺眉頭,忍不住建議道。

    “不用了,我還要去愛丁堡中學報道,第一天過去,也不熟悉交通路況,還是早點趕路,免得耽誤了時間!”

    張郎微笑著拒絕了文麗的好意,一頓早餐罷了,不吃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怎么可以不吃早餐呢,你......”

    周文麗還想說些什么,卻是被餐桌對面的莎蓮娜出言打斷,

    “好了,文麗妹妹,你擔心他干什么,愛丁堡中學肯定有賣早餐的地方,他要是餓了會自己去買的。”

    聽了莎蓮娜的解釋,周文麗想了想,確實如此,有錢的話可以在學校里面買些吃的,想到這里,她又關心道:

    “阿郎,你身上有沒有錢啊,最近真是太忙了,我都忘記交給你一些零花錢了,你怎么也不找我要呢?”

    說著,她便從自己的包包里面掏出一捆大金牛,遞給了張郎,目測大約有四五萬港幣。

    “噗嗤~~”

    “咳~~咳~~”

    “哈,哈,哈~~”

    聞言,見周文麗滿臉認真地要給張郎零花錢,對面的莎蓮娜也是忍不住笑噴了,一邊咳嗽不已,一邊淚流不止,笑得是直喘氣。

    只見莎蓮娜左手捂著自己的肚子,右手伏在餐桌上,枕著自己的腦袋瓜子,身軀不時地哆嗦幾下,笑到失聲,惹得周文麗是滿臉懵逼,不知道她在干什么,男朋友工資那么低,女朋友工資那么高,平時給男朋友一點點零花錢,不可以嗎?

    張郎才不管莎蓮娜笑不笑的,他美滋滋地接過女友文麗手中的港幣,轉手便塞進了自己錢包里面,一臉淡定,做男人不容易啊,白天要奮斗,晚上也要奮斗,不花錢犒勞犒勞自己,吃一些好的補一補身體,很容易造成營養不良啊!

    見張郎收下了自己的港幣,周文麗微笑著點了點頭,張郎就是這點非常好,沒有什么大男子主義,對自己也是言聽計從,平日里乖巧聽話,任勞任怨的,簡直就是模范男友,居家好男人。

    想到這里,她便看向依舊趴在餐桌上不時哆嗦幾下的莎蓮娜,聲音甜美道:

    “莎蓮娜姐姐,能不能麻煩你一件事情啊?”

    聞言,莎蓮娜抬起頭看向周文麗,見她滿臉討好之色,忍不住心中警惕,不動聲色道:

    “哦,什么事情啊?”

    “阿郎要去愛丁堡中學教授國語課程,他平時都是用警車代步的,這次要去當臥底老師,肯定不能開警車了,你能不能把車借給阿郎開一開啊,一個禮拜就好!”

    說完,周文麗便滿臉無辜地看向莎蓮娜,眼神之中滿是期待。

    莎蓮娜嘴角抽搐,她想起了自己曾經的藍色奔馳,就是因為借給了張郎,所以才不得不提前進了修理廠,

    “你自己不是有一輛代步車嗎?借給張郎開幾天啊?”

    見莎蓮娜居然沒有直接答應自己,周文麗一溜煙地跑到她的身旁,懷抱著她的胳膊,不斷搖晃,撒嬌起來,

    “哎呀,莎蓮娜姐姐,你就答應我嘛,好不好?我那輛代步車是一只黃色甲殼蟲耶,張郎他一個大男人,又是去愛丁堡中學這樣的名校教書,怎么好意思開一輛普普通通的甲殼蟲呢?!”

    看著萌萌噠的周文麗,莎蓮娜的心中并不在意自己那輛法拉利跑車,今時不同往日,只是一輛代步車罷了,何況是借給張郎開幾天,嘴上卻是忍不住揶揄幾句:

    “我覺得挺好的啊,甲殼蟲配張郎,你不覺得很有意思嗎?”

    說到這里,她忍不住看了一眼周文麗,戲謔道:

    “我說,你當初堅持非要買一輛甲殼蟲,不會就是抱著這種想法吧?!”

    周文麗面色一紅,嬌羞不已,

    “哎呀,你別胡說,我怎么會這樣想阿郎呢,只是單純地喜歡甲殼蟲轎車罷了,他是一個大男人嘛!”

    見莎蓮娜和周文麗的話題居然牽扯到了自己的名字,張郎忍不住白眼直翻,我能怎么辦?這個名字都已經陪伴我這么久了,總不能現在改了吧?

    再說了,張郎怎么了?張郎得罪你們了嗎?你們了解張郎那種生命不息,戰斗不止的頑強精神嗎?那種怎么踩也踩不死,被踩扁了也要掙扎幾下的昂揚斗志,難道不值得你們學習嗎?

    以貌取人也就算了,畢竟張郎敢自稱天下第二美男子的話,誰敢站出來大聲宣布自己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嗎?但是,現在你們居然還想以名取人,這就過分了啊!

    唉!木秀于林,風必摧之;行高于人,眾必非之。

    莎蓮娜和周文麗二人可不知道張郎正在內心感嘆自身的優秀,以及旁人的誹謗,見他面色平靜如水,似乎毫不介意的樣子,莎蓮娜忍不住打趣道:

    “哎,文麗妹妹,看看你男人,這哪是什么大男人啊,分明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小男人嘛!”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达人3下载地址 中彩网体彩开奖 股票在线配资典范简配资 华谊兄弟股票分析报告 股票各种k线形态图 在线配资平台识推荐卓信宝 全天计划北京pk10下载 和双有特看小码是什么数字 国内原油日返 山东11选5中奖规则 快乐十分概率计算公式 海南环岛赛直播 快乐吧网站平台 河北十一选五 遗漏 福彩新快三 外汇理财是传销吗 重庆快乐十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