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香港警察 > 第11章 三只老虎
    “啊?!”

    “你在胡說些什么呀?!”

    聽了張郎的前半截話語,周星星以及曹達華嚇了一大跳,以為張郎要當眾爆料自己的警察臥底身份,沒想到對方接下來話音一轉,居然牽扯到了周星星的爸爸和妹妹,頓時哭笑不得。

    尤其是已然心態爆炸的周星星,他明明就是無父無母的孤兒,從小也是在福利院長大,一直以來都是孤苦伶仃的一個人,連女朋友都沒有,又哪里來的爸爸,甚至是妹妹。

    “對啊,張老師,你是不是搞錯了?!”

    梁瓊丹疑惑地看了一眼張郎,緊接著又懷疑地盯著周星星,繼續道:

    “周星星,在之前的地理課上,你不是說自己沒有爸爸媽媽,沒有兄弟姐妹的嗎?!”

    說完,還不等周星星回答,她就自己腦補了一下,跟著便怒聲質問起來:

    “我知道了,你在說謊,想欺騙老師的同情心,對不對?!”

    “事到如今,你還不肯承認嗎?!”

    望著目瞪口呆的周星星,張郎故作失望地搖了搖頭,唉聲嘆氣起來,

    “達叔就是你的爸爸,你還有一個妹妹在缽蘭街,她叫十三妹,為了省錢讓你在愛丁堡中學好好讀書,她只能去上夜校,平時還要打零工賺生活費,唉!”

    聞言,曹達華也是內心一驚,一副瞠目結舌的表情,含在嘴里的木棍都掉了下來,張sir是怎么知道的?李智龍給周星星安排的身份正是他曹達華的兒子,他甚至還沒來得及告訴周星星,難道張sir有權限查看臥底資料?

    見周星星以及曹達華一副啞口無言的樣子,四周不明真相的老師也是交頭接耳起來,

    “怎么可以這樣呢?!”

    “就是啊,不好好學習也就算了,居然還說謊騙人!”

    “要我說啊,也是達叔自己的錯,子不教,父之過,他從小就沒有教育好周星星,現在才會有這樣的問題!”

    “不錯,人之初,性本善,我相信每個孩子天性都是善良的,關鍵就在于父母的言傳身教,達叔肯定是對周星星過分溺愛,才會導致他現在這樣。”

    “你們都在胡說些什么呀?!”

    “慘了,慘了,快點放我離開!”

    “救命啊!”

    周星星雙手揪住自己腦袋倆側的頭發,他快哭了,愛丁堡中學簡直就沒有一個正常人,從學生到老師,從老師到校工,全部都是神經病,就連早上和自己一起來報道的張sir也被傳染了,開始胡說八道起來,居然說這個多管閑事,滿臉衰相的校工是自己老爸。

    想到這里,他一把揪住身旁的曹達華,拎著他的衣領抵在身前,面向四周的老師,環顧了一圈,神情激動,

    “都看好了,他長得這么衰,我長得這么帥,怎么可能是父子關系?!”

    聞言,梁瓊丹提了提自己的眼鏡,開始仔細觀察起來,

    “別說,越看越像,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不愧是父子關系,都是一張西瓜臉!”

    “不是吧?!”

    “一個模子?!”

    周星星嚇了一大跳,雙眼圓睜,難道自己長得這么遜嗎?

    “好了,都別說了,”

    見周圍鬧哄哄的,訓導主任林作棟站了出來,他先是看了看四周的老師,阻止了眾人的竊竊私語,接著便看向曹達華,對于這個身體略有殘疾的校工,他倒是變得和聲細語起來:

    “達叔,你說,周星星是不是你的兒子?”

    “是啊,他真的是我的兒子!”

    曹達華哆嗦著右手,看著訓導主任林作棟,滿臉難過傷心地回應。

    “什么?!”

    “連你也秀逗了嗎?!”

    周星星拽著曹達華的衣領,把他提到自己面前,大聲質問起來,口水飛濺。

    “兒子,別裝了,我知道你嫌棄我沒有本事,又在愛丁堡中學當校工,老爸給你丟臉了,你放心,我干完今天的活就辭職。

    現在正好是上課時間,也沒有同學知道我們的父子關系,老爸不會讓你在同學們面前抬不起頭的,還記得我們小時候玩的游戲嗎?密碼就是咚咚咚咚咚,聯系代號666!”

    說完,曹達華向著眼神呆滯的周星星眨了眨眼睛,接著便看向四周的老師,苦苦哀求起來,

    “各位老師,你們不要責怪我家阿星啊,都是我這個當老爸的沒有本事,是我怕他在學校里面被同學們看不起,事先和他說好的,讓他在學校里面裝作不認識我,沒想到第一天就暴露了。

    我知道騙人是不對的,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干完今天的活我就辭職,你們一定要原諒阿星啊,他是一個好孩子,只是自尊心太強了,又年輕不懂事,好面子,希望各位老師幫忙保密,不要讓同學們知道,我怕阿星會受不了!”

    “老爸,你別說了,是我對不起你,我不應該嫌棄家里窮,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學習的,早日完成任務,離開學校,出人頭地賺大錢!”

    周星星拍著曹達華的肩膀,大聲哭嚎著,當然,男兒有淚不輕彈,他只是干嚎著而已,想起李智龍交代自己的任務,以及曹達華所說的密碼,他知道這個校工也是臥底,負責協助自己尋找失竊的警槍。

    “不對啊,你叫曹達華,他是周星星,為什么你們一個姓曹,一個姓周呢?”

    望著相擁而泣的曹達華以及周星星父子,林作棟疑惑地詢問了一句。

    聞言,曹達華和周星星停止了哭嚎,彼此相望著,

    “是啊,為什么呢?”

    “你是老爸,你說!”

    “哦!”

    曹達華松開了周星星,他看向林作棟,繼續哆嗦著自己的右手,

    “林主任,事情是這樣的,我姓曹,阿星本來叫曹星星,他媽媽嫌棄名字不好聽,所以呢,阿星就跟他媽媽一個姓,改名叫周星星,他妹妹十三妹就跟我一個姓,叫曹君如!”

    “原來如此!”

    林作棟以及周圍的一眾老師皆是恍然大悟,何敏更是越眾而出,她走到曹達華和周星星的跟前,拉著曹達華哆嗦的右手,安慰道:

    “達叔,你就放心吧,我們都會幫你保密的,既然周星星進了愛丁堡中學,我們這些當老師的就有義務教好他,你千萬不要辭職,想一想你的女兒曹君如,還有你的兒子周星星,如果你辭職的話,他們的學費生活費又怎么辦呢?”

    “謝謝何老師,我知道了,你放心,我決定不辭職了,以后就留在愛丁堡中學,一個人干倆個人的活,好好報答學校,報答你們這些老師!”

    十幾年來,除了自己的女兒十三妹,還是第一次有女人肯主動握住自己的手,尤其是何老師這種風情萬種的漂亮女人,一時間,曹達華裝病的右手顫抖的更加厲害了。

    見曹達華答應自己不再辭職,心地善良的何敏又看向了周星星,諄諄教誨道:

    “周星星同學,你知不知道,你爸爸有多么偉大?!”

    “啊?!”

    “沒關系,沒關系,為人父母的個個都是這么偉大,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聞言,何敏點了點頭表示贊同,她想了一會兒,下定決心道:

    “達叔,聽說阿星還有一個妹妹在缽蘭街上夜校,這樣是不行的,那里的教育環境太差了,根本教不了多少知識,不如這樣,我來幫他們兄妹倆個補習,你覺得怎么樣?”

    “可是我們沒有錢啊!”

    說完,曹達華連忙捂住自己的嘴,一副激動不已,感激涕零的樣子。

    “那怎么好意思呢?謝謝老師,我替自己以及我妹妹謝謝老師了,我們一定好好學習,不辜負你的期望!”

    “老爸,你一定會同意的,對吧?!”

    周星星也是連忙上前,直接替曹達華應承了下來,他還沒有女朋友呢,在找槍的同時,順便再找一個女老師當女朋友,豈不是一舉倆得,事半功倍,既可以完成上級吩咐的任務,又能夠解決自己的終身大事,簡直完美。

    “是啊,是啊,你說什么我都同意!”

    曹達華覺得周星星這個新搭檔在打和自己一樣的注意,何老師這下子算是羊入虎口了,關鍵是兩只老虎,也不知道會便宜了哪一個!

    “那就這樣說定了,從明天晚上開始,我去你家里,幫他們兄妹免費補習功課,我一定會把他們倆個教好的。”

    “謝謝,謝謝何老師!”

    “何老師再見,我馬上就去上課!”

    “嗯~~”

    何敏微笑著點了點頭,她可不知道曹達華以及周星星這對表面父子在想些什么,見彼此約定好了,便開始趕回教師辦公室,周圍的一眾老師也早已陸續散去,一場鬧劇就此結束,張郎也是聳了聳肩膀,跟在了何敏的身后,亦步亦趨。

    望著二人離開的背影,曹達華和周星星面面相覷,一股不詳的預感油然而生,何老師風姿綽約,張警官品貌非凡,第三頭老虎出現了,還是一只實力強大的下山猛虎。

    不久,張郎便跟著何敏回到了教師辦公室所在的樓層,即將入門之際,走在前面的何敏突然停止腳步,轉過身來,后排的張郎卻是沒有注意到,一下子便撞了上去,

    “啊!”

    何敏一聲驚呼,身體向后仰去,正在想著其他事情的張郎一下子驚醒過來,連忙抱住眼前身形不穩的何敏,四目相對,一絲悸動在彼此的心中誕生,

    “對不起,我剛才在想其他的事情,沒有注意到你停了下來!”

    “沒關系,是我自己大意了!”

    說完,何敏立即從張郎的懷抱中掙出,一絲羞意涌上心頭,面色微紅,她趕忙低下眉目,避開了張郎的視線,和聲細語道:

    “我就是想說,你這樣做是不對的,怎么能當眾揭穿周星星呢,會傷害到學生的自尊心的。”

    語氣溫柔,連何敏自己都嚇了一跳,她本準備措辭嚴厲地批評一下新來的張老師,沒想到話一出口就變了聲調。

    聞言,張郎眉頭一挑,心中暗自好笑,這件事確實是自己惡作劇了,不過,他事先就知道了相關情報,要是對方真的是學生,他肯定不會這么做,可惜,這些卻是不能告訴眼前的何敏,想到這里,他便笑了起來,

    “對不起,我錯了,我應該考慮到周星星的自尊心!”

    說罷,他話音一轉,語氣戲謔道:

    “那某個人傷害到了我的自尊心怎么辦?”

    “啊?!”

    見何敏不明覺厲的樣子,張郎抿嘴而笑,用眼神向她示意了一下辦公室里面的眾位老師,大家的目光都看著門口的方向,二人的對話也是聽得一清二楚,只是何敏背對著辦公室,一直沒有注意到罷了。

    “那怎么能一樣呢?周星星是學生,你是老師啊?!”

    發現被眾人注視著,何敏強自鎮定,心臟卻是不爭氣地加速跳動起來,口中亦是做出相應的反駁。

    “哎呦,老師怎么了?做老師的也有自尊耶,你這樣說的話,就是不肯認錯嘍?!”

    張郎捂著自己的心臟,后退了一步,一副被人嚴重傷害了的搞怪模樣,惹得辦公室里的眾位老師也是哈哈大笑,跟著便一起起哄道:

    “對啊,老師也是有自尊的!”

    “阿敏,你這樣做就不對了,怎么能欺負新來的老師呢?”

    “張老師好可憐啊,第一天上班就被班主任欺負!”

    ......

    面對著眾人的打趣,何敏臉上發燙,耳朵都變得通紅起來,頗為羞惱,

    “哎,你到底想怎么樣嘛?”

    美人嗔怒,張郎倒也懂得適可而止,他向眾人使了使眼色,讓他們安靜下來,眾位老師也給面子,本身又懂得開玩笑的分寸,見何敏已然面紅耳赤,索性都各忙各的去了,將空間留給了張郎以及何敏二人。

    “好了,我只是開一個玩笑,別生氣了,”

    看著眼前的何敏,張郎微笑著解釋起來,

    “這樣吧,作為賠罪,以后你負責幫助周星星兄妹補習功課,我負責沿途接送你前往周星星的家,那里是缽蘭街,治安情況可不怎么樣,你一個女老師大晚上的一個人來回,可不安全!”

    “這怎么可......?”

    “行了,就這樣說定了,晚上記得一起吃大餐!”

    不待何敏拒絕,張郎直接將事情確定了下來,緊接著便向自己的位置走去,他發現自己的國語教材又重新出現在辦公桌上,也不知道是哪位老師拿錯了,現在又還了回來。

    望著我行我素的張郎,何敏也是暗自苦笑,哪有國語老師這個樣子的,簡直就跟調皮的中學生一樣,任性,蠻不講理,還喜歡替別人做決定。

    輕舒一口氣,搖了搖頭,雙手拍了拍自己的臉頰,何敏重新恢復往日的平靜,亦走向自己的辦公桌,開始備課工作。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达人3下载地址 湖北11选五5玩法说明 深圳风采开奖日期 北京pk10全天计划 明天股市行情* 福建11选五复式投注表 上海11选5免费计划网站 乐彩湖南快乐十分 广东十一选五官方网站 新疆11选5前三走势图 北京快3走势图跨度 体彩排列三试机号 福彩3d走势图中彩双网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真准网 主动股票投资策略 浙江11选5推荐号码 宁夏11选5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