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香港警察 > 第28章 一場春雨
    隨著時間的流逝,愛丁堡中學變得越來越熱鬧,眾多的老師逐漸來到教師辦公室里面,開始一整天的教學工作。

    百無聊賴的張郎安安靜靜地坐在自己辦公桌旁,不是看向窗外的風景,就是欣賞著何敏曲線玲瓏的背影,就這樣虛度光陰,他終于等來了今天的最后一節國語課。

    鈴,鈴,鈴~~

    伴隨著清脆響亮的上課鈴聲,張郎開始踏入高三A班教室,放眼望去,與上一節國語課大不相同,今天的同學們異常乖巧,沒有交頭接耳,全都正襟危坐地等待著自己的國語老師,整個教室里面安安靜靜的,落針可聞。

    “現在開始上課,我們今天繼續上一節課的古詩詞——關雎,大家翻開國語課本到......”

    張郎走上講臺,沒有過多的題外話,他直接開始了今天的教學工作,不知不覺之間,時間悄然流逝,又是一陣清脆悅耳的下課鈴聲,他合上了手中的國語教材,面帶微笑,心情愉悅地看向課堂中昏昏欲睡的眾多學生,語氣揶揄道:

    “好了,今天的課程到此結束,下課!”

    “老師再見!”

    “同學們再見!”

    說罷,他便拿著國語教材和戒尺迫不及待地準備離開教室,卻是被速度更快的周星星攔住了去路,

    “張老師,你等一下,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聞言,張郎停下了腳步,他疑惑地看了一眼周星星,李智龍丟失的警槍已經被自己找到并且還了回去,不知道周星星還留在學校里面干什么,難道對方還惦記著何敏?想到這里,他便耐心地等待著其他同學離開教室,看看周星星葫蘆里面到底賣的是什么藥。

    不久,高三A班的學生全都放學離開了教室,除了莊尼和喬治,他們二人來到張郎和周星星身前,支支吾吾道:

    “張老師,我們,我們也有事情要告訴你!”

    停頓了一下,莊尼遲疑地看了一眼周星星,最后又看向張郎,繼續補充道:

    “非常重要的事情!”

    見此,張郎并沒有多想,只以為莊尼和喬治想起什么關于東星大飛的情報要告訴自己,因為顧忌在場的周星星而吞吞吐吐,念及至此,他便看向一旁好奇不已的周星星,吩咐道:

    “周星星,你去教室外面等一下,我先和莊尼,還有喬治談一談!”

    “憑什么?!是我先來的,要出去也是他們兩個出去!”

    周星星不服氣道,面色不快,對于這些細枝末節的小問題,他其實并不放在心上,只是故意跟張郎找茬罷了。

    昨晚喝酒的時候,聽阿達說張郎也在追求何老師,而且兩人進展神速,關系親密,他是一陣火大,就是因為有張郎這種吃著碗里,看著鍋里的人,世界上才會多了自己這種孤家寡人,簡直就是不可饒恕,他要讓張郎明白單身狗的憤怒。

    見周星星一副不肯合作的樣子,張郎也不在意,他將對方安排在莊尼以及喬治之后,并不是輕視對方,恰恰相反,張郎習慣先吃點心,最后再吃正餐,不過,既然當事人不愿意的話,他也無所謂,索性便從善如流道:

    “你說的對,先來后到,莊尼,還有喬治,你們兩個先去外面等一下,我和周星星談一談,沒有問題吧?”

    “嗯,沒問題!”

    莊尼點了點頭,接著便和喬治一起離開了教室,等在門外走廊之中。

    “說吧,你有什么事情?”

    張郎微笑著看向周星星,聳了聳肩膀,繼續道:

    “你是不是對我有什么誤會?”

    “額,沒有!”

    聞言,周星星面色一滯,感覺重重的一拳打在了棉花團上面,不但沒有發泄出去,反而害的自己更加郁悶了,差點吐血,自己當張郎是情敵,對方卻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藐視,心里面胡思亂想,面上卻維持著平靜,他看向張郎,開門見山道:

    “關于大飛走私軍火,和恐怖分子交易的案件,署長吩咐我和阿達聽從你的吩咐!”

    說完,周星星撇了撇嘴,滿臉的不爽。

    “沒了?!”

    張郎狐疑地看向周星星,只見對方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這點小事根本不至于讓對方如此表現,心中一動,他開口試探道:

    “因為何老師?”

    “你還好意思說?!你明明都有女朋友了,干嘛還要招惹何老師?!”

    被張郎說到自己的痛腳,周星星一下子蹦了起來,三步并兩步地跑到張郎跟前,抓住他的衣領,語氣激動道:

    “你知不知道,我第一眼就看上了何老師,現在卻被你橫刀奪愛!”

    看著氣急敗壞的周星星,張郎翻了翻白眼,用力撥開了周星星的雙手,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領,慢條斯理地開口說道:

    “第一,是我先認識的何老師,不是你;

    第二,我同樣對何老師一見鐘情,這點倒是和你一樣;

    第三,何老師并沒有愛上你,橫刀奪愛純屬無稽之談。”

    說罷,他看了看眼神呆滯起來的周星星,開玩笑道: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我們兩個可以公平競爭嘛,要是關系確定下來的話,那就是兄弟妻,不可欺,你說對不對?”

    聞言,周星星傻傻地點了點頭,這樣一分析,好像真是自己自作多情了,轉念一想,他猛然驚醒,看向搭著自己肩膀的張郎,氣憤道:

    “你少忽悠我!那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你已經有女朋友了,而且還不止一個!”

    遺憾地看了一眼周星星,沒想到對方居然反應過來了,不應該啊,難道是上了兩天學變得聰明了?想到這里,他雙手一攤,耍無賴道:

    “何老師那么漂亮,多一個女朋友又有什么關系?大不了我以后努力抓賊,度化一下我罪孽深重的內心!”

    “呵~~”

    周星星看著不要臉的張郎,冷笑一聲,威脅道: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去告訴何老師,把你住豪宅,開豪車,還有好幾個女朋友的事情統統抖落出來?!”

    “她已經知道我是一個花花公子了!”

    張郎佯裝無所謂道,心里面卻是七上八下,看來得加快攻略速度了啊,免得周星星哪天想不開要和自己同歸于盡,內心里面千思百轉,面上卻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故意激將道:

    “你要是說了的話,只會給人一種小肚雞腸的印象,我們完全可以公平競爭,難道你沒有信心勝過我,只會耍一些卑鄙手段的嗎?!”

    “當然不是!”

    周星星死鴨子嘴硬,故作不屑道:

    “像我這樣玉樹臨風,英俊瀟灑,儀表堂堂的人,會追不到何老師嗎?開玩笑!”

    說完,他便哈哈大笑起來,還真像鴨子一樣,別具特色的笑聲,充滿魔性。

    “你這樣想就對了!”

    張郎拍了拍周星星的肩膀,眼睛一轉,又加了一道保險,繼續說道:

    “何老師還有一個妹妹,改天我介紹你們兩個認識一下!”

    “她叫什么名字?長得怎么樣?”

    周星星立馬舔著臉問道,也不知道他是沒有信心勝過張郎,還是心里面并沒有他說的那樣愛何敏。

    “她叫何月月,至于長相嘛,你可以參考一下何老師,作為親姐妹,何老師那么漂亮,她妹妹會差勁嗎?”

    張郎并沒有正面回答周星星,何月月雖然不像何敏一樣嫵媚動人,但是同樣的小家碧玉,倒也配得上周星星這個窮小子,如果他們兩個人彼此看得上對方的話。

    “是嗎?”

    周星星又傻笑起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口水都流了下來,在張郎嫌棄的目光中,他用校服使勁地擦了擦,急切道:

    “你什么時候介紹我們認識一下啊?”

    “等這次案件過后,你要是升職的話,我就介紹你們認識一下!”

    說罷,張郎看了看右手腕上的江詩丹頓,直白道:

    “好了,就聊到這里,你先回去吧,我和莊尼還有喬治談一談!”

    “Yes,sir!”

    周星星好像打了雞血一樣,雄赳赳氣昂昂地走出教室,仿佛升職加薪,迎娶白富美已經近在眼前,等他走后,莊尼以及喬治重新走進了教室。

    “張老師,大飛要派人砍你!”

    一走進教室,莊尼就急切道。

    “什么?!”

    張郎一驚,并不是害怕被人砍,而是以為自己暴露了身份,被大飛發現了什么蛛絲馬跡,想到這里,他連忙追問道:

    “他為什么要派人砍我?!”

    聞言,莊尼和喬治面面相覷,最終還是由莊尼吱吱嗚嗚地說出了實情:

    “我們把你發現警槍的事告訴了大飛,表明以后不會在學校里面繼續收取保護費,之前的保護費也會還回去,大飛因此非常憤怒,要給你一個教訓,讓你不要多管閑事,這樣的話,我們以后還能在學校里面繼續發展社團!”

    聽了莊尼的解釋,張郎松了一口氣,只要不影響到大飛周末的軍火交易就好,其他的倒是無所謂,當然,他自己也會注意安全,免得陰溝里翻船,想到這里,他便看向眼前滿臉急色的莊尼以及喬治,開口安撫道:

    “好了,你們不用擔心,這件事我會處理好的,你們回去吧,以后當一個好學生,現在回頭還不晚!”

    “謝謝張老師,那我們走了!”

    “嗯!”

    望著輕輕松松離開的莊尼以及喬治,張郎微笑著點了點頭,這兩個不良學生心地倒是挺不錯的,也不枉自己網開一面,給他們兩個人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只希望自己沒有看走眼,他們兩個可以繼續保持下去,這樣的話,接受良好的教育,本身又有富裕的家境,畢業以后大概率成為有用之才,回饋社會。

    想到這里,張郎暗自搖頭,環境對人的影響真是潛移默化,重生以來,自己倒是越來越像一個好警察,說句俏皮話,那就是貧窮的時候,我沒有選擇,現在富裕了,我想當一個好人!

    當然,金無足赤,人無完人,作為一個好警察的張郎也不例外,他的身上還是有著那么一點點小缺點——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環顧一圈空無一人的教室,張郎開始往教師辦公室走去,一路上和相識的老師迎面而過,彼此問候一聲,腳步不停,不久之后,他便來到了目的地。

    教師辦公室,

    偌大的辦公室里面只剩下梁瓊丹以及何敏兩位老師,后者在等待自己,前者就不知道是不是有意扮演牧羊犬的角色了,

    “梁老師,你還沒走呀?”

    看著毫無起身離開之意的梁瓊丹,張郎明知故問道。

    瞥了一眼張郎,還有不遠處的何敏,梁瓊丹暗嘆一口氣,羊入虎口,為時已晚,她翻著白眼戲謔道:

    “怎么,打擾到你們的二人世界了嗎?”

    說罷,她便開始起身離開,經過張郎身邊之際,直白道:

    “阿敏是個好女孩,沒那么多花花腸子,你要好好珍惜她,不要強迫她做不愿意做的事情,知道了嗎?!”

    “梁老師,你放心吧,我可不會強迫別人,那樣最是沒有效率,而且后患無窮,很多時候,同樣的事情,換一個思路的話,往往皆大歡喜,你情我愿!”

    張郎微笑著回應道,誘惑可比強迫高明多了,就像警隊使用線人那樣,嚴刑逼供都得不到的情報,往往幾萬港幣卻可以收獲意想不到的結果,追求漂亮的女人也一樣,首先要有吸引對方的金蘋果,可以是財富,地位,顏值,甚至是感情。

    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張郎,梁瓊丹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當張郎答應了自己的勸告,便微笑著離開了辦公室,只留下張郎以及何敏二人獨處一室。

    見四下無人,張郎將教師辦公室的門窗全部關閉,窗簾也拉了起來,接著便走向何敏,一把攬過對方的纖腰,將她從座位上提了起來,在空中旋轉一圈,抱在自己懷里,口中壞笑道:

    “何老師,我有沒有強迫你什么啊?”

    聞言,何敏面色一紅,連忙避開他灼熱的視線,細聲道:

    “有,你強迫我......”

    “唔~~”

    話音未落,張郎便低頭輕吻,將她剩下的言語全部堵了回去,沒有想象中的反抗,只有熱情如火的回應,柔軟的唇瓣讓張郎流連忘返。

    見對方守勢薄弱,張郎更是得寸進尺,雙手亦是情不自禁地攻城略地,最終被一雙纖纖玉手阻止,口中喃喃自語道:

    “別,你別這樣!”

    聞言,張郎勉強壓下心中的邪火,他望向渾身酥軟,面色嫣紅,癱在自己懷里的何敏,對方正睜著一雙彌漫春霧的眼眸,可憐兮兮地看著自己,毫無反抗能力。

    見此,張郎心中一軟,他撫摸著對方的臉龐,溫柔道:

    “走,我帶你回家,好不好?”

    “嗯~~”

    何敏低吟一聲,微不可聞,面色更是鮮紅如血,美不勝收。

    說罷,張郎便替何敏簡單地整理了一下衣服,任由對方抱著自己的胳膊,滿臉幸福地依偎在自己懷里。

    他領著何敏離開教師辦公室,坐上法拉利跑車,風馳電掣地趕往自己曾經的居所,位于灣仔區的溫柔鄉街道,一場春雨即將來臨。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达人3下载地址 甘肃快三走势图甘肃快三红2跨最多多少期没出 谁有极速赛车单双技巧 福建11选5遗漏统计 股票期货配资10倍文案 爱股票天策视频学堂 加拿大快乐8开奖号码网 上海十一选五怎么算中奖 好运快三彩票正规吗 股票作手回忆录txt 北京快三下载 云南十一选五近一百期 广东11选5复式投注表 钱龙配资 北京快中彩开奖记录 内蒙11选5开奖走势图 好运快三走势五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