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香港警察 > 第35章 有緣無分
    瑪嘉烈醫院,

    醫院大廳,等候室,

    “你回來啦,怎么樣?”

    在袁詠雪三人離開醫院大廳等候室不久,阿芬從醫院內部走出,來到張郎和晶晶的跟前,見她滿臉喜色,張郎便從長椅上抱著晶晶站起身子,微笑著問道。

    聞言,阿芬興奮地點了點頭,

    “我檢查了一下身體,沒有什么大的問題!”

    說罷,她揚了揚手中的診斷報告,以及一小瓶美沙酮藥劑,滿臉笑容,

    “醫生說了,只要戒掉毒癮,以后會慢慢恢復健康!”

    “嗯!”

    張郎微笑著點了點頭,

    “祝你早日康復!”

    祝福完畢,他又看向阿芬的眼睛,語氣嚴肅而認真,

    “你一定要堅持住,為了你自己,也為了晶晶!”

    “嗯,我一定會堅持的!”

    阿芬用力地點了點頭,臉色堅定,眼睛里面滿是憧憬和希望。

    “我們走吧,先送你和晶晶回家,然后我去愛丁堡中學上課!”

    “嗯!”

    說罷,張郎便抱著晶晶往醫院外走去,阿芬亦步亦趨地跟在他身后,手中拿著自己的診斷報告以及美沙酮藥劑,她感覺自己的生活又將充滿希望。

    “阿雨?”

    即將走出醫院大廳,望著迎面而來的袁詠雨,張郎主動開口招呼道,只見對方拿著兩張電影票,滿臉憧憬,一副神游天外的樣子,和張郎擦身而過也沒有反應。

    “阿郎!”

    聽見有人叫自己,袁詠雨一驚,立刻從紛紛擾擾的憧憬中醒來,循聲望去,叫自己的人正是不久前剛認識的張郎,對方好像還是阿力的朋友,口中不由地驚呼出聲。

    她走到張郎跟前,又看了看他身后的阿芬,面色微紅,輕聲解釋道:

    “不好意思,我剛才在想事情,沒有注意到你們!”

    “沒事!”

    張郎笑著搖了搖頭,瞥了一眼對方手中的兩張電影票,心中一動,裝作開玩笑道:

    “你打算今晚約阿力看電影嗎?”

    “嗯!”

    袁詠雨點了點頭,面色更是嫣紅起來,宛如春天里的桃花,白皙紅潤。

    “從你的面相上來看,今晚的約會大概率不會成功,我略懂一點相術,你和阿力之間實屬有緣無分,還是不要開始的好,免得將來痛苦一生!”

    張郎一副神棍做派,見袁詠雨面色狐疑地看著自己,他也不解釋,抱著晶晶便往醫院大廳門外走去,口中吟唱道:

    “若是緣,輪回仍繼;如是孽,相逢亦苦!”

    在周圍人看神經病的眼光中,張郎大搖大擺地走出醫院大廳,阿芬也是掩面跟在他身后,心中懷疑別人有緣無分是假,張郎狼子野心是真,她回首看了看醫院大廳中呆若木雞的袁詠雨,又往前看了看張郎的背影,難道阿郎喜歡靦腆的女孩子?

    想到這里,她連忙追上前去,面上三分好奇,七分懷疑地詢問道:

    “阿郎,你真的懂面相之術?”

    “當然,對于有緣人來說,我不但懂面相,還懂一點點手相!”

    張郎故作得意道,心里面幻想著以后下班可以兼職一下算命先生,只給有緣人看相卜卦,每月三卦,窮苦人家分文不取,富豪門第一卦千金。

    “那我呢,我是不是有緣人?”

    阿芬走在張郎前面,她看著張郎,身體往后倒退著,指著自己笑問道。

    聞言,張郎瞥了一眼阿芬,裝模作樣地掐指一算,接著便一本正經道:

    “根據我的推測,你明天要帶晶晶去找幼兒園,此乃命中注定,耽誤不得!”

    “知道啦!”

    阿芬白了張郎一眼,轉過身子和他并排走在一起,口中嘟囔道:

    “我就知道你是騙人的!”

    不久之后,三人趕到瑪嘉烈醫院停車場,溫暖的陽光下,一輛紅色法拉利快速駛出,在低沉的引擎聲中揚長而去,很快便消失在馬路盡頭,不見蹤影。

    與此同時,

    瑪嘉烈醫院410病房,

    “阿力,你快點過來!”

    看著坐在自己病床對面的阿力,林昆招手叫道。

    “怎么了,昆哥?”

    阿力起身走到林昆跟前,一邊說著,一邊俯身將耳朵湊向對方,由于生病的原因,林昆顯得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說話都有點不利索。

    “我想上廁所!”

    對著阿力的耳朵,林昆低聲說道。

    “我去拿尿壺給你!”

    聞言,阿力點了點頭,回應一句便要從病床底下拿尿壺出來,卻是被林昆伸手阻攔,他滿臉尷尬道:

    “病房里面這么多女護士,我怎么好意思呢!”

    看了一眼周圍的其他病床,阿力疑惑道:

    “你干嘛不住VIP病房?”

    “你不懂,好了,別廢話了,快點扶我起來,去洗手間里面!”

    林昆齜牙咧嘴道,顯然是憋得慌。

    “好!”

    阿力答應一聲便將林昆從病床上扶了起來,攙扶著他慢慢地走向男洗手間,等林昆上完廁所之后,他又慢慢地將其攙扶著走向病房,途中語氣無奈道:

    “嫂子讓我勸你做手術,免得越來越嚴重!”

    “開玩笑,現在正是關鍵時期,我怎么能做手術呢,萬一徹底病倒怎么辦?”

    見林昆搖頭拒絕,阿力只能苦笑著說道:

    “你這樣拖著也不是辦法啊,嫂子都和我說了好幾回,每次都是無功而返,她又要怪我了!”

    “行了,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

    林昆固執己見,他看了看阿力,安慰道:

    “也不怪你嫂子,她跟了我這么多年,整天擔驚受怕的,公司里面有過不少內鬼,她現在對誰都不太放心,除了家里人。

    更何況,她妹妹阿雨,也就是我小姨子,喜歡你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總是不愛搭理人家小姑娘,害得她經常找自己姐姐訴苦,你說,你嫂子能滿意嗎?”

    說罷,他拍了拍阿力的肩膀,微笑著勸說道:

    “你又沒有女朋友,我小姨子阿雨長得也不差,干脆把她娶回家得了,這樣一來,我們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你嫂子也就放心了!”

    看了一眼林昆,阿力半真半假地抱怨道:

    “我和她在一起的話,她要是問我平時都做些什么,我該怎么說?!”

    不等林昆回應,他又自問自答道:

    “告訴她,我跟著她姐夫一起販毒嗎?!”

    “你瘋啦!”

    林昆緊張地看了看左右,見沒有人注意到這里,心里面松了一口氣,緊接著又生氣道:

    “你今天怎么了?!吃錯藥啦?!”

    “對不起,昆哥!”

    林昆的身體越來越差,距離收網的日子不遠了,阿力內心煩悶,今天又遇到諸多事情,他險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話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好在林昆沒有多想,借著對方的指責,他立刻道歉起來。

    “算了,你和阿雨的事我不管了!”

    見阿力低頭認錯,林昆擺了擺手揭過此事,看了看左右,他拉著阿力躲向墻角位置,壓低聲音詢問道:

    “那批貨順利嗎?”

    “順利!”

    阿力點了點頭,接著裝作若無其事道:

    “我剛想找你商量點事,你就進醫院了!”

    “什么事啊?”

    林昆并沒有在意,隨口問道。

    “沒什么,我有客源,想自己單獨出一批貨。”

    阿力語氣平靜道,仿佛這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林昆卻是面色一變,顯然出乎了他的意料,不敢置信道:

    “你說什么?!”

    看著林昆的眼睛,阿力又平靜地重復了一遍:

    “我想自己出一批貨,我想買房子!”

    “要多少?”

    “四套港紙!”

    “我是問你買房子需要多少錢?”

    “你讓我自己賺吧,老借錢,不用還嗎?”

    “哪路人?”

    “這你就別問了,你教我的,規矩嘛!”

    “我是怕你出事,對方可信嗎?”

    “你信我不就行了嗎?”

    “信你,我當然信你!買多大的房子?!幾萬尺啊?!首付都沒有?!”

    說罷,林昆又擺了擺手,語氣不滿道:

    “整天就知道亂花錢,你以前賺的錢都花完了嗎?!”

    也就在此時,阿力從褲兜里面取出一紙質包裝袋,遞給了林昆,

    “給你的!”

    “什么呀?!”

    林昆接過袋子,打開一看,發現是自己最喜歡吃的甜食,立刻笑逐顏開起來:

    “還是你最了解我!”

    話音剛落,他便動手吃起來,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一邊吃著,一邊感嘆道:

    “真是流年不利,自己先天性糖尿病,現在腎又壞了,整天被你嫂子看著,這不能吃,那不能喝的,簡直憋死我了!”

    “你慢慢吃,嫂子現在又不在,吃不完記得扔掉,被嫂子看見的話,就知道是我買的了!”

    阿力看著狼吞虎咽的林昆,微笑著開玩笑道。

    “廢話,才這么點東西,怎么可能吃不掉!”

    林昆一邊吃著甜食,一邊抬頭看向阿力,眼神鄙視道。

    不一會兒,一小袋甜食便被消滅的一干二凈,林昆滿足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看了阿力一眼,語氣平靜道:

    “你的事我知道了,我會好好考慮的,過兩天給你答復!”

    “嗯!”

    阿力點了點頭,沒有繼續要求下去,過猶不及,免得林昆起疑心,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林昆的貨倉,一網打盡。

    “好了,扶我回去吧,免得你嫂子回來找不到人,又要嘮叨我!”

    “好!”

    在阿力的攙扶下,林昆慢吞吞地往410病房走去,口中低聲告誡道:

    “你不要著急,等我出院以后帶你熟悉一下公司各個部門負責人,等我移民國外,公司就是你的了,到時候還怕賺不到錢嗎?!”

    “嗯,我知道了!”

    阿力笑著點了點頭,林昆還真是小心謹慎,這次自己要求單獨出一批貨,只怕最后又是不了了之。

    回到410病房,在阿力的攙扶下,林昆重新躺到病床上,伸出右手,掌心向上,他打量著自己的右手手背,目光渙散,語氣壓抑道:

    “我變成現在這幅樣子,也算是罪有應得,可阿雪天天做善事,不是給孤兒院捐錢,就是到寺廟里面燒香拜佛,每年的香油錢不在少數。

    可結果呢,阿雪血壓高,膽固醇超標,天天晚上做噩夢,夜不能寐,小女兒乖巧可愛,卻是先天性心漏,大女兒倒是沒事,就是叛逆,整天和一幫男生混在一起,跟個假小子一樣!

    全家里面,也就我小姨子阿雨最是平安,她對公司里的事情一無所知,還以為我是一個正正經經的大老板,唯一不開心的地方也就是你這個小子了。

    你如果喜歡她的話,就把她娶回家,好好珍惜,如果不喜歡的話,找個機會和她說明白,長痛不如短痛,不要耽誤了人家,知道了嗎?”

    “嗯,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看著落寞的林昆,阿力的腦海中不由地浮現出八年來的點點滴滴,這還是他第一次看見對方如此失意的模樣。

    對于阿雨,他同樣有著一絲絲情義,可惜雙方立場不同,有緣無分,除非他背叛警隊,背叛心中的正義信仰,徹底加入販毒集團,讓林昆安安全全地移民國外,不然的話,他和阿雨注定成為仇人,永遠不可能在一起。

    林昆扭頭看向阿力,見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只以為對方有事要忙,便笑著說道:

    “好了,我這里沒事了,等下阿雪就會過來,你去忙吧!”

    聞言,阿力從自己的思緒中驚醒,他瞥了一眼林昆,微笑著告別道:

    “好,你注意休息,有事打我電話,拜拜!”

    “拜拜!”

    望著阿力離開的背影,林昆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他仿佛看到了當初的自己,也是在瑪嘉烈醫院,在這間病房,甚至連床位都一樣。

    他從自己老大的身邊離開,接過了他的位子,從門徒變成首領,將公司的生意一步步做大做強,如今風水輪流轉,自己也該退位讓賢了。

    醫院大廳,等候室,

    見阿力從醫院內部走出,袁詠雨立刻迎上前去,滿臉喜色,

    “阿力,你出來啦!”

    阿力看了看左右,發現只有阿雨一個人,不由地出聲詢問道:

    “就你一個人嗎?嫂子她們呢?”

    “嗯!”

    袁詠雨微笑著點了點頭,接著便開口解釋道:

    “小雪和同學一起出去玩了,姐姐帶著小雨回家給姐夫拿睡衣和拖鞋。”

    “你留在大廳里面干嘛?”

    面對著近在咫尺的阿力,聽到他的詢問,袁詠雨低下頭,紅著臉羞澀道:

    “等你嘛!”

    “好了,我有事先走了,你快點回家吧!”

    說罷,阿力便腳步匆匆地往醫院大廳外走去。

    見此,袁詠雨立馬追了上去,緊跟在阿力身后,她將手中的兩張電影票揚在阿力眼前,主動約會道:

    “我有兩張電影票,是龍威和周文麗主演的,我們晚上一起去看電影吧?”

    見阿力沒有理睬自己,她又跑到阿力跟前,滿臉祈求的表情,眼神期待,

    “去吧,好不好?”

    “我今天沒時間,下次吧!”

    說罷,阿力便從路邊招來一輛出租車,打開后車門,看向阿雨道:

    “你先回去吧,我有事先走了!”

    “我不要!”

    袁詠雨沒有像往日一樣聽從阿力的話,想起張郎的話語,她一把抓住阿力的左手,勇敢地看著他的眼睛,語氣懇求道:

    “你就答應我吧,好不好?”

    可惜,阿力最終還是掙開了她的右手,一言不發地攔了另外一輛出租車,揚長而去,只留袁詠雨一人在馬路邊上哭泣著,淚流滿面。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达人3下载地址 江西十一选五至三遗漏 山东十一选五电视图表 秒速快3方法技巧 601177股票行情 浙江6 1在哪个台开奖 乐彩广东快乐十分钟 15选5几点停售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3d试机号技巧准确 重庆幸运农场有技巧吗 河北十一选五下期预测 三分赛车怎么预算投数 pk10双面盘必赢方法 平码绝密公式规律 新疆快乐11选5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