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香港警察 > 第39章 這是逼婚嗎
    “老板,VIP貴賓卡已經送出去了!”

    望著美艷大方的集團總裁,莎蓮娜連鎖超市負責人恭恭敬敬道。

    “嗯,我知道了,這次偷盜事故處理得不錯,以后繼續努力,集團不會虧待你的!”

    莎蓮娜抬頭看向超市負責人,微笑著點了點頭,開口勉勵道。

    “謝謝老板,我以后一定會加倍努力的!”

    被集團的最高管理者,以及最大股東之一的莎蓮娜當面夸獎,超市負責人頓時心花怒放,點頭哈腰地感謝道。

    “嗯,你下去吧!”

    莎蓮娜擺了擺手打發道,她現在并沒有心情和自己的手下討論工作,滿腦子都是張郎和何敏一起攜手購物逛超市的畫面。

    “好的,您忙,我先下去了!”

    雖然心里面疑惑莎蓮娜整個下午心不在焉的,也沒有過問自己超市的經營情況,反而讓自己吩咐手下收銀員給兩個顧客送了一張集團的貴賓卡,但是老板的私事他可管不了,只是在心里面記住了張郎和何敏的面孔。

    見超市負責人退出辦公室,又順手將敞開的房門關閉,莎蓮娜收回視線,重新看向辦公桌上自己的私人電腦,她瞥了一眼幸福洋溢的何敏,然后看向滿臉鬼鬼祟祟表情的張郎,口中喃喃自語道:

    “阿郎,你說,我該不該告訴文麗妹妹呢?”

    也就在莎蓮娜迷茫糾結的同時,張郎正驅車載著何敏往灣仔警署趕去,準備將剛剛被抓的偷竊男子保釋出來,他還在心里面慶幸沒有碰見莎蓮娜,卻是不知道,通過遍布超市各個角落的攝像頭,莎蓮娜早已經察覺他的小秘密,只是故意躲著沒有出現罷了。

    不一會兒,張郎便載著何敏趕到了灣仔警署,他找到陳俊杰和廖得男這對搭檔,微笑著開口道:

    “兩位,我們又見面了!”

    一邊說著,一邊伸手遞給陳俊杰一根香煙,旁邊的何敏和廖得男相互點頭微笑,算是打了一個招呼。

    “張sir,你是無事不登三寶殿,這次要我幫什么忙呀?”

    陳俊杰嗅了嗅手中的香煙,然后放進自己的煙盒里面,現在是上班時間,又在警署里面,周圍來來往往的都是同事,他可不能隨便抽煙,違反紀律。

    “剛才看見你們兩個在莎蓮娜連鎖超市里面抓了一個偷奶粉的失業男子,我女朋友阿敏見他可憐兮兮的,非要我來保釋他!”

    微微停頓,張郎聳了聳肩膀,故作無奈道:

    “沒辦法,只能來麻煩你們了!”

    聞言,陳俊杰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沒想到大名鼎鼎的張sir還有這樣不為人知的一面,他笑著開口道:

    “沒問題,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案子!”

    張郎微笑著點了點頭,的確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案子,誰又能想到一件小小的偷竊案會演變成最后的悲劇呢,失業男一時想不開,竟然選擇跳樓自殺。

    當然,別人可不會知道這些還沒有發生的事情,張郎也只是根據自己腦海中的電影劇情做出猜測。

    在神經俠侶這部電影當中,失業男子是在一家小型超市偷竊奶粉,現在卻是在莎蓮娜開的大型連鎖超市行竊。

    雖然有所出入,但是人物性格和現狀卻是差不多,以防萬一,張郎還是決定多管閑事,畢竟人命關天,就當為自己行善積德了,對于普通市民,他還是心懷仁慈的。

    心里面千思百轉,表面上卻是笑嘻嘻的,見何敏正低著頭,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他開口介紹道:

    “這位就是善良的阿敏,我的女朋友,她全名叫何敏,在愛丁堡中學當英語老師,你們可以叫她何老師,或者是阿敏!”

    “何老師,你好,我是陳俊杰,你可以叫我陳sir!”

    “何老師,你好,我叫廖得男,你可以叫我阿男,或者是男妹,你長得真漂亮,身材又好,心地又那么善良!”

    “陳sir,你好!”

    何敏微笑點頭,接著又看向廖得男,頗為羞澀道:

    “阿男,你好,你也很漂亮呢!”

    彼此認識完畢,陳俊杰看向身邊的小師妹廖得男吩咐道:

    “師妹,你帶何老師去辦理一下保釋手續,我和張sir在這里聊一會兒!”

    “知道了,師兄!”

    廖得男興奮地點了點頭,拉著何敏便往警局內部跑去,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她本就可憐那個失業男子,擔心對方的兒子沒人照顧,想幫助對方卻被自己的師兄勸阻,沒想到張郎和何敏會來保釋他,頓時感覺開心不已。

    見自己的小師妹拉著何敏消失在走道拐角,陳俊杰收回目光,他看向張郎,笑著開口道:

    “沒想到張sir還有一個這樣漂亮的女朋友,真是讓人羨慕!”

    “哈哈~~”

    張郎倒是顯得頗為高興,一副春風得意馬蹄疾的樣子,他笑了兩聲,自我嘚瑟道:

    “沒辦法,最近命犯桃花,擋都擋不住!”

    說罷,他看向目瞪口呆的陳俊杰,擠眉弄眼地開玩笑道:

    “你小師妹廖得男長得也不錯,近水樓臺先得月呀!”

    聞言,陳俊杰苦笑著搖了搖頭,開口說道:

    “她不是我的菜,我也不是她喜歡的類型,我們兩個只能做搭檔,不適合談男女朋友!”

    說罷,他看了看左右,見沒有人注意這邊,連忙走到張郎跟前,壓低聲音道:

    “張sir,你能不能讓何老師給我介紹兩個女老師,我媽天天催我結婚生子,我現在連女朋友都沒有,和誰結婚生子啊!”

    “沒問題!”

    張郎笑著點了點頭,開口安慰道:

    “我相信你的桃花運不遠了,別說女老師了,說不定還是女學生呢,一次來兩個,你可要好好把握機會呀!”

    聞言,陳俊杰面色一滯,他狐疑地看向張郎,難道對方要把何老師的學生介紹給自己嗎?想到這里,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大肚腩,嘴角抽搐,搖頭拒絕道:

    “還是算了,我可不能老牛吃嫩草,你還是讓何老師給我介紹她的同事吧!”

    “好的,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張郎認認真真道,心里面卻是不以為意,他并沒有信口開河,對方要不了多久就會遇到自己的桃花運,現在何必干出力不討好的活,免得到時候讓何敏在自己同事面前難堪,牽線拉媒什么的最麻煩,因果是非太多,還是少惹為妙。

    在張郎和陳俊杰天南海北的閑聊中,時間慢慢流逝,大約過去三十分鐘,何敏和廖得男重新出現在張郎眼前,還有一個邋遢男子跟在她們身后,正是不久前偷竊奶粉的失業男子。

    “阿郎,我都處理好了,我們回去吧!”

    何敏走到張郎身邊,挽著他的胳膊,面帶微笑,紅唇輕啟道。

    “你都和他說好了嗎,校工那件事?”

    張郎隨口問道,一副不甚在意的樣子。

    “嗯,我和他說了,讓他下周一去學校里面應聘校工,沒問題的!”

    看著面冷心熱的阿郎,何敏心里面美美的,她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未來的老公永遠都是這么的溫柔善良,樂于助人。

    “嗯!”

    張郎點了點頭,接著便看向不遠處唯唯諾諾的失業男子,他從西服內側掏出錢包,取出兩張大金牛遞了過去,眉頭微皺道:

    “這里有兩千塊錢,你先拿去貼補家用,給孩子買點奶粉吃,好好工作,等下個月發工資再還給我!”

    “不用了,先生,謝謝你!”

    失業男子并沒有接受張郎的好意,反而搖頭拒絕,他看向何敏,目光感激,開口祝福道:

    “何老師已經給過錢了,你們都是好人,好人一定會有好報的!”

    “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張郎將手中的兩張大金牛放回錢包里面,口中小聲嘀咕道,陳俊杰等人并沒有聽清楚他在說些什么,除了挽著他的胳膊,靠在他肩膀上的何敏,其美目之中閃過一絲笑意,只以為自己的男朋友是刀子嘴豆腐心,故意如此。

    “好了,各位,我和阿敏有事先走了,大家就此別過,拜拜!”

    張郎將錢包放回西服內側口袋里面,同何敏一起向陳俊杰等人搖手告別道。

    “何老師再見!”

    “張sir再見!”

    告別聲中,張郎挽著何敏走出灣仔警署,在金色的陽光下,一輛紅色法拉利停靠在路邊,熠熠生輝,二人走進其中,發動引擎,不一會兒便揚長而去,徑直駛向何敏家所在的方位。

    陳俊杰和廖得男將失業男子送出灣仔警署,三人望著逐漸遠去的紅色跑車,各有所思,直到它消失在視野的盡頭。

    “好了,你走吧,以后好好工作!”

    陳俊杰看向身邊的失業男子,擺了擺手打發道。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兩位警官!”

    失業男子點頭微笑,他看向面色稚嫩的廖得男,再次感謝道:

    “謝謝你,你是一個好人,好人一定會有好報的!”

    說罷,也不等陳俊杰和廖得男做出回應,他便轉身離開,步履蹣跚,卻又充滿希望。

    “真是沒想到啊,原來張sir為人那么好!”

    望著離開的失業男子,廖得男雙手抱胸,口中喃喃自語,接著她又看向自己的師兄兼搭檔陳俊杰,目光鄙視,一副嫌棄不已的樣子,

    “你看看你,自己不幫忙也就算了,還不讓我出手!”

    “就在不久前,我記得某個人還說張sir不是好人,是誰來著?”

    陳俊杰翻著白眼吐槽道,他看向面色尷尬的廖得男,拍了拍她的肩膀,唉聲嘆氣起來:

    “唉~~,你還是回家幫你媽媽曬咸魚干吧,相信我,警察這條路不適合你!”

    “為什么呀,你怎么知道我不行?”

    廖得男不滿的同時,又有點緊張道。

    “因為你實在是太笨了!”

    陳俊杰翻了翻白眼,直接開口教訓道:

    “我不讓你出手幫忙是為了你好,如果你選擇幫助他的話,先不說那個超市經理會不會投訴你妨礙司法公正,假設對方不再追究,你花幾百塊錢擺平了這件事,以后呢?

    像這樣的偷竊案子,你知道每天有多少件嗎?今天你心慈手軟地放了他,明天還怎么抓同樣犯錯的人?!

    大家會說你區別對待,你能放了第一個人,為什么不能放第二個?然后就會有第三個,第四個,越來越多,如果你每個人都幫助,憑你那點薪水,塞牙縫都不夠呀!”

    “那......那張sir怎么就愿意幫助別人呢?”

    聽了陳俊杰的解釋,廖得男面色一滯,道理其實很簡單,她之前只是沒有想到這一層,現在一聽就明白了過來,同時想到張郎和何敏的善舉,隨即開口疑惑道。

    “因為人家不用巡街,有錢任性,所以可以做點善事提高一下自己的修養!”

    陳俊杰一邊說著,一邊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機械表,他整理了一下綠色警服,以及黑色的警帽,開口說道:

    “好了,繼續巡街吧!”

    “啊,還要巡街呀?!”

    “現在還早著呢,不到晚上別想下班,快點跟著!”

    ......

    何敏家客廳,

    “伯父,這是您的藥酒,伯母,這是您的西洋參,祝二老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張郎端坐在沙發上,望著對面的何爸爸何媽媽,拿出自己買的禮物遞了過去,恭恭敬敬地表現道。

    “嗯,你有心了!”

    二人接過禮物,放在茶幾上,何爸爸咳嗽兩聲,開口詢問道:

    “你跟我女兒拍拖幾年了?”

    聞言,張郎扭頭看了一眼何敏,只見她面色羞紅,低頭避開了自己的目光,他重新看向何爸爸何媽媽,微笑著伸出三根手指,正準備開口,卻是被何爸爸搶先道:

    “三年嗎?”

    說罷,不等張郎回應,他又滿意地點了點頭,微笑道:

    “不錯,時間也不短了!”

    “是啊,都三年時間了!”

    何媽媽跟著點了點頭,目光上下打量著張郎,越看越滿意,小伙子長得英俊,身體又棒,自己女兒有福了,想到這里,她便開口笑道:

    “你叫張郎是吧?我就叫你阿郎了,阿郎,你打算什么時候和我女兒結婚呀?”

    這就是張郎不愿意來何敏家的根本原因,見何爸爸何媽媽盯著自己,何敏也是滿眼期待,反倒是何月月沒心沒肺地坐在一旁,抱著毛絨絨的史努比公仔,往自己臉上磨蹭著,一副喜歡得不得了的樣子。

    張郎收回目光,咽了咽口水,努力維持平靜,說道:

    “要是阿敏愿意的話,我隨時都可以的,但是,因為我是警察,仇家太多了,我不想連累到阿敏和你們,所以打算和她一起去美國拉斯維加斯登記結婚!”

    說罷,見何敏面露喜色,不等她開口,張郎又連忙說道:

    “當然,我希望那是三年以后,阿敏,你還記得我和你說過的三年目標嗎?”

    “嗯!”

    何敏微微點頭,接著便羞澀道:

    “阿郎,我不在乎那些的,我喜歡的是你,不是你的職位,不過,我愿意等你!”

    聞言,張郎心里面松了一口氣,貪嘴一時爽,現在報應來了,以后要管好自己的兄弟了,不然的話,遇到逼婚就完蛋了,心里面胡思亂想著,臉上感激道:

    “阿敏,謝謝你!”

    “什么三年目標?”

    何爸爸以及何媽媽面面相覷,雖然不太滿意張郎的答復,但是再等三年也無妨,正好可以多了解一下,免得對方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达人3下载地址 河北省福彩双色球开奖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奖金 辽宁 选5一定牛 秒速时时彩公式 黑龙江体彩11选5推荐号码 三羊配资 吉林快三开奖走势一定有 波浪口诀 五分彩怎么倍投技巧 股票行情今天涨停股票 江苏快三开奖和值结果今天 十一选五江苏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河南快三跨度遗漏数据 大发快三1分钟全天计划 有人买基金一年赚2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