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香港警察 > 第44章 俏佳人服飾
    “你什么意思?”

    看著故弄玄虛的張郎,周星星眉頭微皺,難道對方已經知道了什么內幕消息?

    “沒什么,關于大飛的軍火走私案件就這樣決定了,周星星你負責安排人手,提前埋伏在福旺停車場,我先回去了,大家再見!”

    張郎微笑著搖了搖頭,最后吩咐一句周星星便和眾人告別,往房間外走去。

    “張sir,再見!”

    “哎,你剛才的話到底是什么意思?說清楚再走啊!”

    眾人起身相送,周星星心里更是像貓抓一樣,疑惑不已,他最討厭別人說話只說一半,讀書多了不起啊!

    “放心吧,我看你臉色發黑,最近肯定是時運不濟,倒霉事一件接著一件,等這段人生低谷過去之后,運氣就會逐漸提升的,堅持下去,以后不是總督察,就是總警司!”

    張郎走出房間,一邊往十三妹的臥室走去,一邊頭也不回地大聲道。

    “阿達,我真的臉色發黑嗎?”

    周星星拉住準備送張郎出門的曹達華,面色疑惑道。

    “是啊,是啊,你真的臉色發黑!”

    曹達華仔細地看了看周星星,對方竟然和張sir說的一模一樣,頓時驚呼出聲。

    “什么?!”

    周星星大吃一驚,接著便滿臉欣喜,神游天外,嘴里面更是喃喃自語起來:

    “不是總督察,就是總警司,那不是比李智龍署長厲害多了,到時候......”

    “恭喜,恭喜,以后發達了記得關照我啊!”

    一旁的曹達華滿臉諂媚道。

    “阿達,你就放心吧,我們兩個是搭檔,我不關照你關照誰啊!”

    伸手擦了擦口水,周星星摟著曹達華的肩膀,拍著胸脯保證道。

    望著自娛自樂的曹達華以及周星星,就像兩個二傻子似的,王富貴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照一下鏡子,咸濕雜志看多了吧,一個比一個臉色發黑,我真是服了你們,單身狗也不能自己吃自己呀!”

    空氣突然安靜,兩道幽怨的目光注視著王富貴。

    “你們兩個想干什么?救命啊!”

    ......

    就在曹達華三人鬧成一團的時候,張郎走過客廳,經過一個供奉著十幾尊神位的香臺,來到十三妹的臥室房門前。

    叩叩~~

    “阿潤,你在里面嗎?”

    張郎輕輕地敲了兩下房門,開口詢問道。

    “進來吧,門沒鎖!”

    一道清脆甜美的聲音響起,正是阿潤。

    吱呀~~

    推門而入,只見張美潤和十三妹摟著彼此的肩膀,靠坐在床沿上,舉止親昵,嘴里面還叼著一根細長的女式香煙,煙霧繚繞之中,滿臉的陶醉表情。

    見此,張郎忍不住眉頭微皺,語氣不快道:

    “走吧,我們現在就回半島酒店,免得伯母擔心你!”

    “怎么,沒見過女人抽煙嗎?”

    阿潤站起身子,慢步走到張郎跟前,伸手夾住嘴里叼著的細長香煙,朝著他緩緩吐出一道白色煙霧,語氣玩味,囂張道:

    “我今晚要和十三妹一起睡覺,哪里都不去,你能怎么樣?”

    “啊,你要干什么?!”

    在阿潤的驚呼聲中,張郎一把奪過她手中的香煙,扔在地上踩滅,緊接著又用雙手托起她的背部和腿彎處,扔到不遠處的床上。

    走到床邊,將阿潤的身子翻轉過來,讓她趴在被子上,隔著一層薄薄的藍色裙擺,張郎對著她圓潤挺翹的臀瓣,右手重重地拍了下去。

    啪~~

    阿潤身子一僵,沒想到張郎居然敢在十三妹的面前打自己屁股,愣了一會兒之后,她立刻又羞又惱地掙扎起來。

    “王八蛋,你居然敢打我,我和你拼了!”

    啪~~,啪~~

    張郎左手按住張牙舞爪的阿潤,右手又是重重的兩巴掌,臉色陰沉道:

    “下次還吸煙嗎?!”

    “就吸,就吸,你憑什么管我?!”

    啪~~,啪~~,啪~~

    連續幾巴掌下去,阿潤始終無法掙脫張郎的禁錮,心里面又羞又急,忍不住埋頭哭泣起來。

    “嗚~~,我媽媽都沒有打過我,你欺負我!”

    “好Man啊!”

    一旁的十三妹看了看趴在床上委屈哭泣的阿潤,又看了看坐在床邊臉色嚴肅的張郎,口中感嘆不已。

    “咳~~”

    張郎面色尷尬,掩飾性地咳嗽一聲,剛才打著打著,結果越來越順手,沒想到最后把阿潤給弄哭了,他看向站立一旁的十三妹道:

    “我和阿潤先回半島酒店,下次再見!”

    “下次再見,記得照顧好阿潤!”

    “嗯,你放心吧!”

    張郎微笑著點了點頭,他站起身子,抱著哭泣的阿潤便往房間外走去,房門口三顆腦袋疊加在一起,注視著張郎抱著輕微反抗的阿潤離開屋子,消失在大門外。

    “張sir真是有福氣,學校里面有何老師,家里面還有阿潤,一大一小,一成熟一青澀,左擁右抱,盡享齊人之福!”

    “阿達,我們去告訴何老師張郎的真面目,怎么樣?”

    “晚了,根據我得到的最新消息,張sir已經成功得手,生米早已煮成熟飯!”

    “我勸你們兩個少管閑事,萬一張sir給你們兩個小鞋穿怎么辦?”

    “靠,我周星星會怕了他嗎?阿達,你別攔著我,我現在就出去和他攤牌!”

    “我沒有攔著你啊?”

    “你真的沒有攔著我嗎?”

    “我真的沒有攔著你!”

    一陣轟鳴的引擎聲傳入屋內,周星星眉頭微皺,擺了擺手道:

    “算了,他已經走了,下次再找他攤牌,我們三個出去喝一杯咖啡,怎么樣?”

    “切~~”

    “多少給點面子嘛,走吧,阿達請客!”

    “為什么又是我請客?”

    “因為你是我們三個當中最有錢的人,你不請客的話,難道要王富貴請客嗎?”

    “也對哦!”

    ......

    法拉利跑車中,

    “別哭了,回去給伯母看見的話,還以為我怎么了你,好不好?”

    張郎一邊開車進入彌撒道,一邊瞥了一眼梨花帶雨的阿潤,滿臉無奈。

    哭成小花貓的阿潤坐在副駕駛位置,側著身子看向窗外,對張郎的話語不理不睬,暗自生著悶氣。

    過了一會兒,法拉利跑車經過半島酒店,并沒有停下來,阿潤忍不住疑惑道:

    “半島酒店已經到了,你怎么還往前開?”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辦完事以后再回來,乖乖聽話!”

    張郎一邊注意著道路兩旁的門店招牌,一邊隨口解釋了一句。

    “都這么晚了,媽媽會擔心的,你干嘛那么著急,我才答應你,還沒有心理準備呢!”

    阿潤輕聲羞澀道,低著腦袋,不敢看向張郎的目光。

    “你說什么呢?”

    張郎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面色羞紅的阿潤,接著便繼續尋找起來,嘴里面嘀咕道:

    “別打擾我,要是找不到地方,你就在車里陪我坐一夜!”

    “在車里做一夜?!”

    阿潤驚呼一聲,光滑細嫩的臉蛋更是嫣紅如血,她并著雙腿,雙手緊抓著自己的裙擺,細聲害怕道:

    “萬一被別人看見怎么辦?剛才還被你打了那里,到現在還疼呢,我可做不了一夜!”

    “誰讓你吸煙的,還敢頂嘴,下次再被我發現的話,打完屁股之后再罰你坐一夜,不準睡覺休息!”

    張郎翻了翻白眼,故作兇狠,小妮子現在知道害怕了吧。

    “陪你做一夜的話,那我不得累死啊,再說了,你有那么厲害嗎?”

    阿潤低聲嘟囔著,在缽蘭街住了那么久,她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雖然沒有親自嘗試過一次,但是周圍的街坊鄰居多的是站街女,還從來沒有聽說過堅持一晚上的。

    “你可以試試!”

    張郎瞪著眼睛恐嚇一句,接著便靠邊停車,打開車門之后,他微笑著說道:

    “下車吧,我們到了!”

    走出車門,阿潤放眼望去,并不是她想象中的大酒店或者是小旅館,而是一家裝飾明亮的品牌時裝店,心里不由地松了一口氣,又暗自輕啐一口,都怪張郎說的話不清不楚的,害得自己胡思亂想起來。

    “你帶我來這里干什么?”

    阿潤明知故問道,這是一家新近崛起的女裝品牌店,里面都是最新款的流行服飾,從普通白領到豪門貴婦應有盡有,還可以私人訂制。

    “給你買幾件衣服,你回去以后再到其他地方給伯母買兩件,這家店賣的俏佳人系列只適合年輕女子,走吧,里面的服裝肯定適合你!”

    張郎一邊笑著解釋,一邊拉著阿潤走向不遠處的時裝店。

    “歡迎光臨俏佳人服飾!”

    走進店內,兩名負責迎賓工作的年輕女子穿著旗袍,聲音甜美道。

    微微點頭,張郎挽著阿潤向內部走去,一名穿著規整的導購迎了上來,禮貌微笑道:

    “這位先生,你女朋友真漂亮,需要我為你們推薦幾款衣服嗎?”

    她看見張郎和張美潤從門外的法拉利跑車中走了下來,徑直來到店里,又見張郎一身的名牌服飾,右手腕上的江詩丹頓更是價值不菲,反觀張美潤卻是一身的廉價服飾,沒有搭配任何的首飾,由此可見,張郎肯定是做主的人,來這里就是為了給這位平民女孩購買衣服。

    看了一眼張美潤,她的心里卻是羨慕不已,對方長得可真漂亮,簡直就像電影里面的灰姑娘似的,怪不得可以找到像張郎這樣的年輕貴公子當做男朋友。

    阿潤面色緋紅,低著腦袋不好意思說話,這還是她第一次被人稱作張郎的女朋友,心里面感覺奇奇怪怪的,羞澀中帶著一絲甜蜜,甚至還有些竊喜。

    “那就麻煩你了,給她挑選幾件合適的衣服!”

    見阿潤不好意思說話,張郎直接開口同意道。

    “好的,先生,還有這位美麗的小姐,請跟我來!”

    聽到張郎要給張美潤買幾件衣服,年輕的導購頓時開心不已,她最喜歡這種豪爽的顧客,不問價格,不說具體件數,潛意思就是不差錢,你看著辦,只要我滿意,多少錢都是小意思。

    走進服裝陳列區,從衣架上取出一件白色紗裙,她滿臉微笑著推銷起來:

    “先生,小姐,你們看看這件白色連衣裙,在最近播放的電影里面,周文麗小姐穿的就是這件白色連衣裙,她是我們俏佳人服飾的大股東以及形象代言人。

    那邊有電影海報,你們可以看看,穿著這件白色連衣裙的周文麗小姐簡直就像仙女一樣,我覺得小姐長得這么漂亮,皮膚又好,穿起來肯定和周文麗小姐一樣好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們兩個是姐妹呢!”

    順著導購所指的方向,一張最新的電影海報映入眼簾,首當其沖的正是白衣勝雪的女友周文麗,看得張郎是心虛不已,連忙轉移話題道:

    “阿潤,你覺得怎么樣?那邊有換衣間,你可以進去里面試一試!”

    “嗯,我聽你的!”

    張美潤看了一眼周文麗的電影海報,對方可真漂亮,又是大明星,不知道自己和她穿一樣的衣服會怎么樣,會不會也是那么的好看呢?

    想到這里,她從導購的手中接過白色紗裙,往不遠處的換衣間走去,不一會兒,全身煥然一新的張美潤重新出現在張郎的眼前,同樣的白衣似雪,不一樣的風情萬種。

    “阿潤,你穿這件衣服真美!”

    望著羞答答的阿潤,張郎毫不吝嗇地贊美道。

    “后背那里好空呀,我有點不習慣!”

    阿潤躲在張郎懷里,低聲羞澀道:

    “我們換一件衣服吧,這件太暴露了!”

    “沒事,買一件紗巾遮掩起來,這樣朦朦朧朧的更美!”

    張郎左手攬著阿潤柔軟的腰肢,低頭輕吻她光潔白皙的額頭,右手撥弄著她的秀發,溫柔建議道。

    “嗯,都聽你的!”

    阿潤亦是開心不已,她很喜歡這件白色連衣裙,說換一件也只是出于矜持,好在張郎沒有真的答應。

    “先生,小姐,你們看看這件紗巾怎么樣,輕巧透明,上面繡著白色玫瑰花,就像先生說的那樣朦朦朧朧,有一種霧里看花的感覺,跟那件乳白色的紗裙搭配在一起的話,肯定非常合適!”

    “阿潤,你戴上試試看!”

    張郎接過玫瑰絲巾,披在阿潤的雙肩之上,讓她雙手挽著,將雙肩以及背后的大片白皙遮掩起來,朦朦朧朧之中,青澀而又性感的少女躍然紙上,秀色可餐。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达人3下载地址 股票分析微信 期货配资公司名录 福彩3d今开机号试机号 贵州快3最大号码是什么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论文 陕西11选5玩法 网上彩票销售平台 pc蛋蛋怎么预测 15人百家乐台布 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江苏11选五的开奖号码 青海省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广西11选五走势图带连线图 安徽快三走势图牛 福建36选7第19150期开奖结果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