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香港警察 > 第51章 林昆的廚房
    晚上7點00分,

    瑪嘉烈醫院,410病房,

    “周星星,今天早上和你一起送來醫院的古惑仔怎么樣了?”

    張郎搬來一張長椅,和何敏坐在一起,他一邊吃著果籃里的水果,一邊看向周星星道。

    “死了,還沒到醫院就死了,他對大飛倒是忠心耿耿,要不是他擋在前面,今天要死的人就是大飛了!”

    周星星頗為遺憾道,港島沒有死刑,也不知道法官會判大飛坐多少年牢,最好關他一輩子。

    “他叫大雞彪,還有一個弟弟叫小雞彪,在赤柱監獄服刑,他們兩個是孤兒,十幾歲就跟著大飛在道上看場子收保護費,三個人感情很好!”

    坐在床尾的王富貴補充道,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大飛三人都栽在他的手里,大飛和小雞彪進了赤柱監獄,很可能要在里面待一輩子,大雞彪更是直接送了命,一了百了,想到這里,他又面色復雜道:

    “十年前,我們還在一起喝酒劃拳,稱兄道弟,十年后,誰也沒有想到會是現在的情形!”

    “你不用放在心上,他們是罪有應得,放高利貸,販賣毒品,走私軍火,隨便一條都是傷天害理的罪行!”

    一旁的曹達華開口安慰,他拍了拍王富貴的肩膀,嬉皮笑臉地自嘲道:

    “你看看我,在洪興臥底了十幾年,還是最底層的小弟,可以說是一事無成,一件大案子都沒有,全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小道消息!”

    聞言,王富貴笑著搖了搖頭,開口解釋道:

    “我只是感慨一下罷了,世事無常,現在這樣更好,起碼我可以安安穩穩地過日子,不用擔心有人找我報仇!”

    ......

    張郎看了一眼右手腕上的江詩丹頓,已經7點10分,陪著周星星三人足足聊了半個小時,是時候起身離開了,他還準備和何敏共度良宵呢。

    想到這里,他拉著何敏站起身子,看向周星星三人告別道:

    “你們聊,我和何敏有事先走一步,下次再見!”

    “張sir,何老師,下次再見!”

    曹達華和王富貴起身相送,周星星也在病床上坐起身子,目送二人離開。

    張郎拉著何敏一邊往410病房門口走去,一邊回首看向曹達華和王富貴道:

    “你們兩個回去陪著周星星,不用送我和何敏!”

    “知道了,張sir!”

    曹達華和王富貴停住腳步,等張郎領著何敏消失在病房門口,他們二人才往回走去,三個大男人繼續圍繞著病床聊了起來。

    “周sir,你能不能借一張照片給我?”

    看著白白凈凈的周星星,曹達華面色糾結道。

    “別叫周sir了,我們兩個是搭檔,你以后就叫我阿星吧,我就叫你阿達。”

    說罷,周星星又好奇道:

    “你要我照片干什么?”

    “事情是這樣的,我有一位女性筆友,我們交往了三年時間,她要我郵寄一張照片過去,你看看我的樣子,萬一她不滿意,和我斷絕聯系怎么辦?”

    曹達華擔心地解釋道。

    “你打算郵寄我的照片?”

    望著患得患失的曹達華,周星星語氣遲疑道。

    “是啊,是啊,阿星長得這么帥,她一定會滿意的,要是郵寄我自己的照片,我怕嚇到她!”

    為了得到周星星的照片,曹達華舔著臉諂媚道。

    “你能這么想,我很欣慰,長得丑沒有錯,郵寄照片嚇到別人就不好了!”

    周星星滿意地點了點頭,右手拍著胸脯大大方方道:

    “你放心吧,我回去就找一張最帥的照片給你,誰讓我們兩個是搭檔呢!”

    “這不是騙人嗎?”

    一旁的王富貴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聞言,曹達華和周星星怒目而視,脫口而出道:

    “你知道什么是善意的謊言嗎?”

    ......

    與此同時,張郎正拉著何敏走向瑪嘉烈醫院一樓大廳出口,和趕來的阿力不期而遇,他看向行色匆匆的阿力,主動迎了上去,開口笑道:

    “阿力,我們又見面了,看你行色匆匆的樣子,有什么事情嗎?”

    “我大哥打電話找我,不知道什么事情!”

    阿力搖了搖頭,頗為意外地看了一眼張郎,沒想到又在醫院碰見對方,他最近正被一伙不明底細的人跟蹤,每次行動都要故意兜圈子來甩掉那些人,浪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這也是他行色匆匆的原因。

    他又看向和張郎手牽手的何敏,只見對方面容姣好,身姿綽約,心里面羨慕不已,張郎可真是艷福不淺,口中疑惑道:

    “這位是......?”

    “她是我女朋友,愛丁堡中學英語老師,你可以叫她何敏,或者是何老師!”

    張郎瞥了一眼何敏,攬著她的腰肢看向阿力介紹道,言語之中頗為得意。

    “何老師,你好,我是張郎的朋友,你可以叫我阿力!”

    阿力伸出右手,微笑著自我介紹道。

    “阿力,你好!”

    何敏同樣伸出右手,和阿力簡單地握了一下,端莊大方,讓張郎感覺倍有面子。

    鈴鈴鈴~~

    一陣陣電話鈴聲從阿力的口袋里傳出,

    “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一步,下次再見!”

    阿力從口袋里掏出移動電話,一邊按下接聽鍵,一邊向張郎和何敏告別道。

    “你去忙吧,下次再見!”

    張郎微笑著點了點頭,看著阿力一邊打電話,一邊走向醫院內部,心里面若有所思,直到對方走進樓梯拐角消失不見,他才領著何敏繼續往醫院外走去。

    不一會兒,二人便趕到瑪嘉烈醫院停車場,走近法拉利跑車,替何敏拉開左側車門,待她坐好以后,張郎繞到右側走進車內,發動引擎,開始駛向溫柔鄉街道。

    “阿郎,你怎么了?”

    在醫院大廳遇見阿力之后,張郎一直皺著眉頭沉默不語,何敏擔心不已,最終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沒什么,你不用擔心!”

    張郎拋開心中的思緒,臉上恢復笑容,他看向滿臉擔憂的何敏,口中解釋道:

    “我在思考問題,心里面難以取舍,沒什么大不了的,你不要瞎想!”

    “什么問題?”

    何敏眉頭微皺,見張郎糾結了這么長時間,她心里還是放心不下,語氣遲疑道:

    “如果方便的話,你可以告訴我,我幫你參考一下!”

    “當然方便,我相信你!”

    張郎目視前方,一邊開車,一邊解釋道:

    “我遇到一件案子,掌握的線索不少,可以很快破案立功,但是這件案子已經有人負責了,而且長達八年時間,你說,我應該插隊嗎?”

    “我覺得不應該!”

    何敏瞥了一眼張郎,在心里組織了一下語言,口中斟酌道:

    “你既然遲疑了,就說明你心里也覺得不應該插隊,但是案子的功勞又誘惑著你,不甘心就這樣錯過,相比功勞,我覺得個人的品行更加重要,別人付出了那么多,最好不要輕易奪取!”

    聞言,張郎想了一會兒,事實確實如此,輕易插手的話總歸是吃相太難看,自己又不缺這一件功勞,對自己而言,不過是錦上添花,并不是非爭不可,大家同樣是臥底出身,阿力又付出了那么多,自己要是肆意插手的話,肯定會讓警隊的領導產生不好的印象。

    想到這里,張郎心里徹底放松下來,一切全憑天意,要是李文彬等人查出這件案子的話,那就不怪自己了,畢竟自己什么都沒有做,也沒有理由阻止手下破案立功。

    當然,真到那個時候,他一樣會在行動報告里面寫上阿力的名字,不至于讓對方八年的努力付諸東流,至于他的上線,那就只能自認倒霉了,畢竟是意外嘛!

    看著前方的十字路口,張郎直接調轉車頭,進入皇后大道東,猛踩油門,法拉利跑車不斷加速,宛如一道紅色閃電,徑直駛向大道盡頭的君度酒店。

    “阿郎,你開慢一點,車速太快了!”

    何敏緊抓著安全帶,聲音驚慌,她望著窗戶外飛速后退的夜景,發現不是回自己家,也不是回溫柔鄉的路線,忍不住疑惑道:

    “阿郎,我們要去哪里?”

    “你不是想去半島酒店嗎?”

    張郎看向面色驚慌的何敏,眨著眼睛戲謔道:

    “我覺得君度酒店更刺激,尤其是頂樓的總統套房,站在落地窗前可以俯瞰整個香港,一晚上需要花費我一個月的工資,我們可以在陽臺上一邊欣賞夜景,一邊暢談人生,坐上一整夜!”

    “坐上一整夜?不行,我明天還要上班呢!”

    何敏莫名其妙地看了張郎一眼,語氣呆萌道:

    “最多陪你坐到12點,中環警署又不遠,我們可以隨時見面,哪有那么多話要說!”

    ......

    就在張郎載著何敏駛向君度酒店的時候,阿力將林昆接出瑪嘉烈醫院,二人又馬不停蹄地趕往觀塘區長輝工業大廈。

    到達目的地,走下奔馳轎車,阿力看著不遠處的長輝工業大廈,又瞥了一眼旁邊的林昆,語氣疑惑道:

    “昆哥,我們來這里干什么?”

    聞言,閉目養神的林昆睜開雙眼,聲音平靜道:

    “廚房在這里,菜出了問題!”

    阿力面色一愣,沒想到林昆居然帶自己來毒品加工廠,這可不是對方一貫的作風,心里面也是遺憾不已,事發突然,他并沒有攜帶微型攝像機,自然也無法拍下廚房里面的犯罪證據。

    看著鎮定自若的林昆,阿力連忙道:

    “昆哥,菜出了問題,我們快點上去,看看能不能挽回損失!”

    “你急什么?”

    林昆白了他一樣,皺著眉頭解釋道:

    “我只知道廚房在長輝工業大廈,不知道具體在哪一層樓,哪一間屋子,耐心等著,廚房的負責人會來接我們的!”

    看著目瞪口呆的阿力,林昆拍了拍他的肩膀,語氣調笑道:

    “做我們這一行的,被抓住就是一輩子的事情,必須小心謹慎,如果不是菜出了問題,打死我都不會來這里。

    你要記住,我們是做莊的人,我已經想好了,等這個月結束,我就帶著家人移民國外,公司會交給你負責,每個月至少3000萬的營業額,到時候別說買房子,你連豪華游艇都買得起。”

    “昆哥,你打算去哪個國家?”

    阿力心中一動,忍不住試探道。

    “你問那么多干什么?又忘記規矩啦?”

    林昆眉頭微皺,他直接跳過這個問題,繼續解釋道:

    “等你坐莊以后,一定要把貨倉、廚房、還有買家分隔開,這三個部門的負責人不能是相互認識的人,免得他們聯合起來架空你。

    部門之間用腳聯系,腳與腳之間也要是陌生人,你自己不要輕易插手,這樣的話,即使被警察抓住一部分人,線索也會斷掉,他們沒有證據的話,就不能拿你怎么樣!”

    見林昆自信滿滿的樣子,阿力笑著道:

    “昆哥,照你這樣說的話,我們坐莊的豈不是高枕無憂了,每個月至少3000萬營業額,一年就是3億6000萬,我跟了你八年,那就是28億8000萬,再加上八年前賺的錢,那你豈不是身價幾十億的大富豪?”

    聞言,林昆笑著拍了拍阿力的腦袋,語氣戲謔道:

    “你看我像是身價幾十億的大富豪嗎?賬不是這樣簡簡單單的算術題,公司壟斷了港島百分之八十的海洛因生意,我手下包括你在內,不超過10個人,論起武力的話,連一間酒吧看場子的古惑仔都比不了,憑什么占據這么大的利潤?”

    沒指望阿力可以回答這個問題,林昆繼續解釋道:

    “這是一張無形的大網,它的范圍不只是港島,而是整個世界,我們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份子,從進貨到出貨,每一個環節都需要花錢打點。

    等我離開的時候,會把你介紹給港島真正的大毒梟,他才是毒品生意的大贏家,當然,對于整個交易網絡來說,他也是微不足道的一份子!”

    說完,他看向面色震撼的阿力,語氣嚴肅道:

    “你要記住,我們做莊的并不是高枕無憂,只有得到那位大毒梟的認同,你才能占據更大的市場份額。

    除此以外,還有香港警察,尤其是臥底警察,他們往往會在關鍵時刻給予你致命一擊!”

    “我知道了,昆哥!”

    阿力面色平靜地點了點頭,心中卻是波濤洶涌,他看向長輝工業大廈,借此避開林昆攝人的目光,轉移話題道:

    “昆哥,廚房的負責人怎么還沒出來?”

    聞言,林昆眉頭微皺,他想了一會兒,最后啞然失笑道:

    “身體越來越差,連腦子都糊涂了,看來是時候退位讓賢,把公司交給你打理了!”

    望著目光疑惑的阿力,林昆笑著解釋道:

    “我之前吩咐過他廚房的規矩,除了廚師以外,只有我一個人能進廚房,他肯定是看見你和我在一起,現在正躲在暗處觀察我們呢!”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达人3下载地址 河北快三走势图今天 配资炒股的风险有哪些 36选7好彩1技巧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35期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股票用什么软件 三分PK拾怎么做计划 同花顺开放接口api 白小姐开奖结果 pk10规律图解 产业基金配资比例 pk10计划软件公式 快乐双彩全部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下载官方版本 大乐透不变的规律技巧 福彩3d猜大小怎么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