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香港警察 > 第55章 渣男必須死
    “阿潤,十三妹,歡迎來家里做客,我們又見面了!”

    看著站起身子不敢置信的阿潤以及十三妹,張郎勉強笑道,心里面也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他看向滿桌子的美味佳肴,心道這不會是我最后的晚餐吧!

    “阿郎,你們認識?”

    不等阿潤和十三妹反應過來,周文麗倒是先看向張郎好奇道。

    “嗯!”

    張郎微微點頭,莞爾而笑道:

    “我認識十三妹的爸爸曹達華,他是灣仔警署的臥底警察,就在昨天,我們還合作破獲了一起軍火走私案!”

    為了隱藏自身的秘密,害怕大大咧咧的十三妹多嘴向文麗告狀,張郎決定率先爆料,轉移十三妹以及阿潤的注意力,要是曹達華已經告訴了十三妹的話,張郎心里還有另外一個猛料。

    他知道十三妹喜歡東星的可樂,如果他所料不錯的話,可樂正是東星的白頭翁派去殺害咸濕及其情婦的殺人兇手,對方現在應該離開了香港,跑路去了珠海一帶。

    “什么?!”

    十三妹果然大吃一驚,難以置信道:

    “我爸爸是臥底警察,不是古惑仔?!”

    一旁的阿潤也是驚訝不已,沒想到平日里畏畏縮縮的達叔竟然是臥底警察,她看向張郎狐疑道:

    “阿郎,你沒有騙我們吧?”

    “當然沒有!”

    張郎微微搖頭,一本正經道:

    “我怎么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呢?你們回去問一下達叔就知道了,他這個月休假,下個月正式加入灣仔警署重案組,和周星星一起搭檔,前途一片光明!”

    “我就說嘛,他好端端地讓我去什么警察學院,原來他自己就是警察!”

    十三妹面色欣喜,激動地喃喃自語,原來她父親一直都是無名英雄,而不是洪興里面任人欺負的古惑仔。

    “好了,都坐下吧,我們邊吃邊聊!”

    莎蓮娜笑著招呼一句,她看向餐廳外的張阿姨道:

    “張阿姨,麻煩你添一副碗筷!”

    “知道了,方小姐!”

    ......

    眾人圍桌而坐,阿潤低著腦袋沉默不語,十三妹倒是不時地看向張郎以及周文麗,見二人舉止親密,她暗自忍耐著,自己可不能多嘴,一時口快只會毀了阿潤的前程。

    看著安安靜靜用餐的阿潤以及十三妹,和之前相比判若兩人,周文麗不由地疑惑道:

    “阿潤,十三妹,你們兩個怎么了?”

    “沒什么!”

    阿潤抬頭看向周文麗,連忙轉移話題道:

    “文麗姐姐,謝謝你給我媽媽在劇組里面安排了一份工作,這樣一來,我和媽媽又能生活在一起了!”

    “不用謝,舉手之勞罷了!”

    周文麗微微搖頭,她看向阿潤笑道:

    “你一個人去臺灣拍戲難免孤單,我也不放心,正好讓伯母陪你一起!”

    “你要去臺灣拍戲?!”

    張郎心中一驚,忍不住驚呼出聲。

    “人家去不去臺灣拍戲,關你什么事?!”

    被張郎的大嗓門嚇了一跳,莎蓮娜翻著白眼不滿道:

    “你干嘛那么大聲音?!”

    “不好意思,失誤,失誤!”

    張郎心虛地賠笑一聲,接著便看向阿潤吩咐道:

    “阿潤,你去那里拍戲記得保護好自己,天黑以后不要一個人外出活動,我聽說那里有一個竹聯幫,行事囂張跋扈,無法無天,比我們這里的古惑仔還要狠!”

    “嗯,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阿潤低眉順眼道。

    “多管閑事,你和阿潤什么關系呀?!”

    十三妹冷笑著諷刺一句,目光不屑。

    “十三妹,阿郎是我朋友,更是我媽媽的救命恩人!”

    不等張郎回答,阿潤連忙出聲,她看向十三妹,目光懇求,

    “你知道了嗎?!”

    “知道啦,知道啦,張郎是你的大恩人,他是天底下最善良誠實的人,這樣行了吧?!”

    十三妹翻了翻白眼,心里也是一陣后怕,剛才差點就忍不住了,滅了張郎事小,害阿潤不能成為大明星事大。

    “伯母的救命恩人?”

    周文麗好奇地看向阿潤,感興趣道:

    “阿潤,可以說說是怎么回事嗎?”

    “當然可以!”

    阿潤笑著點了點頭,回憶著說道:

    “不久之前,我媽媽做眼部手術需要一萬港幣,不然的話,會有徹底失明的危險,我和十三妹只有五千港幣。

    在一場擂臺比賽中,阿郎幫我把五千港幣變成一萬港幣,我媽媽的手術費湊齊了,經過醫生的治療,她現在徹底康復了。”

    微微停頓,阿潤瞥了一眼十三妹,開口笑道:

    “不僅如此,就在上個星期,有一幫匪徒想非禮我,幸好阿郎偶然遇見,不但趕跑了匪徒,還從他們的手里拿回達叔的彩票,也就是十三妹的爸爸,獎金足足有六十多萬港幣,他們家終于有機會搬離缽蘭街,十三妹心里也是非常地感激張郎!”

    “原來如此!”

    周文麗了然地點了點頭,她看向阿潤遲疑道:

    “阿潤,有句話不知道該不該說!”

    “你說吧,能告訴你的我一定告訴你!”

    阿潤注視著周文麗,目光緊張,不知道她要說些什么。

    “那我就直說了!”

    周文麗笑著點了點頭,直白道: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住在半島酒店,穿的也是俏佳人品牌,又說自己家里窮,我猜測那些花費都是你男朋友支付的!”

    見阿潤微微點頭,周文麗繼續道:

    “公司為你安排的是清純路線,會對外宣布你沒有男朋友,這樣做的話,對你們之間會不會有什么不好的影響?”

    “沒有,他不會在意的!”

    阿潤微微搖頭,又不著痕跡地瞥了一眼張郎,目光幽怨。

    “那就好,快點吃飯吧,菜都涼了!”

    “嗯!”

    ......

    大約二十分鐘以后,

    眾人用餐結束,阿潤和十三妹提出告辭,

    “文麗姐姐,莎蓮娜姐姐,阿郎,我和十三妹先回去了,下次再見!”

    “已經這么晚了,你們兩個就在這里住一夜,明天早上再回去吧!”

    拉著阿潤的雙手,周文麗熱情挽留。

    “不用了,我......”

    阿潤還想說些什么,卻是被周文麗出言打斷,

    “就這樣說定了,我帶你們去客房!”

    說罷,她拉著阿潤和十三妹便往二樓走去,只留張郎和莎蓮娜二人在一樓大廳。

    “你那是什么眼神?”

    見莎蓮娜緊盯著自己,目光奇奇怪怪的,張郎感覺渾身不自在,難道她在用眼神暗示自己立刻還車?想到這里,他從口袋里面掏出車鑰匙,一邊扔給對方,一邊開口抱怨道:

    “同樣是大股東,憑什么你開法拉利跑車,我一毛錢分紅都沒拿到,你這個鐵公雞,快點分紅派息,我下個月還要請中環警署的同事去半島酒店吃升職宴呢!”

    “分紅派息?”

    莎蓮娜接過車鑰匙,不屑地瞥了一眼張郎,傲嬌道:

    “有錢當然是拿來擴大生意了,干嘛要分紅?至于那輛法拉利跑車,那是公司的財產,不是我個人的!”

    “額!”

    張郎面色一滯,搖頭嘆息道:

    “我還以為是你自己花錢買的,原來是用的公司的錢,公司董事會同意你買法拉利跑車,為什么不同意分紅?這樣長期不分紅的話,還有人愿意投資我們公司嗎?”

    “長期分紅就能做大做強嗎?”

    莎蓮娜白了張郎一眼,耐心解釋道:

    “你、我、還有文麗妹妹,我們三個人占據集團51%的股份,其他都是持股比例不超過5%的中小股東,公司的錢就是我們的錢。

    買法拉利跑車只需要幾百萬,還能避稅,分紅要花幾個億,還要繳納高昂的個人所得稅,只不過是把錢從一個口袋轉移到另外一個口袋,干嘛要付出這么大的代價?

    至于公司董事會,那玩意有用嗎?你和文麗妹妹基本不過問公司的事,在莎蓮娜集團,我的意志就是公司的意志。

    至于怎么吸引投資者,說故事就好了,給他們畫上一張藍圖,再配上一句標語——讓我們一起為夢想窒息!”

    “讓我們一起為夢想窒息?”

    看著光芒四射的莎蓮娜,張郎喃喃自語道:

    “會有人這么傻嗎?”

    聞言,莎蓮娜撇了撇嘴道:

    “沒聽說過人傻錢多嗎?我跟你說一個真實的故事,在美國華爾街,一個叫貝爾福特的股票經紀人開了一家證券公司,講故事畫藍圖,欺詐發行股票,一家垃圾公司都能圈錢幾億美金,何況是我們的莎蓮娜集團!”

    微微停頓,莎蓮娜又繼續道:

    “在我們身邊也有類似的例子,大媽上街買菜還知道和菜販砍價,看看蔬菜是不是新鮮,貨比三家,這只是幾十塊錢的生意。

    同樣是這些人,她們去交易大廳買股票的時候,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就敢花幾千幾萬的積蓄,美其名曰投資,實際就是給人割韭菜送錢。

    還有更慘的,一些自詡投資專家的半吊子連交易規則都不清楚,就敢進入期貨市場,那里的金融大鱷更狠,拿石油期貨來說,你投資100萬,他們能讓你虧損1000萬,100萬保證金沒有了不說,還倒欠銀行900萬!”

    張郎咽了咽口水,還是和匪徒火拼安全些,沒有硝煙的金融戰場太可怕了,擺脫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他看向莎蓮娜為難道:

    “公司不分紅的話,我下個月請客吃飯怎么辦?”

    “公司不是不分紅,是現在不分紅,做大做強以后再考慮回饋投資者!”

    莎蓮娜翻了翻白眼,她從皮包里面取出一張銀行卡,一邊遞給張郎,一邊開口解釋道:

    “這是我的副卡,你拿去花吧,密碼就是你生日!”

    “里面有多少錢?”

    張郎伸手接過銀行卡,隨口問道。

    “這是我的工資卡,每個月100萬港幣,我花了一些,里面還剩幾十萬港幣,足夠你請客吃飯的了!”

    莎蓮娜無所謂道。

    “什么?!每個月工資100萬?!”

    張郎大吃一驚,一邊將銀行卡揣進自己兜里,一邊嬉皮笑臉道:

    “這怎么好意思呢?”

    望著潑皮無賴的張郎,莎蓮娜抱著雙手戲謔道:

    “你女朋友文麗更有錢,怎么不找她要點?是不是做了什么虧心事?比如在學校里面和某位女老師卿卿我我?”

    聞言,張郎心中一驚,表面上卻是故作淡定,他走到莎蓮娜跟前,在她的耳邊輕聲低語,

    “既然你都知道了,為什么還要對我這么好呢?銀行卡密碼也是我的生日,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愛我?”

    “呸~~”

    莎蓮娜輕啐一口,連忙推開張郎,惱羞成怒道:

    “你別胡說八道,我只是不想看見文麗妹妹傷心難過,你真是個混蛋!”

    說罷,不等張郎回應,莎蓮娜便氣呼呼地往樓上走去。

    “喂,我是開玩笑的,你別生氣啊!”

    張郎大聲喊道。

    “你去死吧,我明天就去銀行修改密碼,改成我父親的忌日!”

    莎蓮娜的聲音從二樓傳出。

    “不要啊!我錯了,大人饒命!”

    為了每個月100萬的零花錢,張郎果斷跪地求饒。

    “渣男必須死!”

    砰~~

    莎蓮娜的嗔怒聲和摔門聲一并傳出。

    ......

    “莎蓮娜姐姐怎么了?”

    周文麗從二樓走下,看向大廳中的張郎疑惑道。

    “沒什么,她大姨媽來了,心情不好!”

    張郎胡說八道一句,在周文麗嗔怪的眼神中,攬著她的纖腰笑道:

    “你知道莎蓮娜父親的忌日是哪一天嗎?”

    聞言,周文麗瞥了他一眼,面色古怪道:

    “你問這個干什么?”

    “沒什么,我打算到時候去祭拜一下伯父!”

    張郎認真道,他還是第一次想到這樣的問題,至于女友文麗,她的爸爸并沒有確切的死亡消息,而是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失蹤了,從此杳無音信。

    “她爸爸的忌日和你的生日是同一天,都是8月18日!”

    周文麗無奈道。

    “What?!Areyoukidding?!”

    (翻譯:什么?!你在開玩笑嗎?!)

    張郎大吃一驚,一句鳥語脫口而出,難道是我自作多情了?銀行卡密碼到底是莎蓮娜父親的忌日,還是自己的生日?

    “你在想什么呢?”

    周文麗纖細的右手在張郎的眼前晃了晃,聲音甜膩道:

    “已經這么晚了,我們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工作呢!”

    張郎從自己的思緒中驚醒,看著溫柔可人的周文麗,一把將其攔腰抱起,接著便往三樓的主臥室走去,面色揶揄,

    “春宵一刻值千金,晚上的功課還沒有做呢,做完再休息!”

    “啊!”

    周文麗驚呼一聲,面色羞紅,微微嗔怒道:

    “你干什么呢?家里還有客人,快點放我下來!”

    “你放心吧,她們不會聽見的!”

    不顧周文麗的掙扎,張郎抱著她徑直走向雪白的床褥......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达人3下载地址 时时七乐彩 北京快三下期和值预测 江苏体彩十一选五手机版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360 期货配资网上开户 海王星百家乐 下载广西快三快十 上海11选5走势图 海南飞鱼游戏规则 浙江20选5开奖公告 新浪博客临沂股票配资 河北11选五玩法 吉林11选5走势图同步 好彩1最新预测 海南体彩4 1 浙江飞鱼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