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香港警察 > 第60章 名單與倪坤
    “好了,我們回去吧!”

    林昆笑著拍了拍阿力的肩膀,接著便走向不遠處的十字路口,他伸手招攬了一輛路過的紅色出租車,回首喊道:

    “阿力,你快點過來,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

    “我來了,昆哥!”

    阿力從自己的思緒中驚醒過來,看向不遠處正笑盈盈等著的林昆,他連忙回應一聲,腳下小跑著跑了過去,和林昆一起走進出租車內,向著香江花園13號別墅,也就是林昆的家駛去。

    大約三十分鐘以后,一輛紅色出租車停在一棟三層別墅院子前,從車上走下來兩人,正是林昆和阿力。

    走進院內,迎面便是一直等待著的袁詠雪,她看見林昆和阿力便迫不及待地詢問道:

    “阿昆,事情辦得怎么樣了?”

    “你放心吧,都處理完了,我們下個星期一就離開香港!”

    林昆一邊扶著袁詠雪往屋內走去,一邊溫柔著說道,阿力跟在兩人身后不遠處,雙手緊握,又忍不住松開,眼神迷茫,又恢復堅定。

    走進客廳,林昆扶著袁詠雪坐在沙發上,他轉身看向阿力,語氣平靜道:

    “阿力,你跟我來一趟!”

    說罷,他便往樓上走去,阿力看向袁詠雪微微點頭,口中笑道:

    “嫂子,我和昆哥上去了!”

    “嗯!”

    袁詠雪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阿力也不在意,他徑直走向樓梯,三步并兩步地追上林昆,緊跟其身后。

    走進書房,林昆將房門關閉,拴上保險,拉上窗簾,他一邊走向書架,一邊開口解釋道:

    “這份客戶名單只有我和你嫂子知道,它記錄了所有和我交易過的下家,對他們而言,這份名單具有非同一般的威懾力。

    當然,這是同歸于盡的招數,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你千萬不要試圖威脅那些人,他們一個人的力量不算什么,加在一起就難以招架了!”

    說罷,他挪開書架,后面是一間暗格,里面鑲嵌著一道保險柜門,很顯然,這是一個鑲嵌在別墅墻體里的保險柜,隱秘而安全。

    當著阿力的面,林昆輸入密碼,將暗室里的保險柜打開,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件棕黃色的文件袋,林昆取出文件袋,從中抽出一疊白色表格,他看向阿力解釋道:

    “我不相信電腦,只相信這些白紙黑字的文件,它們是我一筆一筆親自寫上去的,在這個世界上,一共有兩份名單,一份在這里,一份在我腦子里!”

    說罷,他將手上的文件遞給阿力,微微笑道:

    “你看一下,大概做到心中有數,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就問我!”

    “我知道了,昆哥!”

    阿力強忍住激動,語氣平靜道,他接過文件,迫不及待地瀏覽起來,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剛剛見過面的四人,有他們的聯系電話、居住地址、每個月的進貨量、人際關系、每份文件的右上角還貼著一張證件照,也不知道林昆是從哪里弄來的。

    在這四份文件的下方,是其他大大小小客戶的名單,記錄的內容都差不多,只是相比之前的四人,這些人的進貨量卻是遠遠不如,幾十個人加在一起勉強和湯姆四人持平。

    快速瀏覽完手上的幾十張名單,最后一份文件成功引起阿力的注意,上面只有一串電話號碼和倪先生三個字,連一個完整的名字都沒有,更不要說是照片了,看到這里,阿力忍不住看向林昆好奇道:

    “昆哥,這位倪先生是誰?文件上面什么交易記錄都沒有,他也是你的客戶嗎?”

    “當然不是!”

    林昆微微搖頭,面色嚴肅道:

    “我們這一行和警察一樣,也是分區的,灣仔區、屯門區、東九龍、西九龍等等,實力強大的人,一個人占據幾個區,實力弱小的人,幾個人瓜分一個區。

    在此之上就是這位倪先生,我們每個人都要交數給他,只有得到他的認可,我們才能在各自的地盤上做買賣,如果說察猜將軍是源頭,那么這位倪先生就是末尾,做事必須有頭有尾,缺一不可,而我們這樣的莊家就是中間環節,賺取一部分利潤!”

    “我知道了,昆哥!”

    阿力微微點頭,看來這位所謂的倪先生就是林昆背后的金主,想到這里,他忍不住問道:

    “昆哥,你什么時候帶我去認識一下這位倪先生?”

    “我不能帶你去!”

    出乎阿力的預料,林昆微微搖頭,他看向疑惑不解的阿力解釋道:

    “倪先生非常的謹慎,他已經知道你是我的門徒,即將接盤全部的生意,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不愿意現在就見你。

    不過沒關系,你只要按月交數就行了,等他足夠信任你的時候,會打電話約你見面的,除此以外,對你做生意并沒有什么影響!”

    “我知道了,昆哥!”

    阿力微微點頭,他瞥了一眼最后一份文件,快速記憶,將這位神秘倪先生的電話號碼暗自記在心里,記好以后,他看向林昆試探道:

    “昆哥,這位倪先生是什么人?他叫什么名字?”

    聞言,林昆眉頭微皺,遲疑了一會兒,最終還是開口解釋道:

    “他是倪家的家主,倪坤!”

    說罷,他看向若有所思的阿力,翻了翻白眼道:

    “你是警察嗎?問那么多干什么?把文件還給我!”

    “啊!我......”

    阿力大吃一驚,沒想到林昆居然要把這份文件拿回去,難道對方發現了什么?還不等他開口解釋,卻是被林昆出言打斷,

    “你什么你,難道讓你把文件帶回家嗎?”

    白了阿力一眼,他又繼續道:

    “跟了我這么多年,還住在那間出租屋里,讓你把文件帶回家,萬一被小偷偷了去,那我們兩個不是完蛋了嗎?”

    林昆一邊說著,一邊從阿力的手中拿回文件,重新封裝好,轉身放進保險柜里,鎖好保險柜門,又將書架挪回原位,將暗格里的保險柜遮擋起來。

    他拍了拍手,笑著解釋道:

    “這么重要的東西,還是放在保險柜里比較安全,密碼你應該記住了吧?等我們移民以后,這間別墅就送給你了!”

    “我知道了,謝謝昆哥!”

    阿力佯裝欣喜,心里也松了一口氣,不是懷疑自己就好,大不了多等兩天再拿文件。

    “嗯!”

    林昆微微點頭,他看向阿力語重心長道:

    “阿力,不是大哥說你,以后別賭錢了,你跟了我八年,賺的錢全都送給了賭檔,連屬于自己的房子都沒有!

    三年前,你輸錢輸瘋了,竟然和賭檔的人借高利貸,要不是我連夜帶錢去贖你,他們真的會砍掉你一只手!

    以后我不在了,你一個人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千萬別去賭檔了,再多的錢也經不起輸,你知道了嗎?!”

    “我知道了,謝謝昆哥!”

    阿力面露苦澀,這些全都是假的,那些放高利貸的人也是警察假扮的,一方面是為了演戲取信林昆,另外一方面卻是合理地輸掉阿力販毒賺的錢,上交警隊!

    “嗯,你知道就好,我們出去吧,中午在家里吃飯,我們兄弟兩個以后山長水遠的,也不知道還能見幾次面,要是我的換腎手術失敗的話,你可就一輩子都見不到大哥了!”

    林昆笑著拍了拍阿力,二人一起勾肩搭背地走出書房,阿力勉強笑了笑,沒有說話,因為他知道,林昆的換腎手術不會失敗,他沒有機會去美國了,始作俑者正是自己!

    ......

    晚上6點10分,

    西貢小街36號,阿力的出租屋,

    “阿力,事情辦得怎么樣了?”

    看著面色平靜的阿力,李修賢迫不及待地問道,張郎瞥了兩人一眼,又繼續埋頭看書,下個月的督察考試迫在眉睫,他最緊張的便是筆試部分,無論是上輩子,還是穿越來的這輩子,考試什么的最討厭了,最最關鍵的是他還反抗不了,只能乖乖地躺下享受,好嗨呀!

    “我已經看過林昆的客戶名單了,一共有大大小小的五十名客戶,其中四人占據了一半的出貨量,分別是美國的湯姆、臺灣的高馬寶、香港本地的呂德子、宋旅旭。

    除此以外,還有一位隱藏的神秘人倪坤,他是倪家的家主,也是林昆背后的金主,按照林昆的說法,香港本地大大小小的賣家都要給倪坤交數,他的電話號碼是......”

    聞言,李修賢面色一喜,他連忙掏出隨身的筆記本和鋼筆,將阿力所說的信息記錄下來,尤其是林昆的四位大客戶和金主倪坤的名字,以及倪坤的電話號碼。

    旁邊的張郎也是詫異地看了一眼阿力,沒想到林昆背后的金主竟然是倪坤,他對倪坤并不了解多少,對他的兒子倪永孝和陳永仁倒是略知一二。

    簡單一句話概括起來就是,一家子悲劇,壞人死了,好人死了,不好不壞的也死了,唯一幸存下來的,估計只有陳永仁的小女兒,他一直到死都不知道的小女兒!

    好吧,這還是悲劇,不過總算是給人留下一點欣慰,有道是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當然,以上的悲劇現在還沒有發生,也許他可以冒充神棍給倪永孝和陳永仁算上一卦,如果對方愿意相信他的話!

    將腦海里面亂七八糟的想法趕走,張郎合上書本,坐直身子,他看向阿力平靜問道:

    “阿力,你有沒有拿到客戶名單?還有,林昆打算什么時候移民?移民去哪里?”

    聞言,李修賢停下手中正在書寫記錄的鋼筆,目光期待地看向阿力,在二人的注視下,阿力聳了聳肩膀,語氣無奈道:

    “沒有拿到客戶名單,林昆只是給我看了一遍,接著又放回書房的保險柜里,保險柜的位置和密碼我都知道。

    他準備移民以后將別墅送給我,那份名單也就不需要轉交給我了,直接放在書房的保險柜里就好,既安全又隱蔽!”

    說罷,他遲疑了一會兒,又繼續道:

    “林昆打算全家一起移民美國,他給美國紐約的一家私人醫院捐了一大筆錢,醫院通知他下個月去做換腎手術,還有他小女兒的心臟手術。

    我估計最多七天,他就要帶著家人離開香港,前往美國紐約!”

    “那還等什么?!”

    李修賢站起身子,一邊往出租屋外走去,一邊激動道:

    “我現在就去申請搜查令,一定要把那份名單弄到手,免得夜長夢多!”

    “李sir,等一下!”

    阿力忍不住出聲阻止,見李修賢停下腳步,轉身看著自己,他又不由地遲疑起來,口中吞吞吐吐道:

    “李......李sir,能不能等這個星期結束,昆哥這幾天非常開心,我這八年來都沒有見他這樣開心過,我想讓他開心過完移民前的最后幾天!”

    “你說什么?!”

    李修賢憤怒地看著阿力,口中咆哮道:

    “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你和林昆之間的一切都是假的,他是賊,你是兵,這就像一場兵賊游戲,只有輸贏,沒有感情!

    再說了,像林昆這樣的大毒梟,根本就是死不足惜,一天快樂日子都是奢侈,他這輩子為了一己私利,坑害了多少人?!你算得清楚嗎?!”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

    阿力痛苦地蹲下身子,揪著自己的頭發,聲音崩潰道:

    “他是毒販,他對不起所有人,但是他當我是親弟弟,從來沒有對不起我啊!我這么做不是為了他,而是為了我自己,我想減少自己的負罪感,我不想將來去看心理醫生!”

    說罷,他抬頭看向李修賢,聲音懇求道:

    “李sir,八年了,整整八年了,我從來沒有求過你什么,就這一次,我求你給昆哥一個星期的時間,按照他的罪行,他這輩子都出不來了,就讓他和家人一起多過幾天吧!”

    “答應他吧,已經等了八年,再多等幾天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張郎站起身子,看向李修賢道:

    “安排警力暗中盯著林昆,再跟離境處打一聲招呼,他跑不了的!”

    說罷,他又看了一眼瀕臨崩潰的阿力,面色復雜道:

    “臥底也是人,也有感情,李sir,你不會真的希望將來幫他找心理醫生吧!”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达人3下载地址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河北11选5体彩一定牛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组最大遗漏 垃圾上海快三开奖查询 最新免费体验配资 怎么买指数股票 炒股入门知识视频教程 体彩大乐透中奖对照表 开奖结果 神测网幸运28公认最准 26选5开奖最新信息 吉林快三助手下载安装 一分钟11选5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四肖选一肖www949488 浙江十一选五复式计算表 江苏11选5组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