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香港警察 > 第63章 黃志誠督察
    警察總部,毒品調查科,

    “感覺怎么樣?”

    李修賢看著滿眼新奇的張郎問道。

    “感覺還不錯!”

    張郎笑著點了點頭,他看向李修賢開玩笑道:

    “不來警察總部不知道自己警銜低,我轉悠了一圈,總部除了樓高點,辦公室大點,警員多點以外,最惹人注意的便是大家肩膀上的警銜標志,滿眼都是上級警官!”

    說罷,他聳了聳肩膀,又補充一句道:

    “還有那些鷹鉤鼻子,下面的分警署可不多見,肩膀上全都是花!”

    “沒辦法,誰讓人家有背景呢!”

    李修賢故作無奈地攤了攤手,面色不屑,撇了撇嘴道:

    “他們也囂張不了多久了!”

    “嗯!”

    張郎微微點頭,他自然知道李修賢話里的意思,環顧四周,皆是港島本地人,沒有金發碧眼的外國佬,大家都是自己人,對二人的談話也是司空見慣,并沒有過多關注。

    “對了,林昆怎么樣了?”

    張郎看向李修賢好奇道,在原劇情里面林昆可是自殺身亡,他已經提醒了李修賢,按照對方謹慎的性格,應該不會再出現那樣的場景。

    “還能怎么樣?”

    李修賢翻了翻白眼,語氣嘲諷道:

    “一問三不知,自以為是的混蛋,他以為自己抗下所有的罪責,一人做事一人當,這樣就是英雄的行為嗎?!”

    “我覺得他是為了自己家人!”

    張郎聳了聳肩膀,語氣無奈道:

    “換句話來說,他不相信我們,認為警方無法鏟除倪坤等人,他害怕自己的證詞讓家里人遭遇不幸,打算犧牲自己來換取家人的平安!”

    微微停頓,他看向李修賢半認真半開玩笑道:

    “我覺得他的想法很有可能變成現實,我們警方八年前就知道林昆是毒販,結果還是用了八年的時間來搜集證據,那么倪坤呢?

    對方肯定比林昆還要小心謹慎,在林昆的手里,肯定沒有一擊必殺的關鍵性證據,他知道自己不可能一下子就把倪坤拉下水。

    或者說,即便是倪坤落網了,倪家還有其他人可以威脅報復他的家人,我們警方也不可能提供一輩子的保護!”

    “照你這樣說的話,我們豈不是拿倪坤毫無辦法了,還沒等我們搜集完證據,倪坤說不定都已經老死或者是病死了!”

    李修賢白了一眼張郎,語氣不滿道:

    “你這不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嗎?”

    “當然不是!”

    張郎搖了搖頭,這個鍋他可不背,他看向李修賢,面色認真道:

    “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像倪坤這樣的毒梟,說不定比我們還懂法律,時代不一樣了,以前靠的是打打殺殺,現在是用腦吃飯。

    這些混蛋不是自己學習,就是聘請專業的律師,洗白上岸,說不定哪天搖身一變就是所謂的上流社會,普通市民眼里的成功人士!”

    說罷,他又笑著聳了聳肩膀,話音一轉,語氣調侃道:

    “也許,不等我們警方搜集完證據,倪坤就會死于非命,被某個正義之士替天行道,給予他應得的惡果!”

    “喂,我們是警察,不是行俠仗義的江湖客,你別亂來啊!”

    李修賢看著意有所指的張郎,害怕對方做傻事,他忍不住出言提醒道。

    “你說什么呢?”

    張郎翻了翻白眼,他可不會暗殺倪坤,再說了,那么多犯罪分子,他要是一個一個地全部消滅的話,不是進監獄,就是進精神病醫院,成為史上最瘋狂的殺人狂魔,拋開這些亂七八糟的思緒,他睜大雙眼瞪著李修賢,語氣不滿道:

    “你這充滿擔憂的眼神讓我很難受呀,我像是變態殺手嗎?!”

    “當然不像!”

    不是李修賢的聲音,循聲望去,張郎面色一愣,原來是他,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對方正是未來暗殺倪坤的主謀,他與韓琛的老婆MARY串謀殺死倪坤后,一心以為可扶助韓琛上位,借此消滅倪家的殘余勢力。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沒有想到的是,倪坤的兒子倪永孝站了出來,倪永孝接管倪家幫會事務后,憑借個人的計謀重新控制幫會,更鏟除幫內的其他頭目,越做越大,難以控制。

    “我給你們介紹一下!”

    看見來人,李修賢笑著向張郎介紹道:

    “這位是灣仔警署重案組督察黃志誠,你可以叫他黃sir,他正負責調查倪家的黑幫活動,和我們這件案子有所重合!”

    說罷,他又指著張郎向黃志誠介紹道:

    “黃sir,這位是中環警署重案組見習督察張郎,你可以叫他張sir,或者是阿郎,他正和我一起調查林昆的販毒案件,幕后黑手正是倪坤!”

    “你好,黃sir!”

    “你好,張sir!”

    張郎和黃志誠相互握手,點頭微笑,二人算是正式認識了對方。

    “黃sir,你怎么會來我們毒品調查科?”

    李修賢笑著問道。

    “當然是為了林昆,他有沒有交代什么有用的供詞?”

    黃志誠迫不及待道,他一收到林昆被抓的消息就趕了過來,前幾天,李修賢就倪坤的事找到了他,一番商量之后,二人決定合作,共同調查倪家的販毒和黑幫活動。

    聞言,李修賢搖了搖頭,語氣無奈道:

    “他什么都沒有說,我帶你們去審訊室看看!”

    說罷,李修賢便走在前面負責帶路,張郎和黃志誠緊跟其后,三人一起向毒品調查科的審訊室走去。

    毒品調查科,審訊室,

    “他脖子上的傷是怎么回事?”

    李修賢領著張郎和黃志誠走進審訊室內,看見林昆脖子上纏繞著白色的繃帶,不由地沉聲問道。

    “李sir,這個家伙上廁所的時候,利用馬桶的沖水聲做掩護,砸碎墻面上的瓷磚,想用瓷磚碎片割頸自殺,幸好你提前吩咐過我們,不然的話,還真有可能被他得逞!”

    李修賢的一個手下滿臉慶幸道。

    “他傷得怎么樣?有沒有叫救護車?”

    瞥了一眼面無表情的林昆,一旁的張郎出聲詢問道。

    “沒事,他只是擦破了一點皮肉,我傷得可比他重多了,也許可以告他襲警!”

    李修賢的手下揚了揚自己纏繞著白色繃帶的右手,在發現林昆企圖自殺的時候,他立刻沖了上去,右手直接抓住鋒利的瓷磚碎片,導致自己被林昆割傷。

    “你挺幽默的嘛!”

    張郎笑著看了一眼受傷的警員,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勵道:

    “干得不錯,李sir會嘉獎你的!”

    瞥了一眼張郎,受傷的警員眼角抽搐,撇了撇嘴道:

    “張sir,我是毒品調查科的王督察,比你的警銜高一點,要尊重長官,知道嗎?”

    說罷,他看了看張郎放在自己肩膀上的右手,意思不言而喻,下屬不準拍上司肩膀。

    “其實,我也是督察!”

    張郎不動聲色地收回右手,面色淡定道:

    “通過下個月的督察考試以后!”

    “是嗎?”

    王督察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語氣戲謔道:

    “那我就在這里提前恭喜你了,張督察!”

    “謝謝,承你吉言!”

    張郎微微點頭,一臉平靜地走向審訊桌,心里卻是尷尬得要死,那個王督察沒有穿警服,看起來又非常的年輕,張郎沒有注意到他的胸牌,先入為主地認為對方比自己警銜低,這才鬧了一場烏龍,警察總部真是臥虎藏龍啊,一個看犯人的小弟都比自己警銜要高。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达人3下载地址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双今天 安徽11选5遗漏走势图 股票价格查询 吉林快三开奖 网上打码赚钱是真的吗 一分快三官方网站app 期货配资怎么做 陕西快乐10分走势图表 安徽快三豹子走势图 沪深股票价格排名 福建快三开奖走势图 福彩3d计划 股票博客论坛 幸运飞艇图标 北斗a1配资金返还吗 江苏快三人工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