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嫡妃驚華:一品毒醫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十年不晚
    慕晴雪的眼底當即劃過一抹流光,母妃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

    要知道平日里的這個時候,母妃總會去御花園賞花漫步,可今日卻留在宮中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好像在等著什么消息,看來是跟十一皇弟有關了!

    只見那宮人吞吞吐吐,麗妃一個眼神示意,身邊的宮女立刻上前往他手中塞了錠銀子。

    “回娘娘的話,十一殿下今晨身子不適,幸好永樂縣主及時診治,現已無大礙。”

    身子不適?

    麗妃的神色微微一僵,不愧是太后宮里的人,哪怕只是個小公公都知道點到即止。

    ……

    很快,不情不愿的慕晴雪已然站在了太后的跟前,而角落里的夏淺薇卻是注意到了殿外那不住往里頭張望的艷麗身影。

    “孫女向皇祖母請安。”慕晴雪眼角的余光冷冷的剜向夏淺薇,只是微微福了福身,那微仰的精巧下巴如同驕傲的孔雀,絲毫不肯流露出半分的謙態。

    慕元已然摸透了慕晴雪的性子,若換成平時,皇祖母或許還會睜只眼閉只眼,可眼下,她當真是不識局面。

    “跪下!”

    果不其然,這震怒的聲音突然迎頭劈下,慕晴雪渾身一震,下意識的迎上太后那冰冷至極的眼神。

    “怎么?在哀家面前你還想擺公主架子?”話音剛落,立刻有兩名大內高手上前,竟左右鉗制住慕晴雪將她牢牢的按在了地上!

    一聲痛呼傳來,被強制跪在地上的女子難以置信的抬起頭,眼眶不由得一紅,“皇祖母?”

    只見一個紅色的木箱被抬了進來,打開的那瞬間,一股濃郁的腥臭味隨即撲面而來。

    慕晴雪忍不住干嘔了幾聲,隨后厭惡的皺著眉頭望向那血粼粼的狐皮,惡狠狠的瞪向夏淺薇,“你……”

    殿外的麗妃見勢不妙,也顧不得通傳竟追了進來,一下子跪倒在太后的面前。

    “三公主年幼不懂事,懇請太后娘娘恕罪!”

    “哦?這么說,你是幫她認罪了?”

    太后的眼中似是跳躍著火光,這對母女從未見過她發這么大的火,雖然一向不待見她們,但最多只會不冷不熱的繃著臉,麗妃心中慌張無比,認罪?太后這話是什么意思?

    派去御醫院打探的人沒有帶來任何有用的消息,難道……她當即抬眼看向夏淺薇的方向,難道是這個丫頭從那銀霜炭里發現了什么東西懷疑到她的頭上了?

    正當忐忑之際,麗妃分明感覺到一股審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那難以形容的壓迫感瞬間籠罩全身,她忽然想起宮中的傳聞。

    當年死在太后手里的妃嬪不計其數,沒有絲毫母族支持的她能夠走到今日,那手段與智謀絕對非常人所能比擬。

    麗妃忽然意識到,或許自己能夠活到今日,真的只是因為太后厭煩了宮中的爾虞我詐,倘若觸及她的底線,只怕任何人都無法挽回局面!

    一向驕傲如斯的麗妃第一次哭得梨花帶雨楚楚可憐,哪還有平日里那種冷艷逼人的架勢,“太后娘娘息怒,是妾身管教無方,不知三公主所犯何事,求太后娘娘明示……”

    此時座上尊貴至極的婦人竟連一個眼神都不想施舍給麗妃,看見她那張狐媚妖艷的臉便覺得滿心的厭煩。

    “毛道長,您看這兩個人身上可有煞氣?”

    什么?

    麗妃和慕晴雪同時一愣,隨后一陣清風拂過,那神秘的道長竟是往她們身前甩了幾下拂塵,卷起一絲靜謐的淡淡香氣,可卻透著難以言喻的詭異感。

    只見毛道長在慕晴雪的面前停了下來,隨后滿面肅容,“公主殿下殺孽太重,狐煞聚頂,不但會連累了至親,時機一到怕是要大禍臨頭!”

    聽及此處,慕晴雪總算明白了,原來皇祖母是聽了這神棍的鬼話,才把自己宣來受罰的!

    麗妃最先反應過來,哭著求饒著,“冤枉啊!三公主平日里連一只螞蟻也舍不得踩,怎么可能有殺孽?求太后明鑒!”

    “是嗎?那她裙子上的血跡莫非是自己的?”太后一眼便戳穿了麗妃拙劣的謊言,眾人順著她的目光望去,果真發現了慕晴雪玫紅色的裙角一抹有別的鮮紅污漬。

    這……難道是方才刑罰宮女的時候沾上的?

    角落里的夏淺薇心中一動,沒有想到太后竟有如此細微的洞察力,只怕這僅僅是冰山一角,她年輕的時候不知是怎樣厲害的一個人兒。

    此時麗妃無比懊悔,她下意識的便用了在陛下面前常使的伎倆,可面對早就對她們不滿的太后來說,無疑是把更多的話柄交出去。

    她當即低下頭不敢做聲,太后見這對母女終于老實了,才冷哼了一聲,“晴雪,這白狐是你手底的人獵來的,你還命人百般折磨之后剝下了它的皮毛,哀家說的可有錯?”

    “……皇、皇祖母,孫女只是想送永樂縣主一份厚禮而已,至于其他的,孫女一概不知。若是惹得皇祖母不高興,孫女便讓那幾個狗奴才為仙狐償命……”

    麗妃心中頓時松了口氣,幸好今日自己的女兒沒有被那夏淺薇沖昏了頭腦,不論怎么說她都是太后的孫女,理應敲打一番就作罷了。

    誰知,那毛道長卻是遺憾的搖了搖頭,“冤有頭債有主,公主若無誠意,只怕難消狐仙怨氣。”

    此時慕晴雪恨不得沖上去拔了這道長的舌頭,他究竟受了夏淺薇多少好處?

    正想反駁,誰料太后竟認同的頷首沉吟了片刻,“既然如此,晴雪,你就向狐仙磕三個響頭,再為它念上七七四十九日往生咒,抄經悔過。”

    什么?!皇祖母居然要她向一只畜生的皮囊磕頭?她可是辰國最尊貴的公主,豈有這般荒唐的事情?

    就在這時,夏淺薇竟是緩緩從角落里走出來,愧疚無比的跪在太后的面前。

    “毛道長說得有理,冤有頭債有主,這狐仙歸咎起來也是因臣女而死,臣女愿與公主一起,為狐仙磕頭賠罪,以消冤瘴。”

    慕晴雪渾身一震,頓時瞪大了雙眸怨毒的瞪向夏淺薇。

    是的,明明完全可以置身事外的永樂縣主卻主動認了錯,相比之下不肯低頭的三公主簡直有失大體,如此一來,慕晴雪根本沒有退路可言。

    夏淺薇這叫以小博大,她只需向這可憐的白狐磕個頭,而慕晴雪還要抄經念咒,受罰上七七四十九日,何樂而不為?

    正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更何況才一日的功夫。

    只怕慕晴雪還不知道,這只是剛剛開始……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达人3下载地址 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在线配资加推荐卓信宝配资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 幸运农场预测手机软件 好运来app 怎样查询股票代码 内蒙古快3形态走势图彩经网 排列七中奖规则明细表 下载快乐12助手下载 北京快三有什么规律吗 浙江省11选5任选开奖结果 东莞炒股配资 河北11选5走势图任五遗漏值 理财平台哪家好 北京十一选五5开奖结果 168幸运飞艇真正官方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