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無月城之鬼神大人戀愛了 > 第二百七十三章 驕陽似火
    小鬼知道自己犯了錯急忙解釋道:“除了陰山長老來過就是將軍你了。”

    雖然并不想猜測陰山的忠心,但是事實證明他的的確確已經變心了。

    只身潛入天界大牢,本來是想要救出鬼爵的,可是驚動了牢里的機關,電神,風神,雨神,全都被黎母給召集過來,雷神之死對于他們來說恨之入骨。現在終于有報仇的機會他們豈會錯過。

    “你殺了雷神,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來不及辯駁,風神已經將牢內所有的機關全部開啟雙拳難敵四手,引海嘯入陣花界還能抵擋一陣,電神加持他們即便是金剛不壞之身,也會在在風馳電掣間稍不留神就被燒成焦炭。鬼爵化成一團藍火想要給他庇護,“花界,快過來。“

    兩人蜷縮在鬼爵的黑犀鐵手之中,這件法器正是龍王給他的誕生禮。

    “看你們還能堅持多久?”

    風雨雷電算是天界的元老,一人之力遠不及他們合體時的威力,但是鬼爵他們也不是吃素的。

    尤其是花界他能和慕白打成平手可見他還是有實力的,不過站在這里他使不出自己的殺手锏,再厲害也只有等死的份兒。

    天邊閃著道道閃電,五長老一直守在結界附近,可是一天下來,仙草凌霜還沒有回來。不知道怎么樣了,在宮內,清遠一直守在浪花身邊。

    “什么人?”

    仙草沒有走正門,進來時被丫鬟給攔住了,“不要驚呼,我是陛下生母凌霜。”

    雖然丫鬟沒有見過她,可是也聽說過陛下生母不是凡人,從長相上也能夠相信,遂即道:“娘娘可否先稍等一會兒,我進去通報一下。”

    隨后一想,現在陛下生死未卜,蘇姑娘也不在花將軍自身難保也沒有人可以通報,隨后尷尬道:“娘娘請隨我進去吧。”

    清遠看見走進來仙氣飄飄的少女忍不住問道:“仙子可是來救人的。”

    凌霜眼中只有恩欲,沒有理會她的話,跪在恩欲床邊,體內的能量與另一個人相連接:“原來他把妖丹給了別人,這傻孩子怎么可以...........?”

    說著想要將浪花體內的妖丹給奪回來,思來想去如果奪了這姑娘體內的妖丹她會撐不住,這該如何是好。

    正在她猶豫之際蘇沫回來了,見到凌霜立馬抱住她哭訴道:“恩欲快不行了,伯母你快救救他。”

    她也想救他,可是不能為了救自己的兒子,而害了這姑娘的性命。季斂柔這時從要間取出玉笛吹奏著刺耳的笛聲。

    “這是.........?“

    正像大家所看到的那樣,浪花體內的怨靈全都跟著笛聲的指引進到了他準備好的縮小袋里。

    并有符咒來控制,見浪花穩住了,凌霜這才敢將她體內的妖丹給取出來回到原來的位置。

    盡管妖丹已經回到本體,可是恩欲遲遲沒有醒來。

    季斂柔看向另一邊的十三給他把脈已經感覺不到脈了,全身經脈都已經斷了,即便接上也會成會活死人,對于這樣一個年輕的生命來說實在是太殘忍了。

    “雨柔,將你懷里的藥爐借我一用。”

    站在一旁的姑娘一臉不愿:“哥哥,你要做什么?不會是在打它的注意吧?”

    季斂柔陰沉皺著眉抬頭看了她一眼,眼神凌厲隨后語氣慢慢緩和:“救人要緊。”

    這是妹妹雨柔從小用自己的血養的血蠶,就這樣給一個不相關的人她怎么舍得:“哥,何至于此?”

    妹妹有些生氣轉頭怒氣沖沖盯著蘇沫:“為了一個根本不愛你的女人,卑微至極。”

    隨后準備離開,季斂柔一個響指將房門給關上,起身邁著沉重的步子:“妹妹,我這個當哥的沒有求過你什么?就這一次。”

    蘇沫跪在恩欲身邊低著頭不敢看她,隨后才扯著哭腔:“雨柔,此事確實與你無關。”

    她的話無疑是在告訴季斂柔不必做的如此地步,但是季斂柔還是拉住雨柔的手,冷靜威逼:“快點,師傅若在也會這么做的。”

    畢竟是自己的哥哥,雨柔盡管有千般不愿,還是要顧兄妹之情。只能將所有的怨言全都轉移在蘇沫身上。

    她咬破手指,血蠶從她皮肉里爬了出來,全身血淋淋的,看了令人作嘔,對于清遠來說她很難相信,這么一個小東西,可以救人性命。

    隨后就令她大開眼界了,季斂柔挑開十三手腕上的筋脈血蠶順著血腥味一直在他手上來回適應新鮮的血液,沒多久它就找到了門路,一路探到十三的血口直到完全鉆進去。

    季斂柔不緊不慢的將他的傷口給封住,一來為了止血二來不希望血蠶知難而退,等它知道前路不通的時候就會順著經脈摸索,在它移動的同時會主動幫十三接好斷裂的經脈。

    “恩欲,恩欲。”

    恩欲按說也該醒了,可是遲遲沒有醒,再加上凌霜還急著回去,不能久留。

    蘇沫是個善解人意的姑娘,看出了她內心焦急便勸道:“伯母還是先回去吧,恩欲交給我們一定不會有事的。”

    凌霜見恩欲已經沒有了危險便拜托蘇沫:“恩欲就交給你了,拜托了。”

    等她離開后,浪花這時已經醒了,見到蘇沫放心了不少。

    “我這是活過來了嗎?”

    蘇沫點頭:“差點兒見閻王了。”

    季斂柔專心致志在給血蠶引血,讓它跟著自己的步驟前進,浪花見此法子驚嘆:“果然是神醫。不過血蠶十分挑剔,必須是陰時出生的處子之血才能喂養,公子醫者仁心,在下感激不盡。”

    “躺在這里的又不是你,為何要你感激不盡?”

    季斂柔平時就喜歡懟人,最看不慣的就是病人的感激之言,覺得多余又無用。

    “躺在這兒的是我請來相助的朋友,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一輩子都會良心不安的。”

    季斂柔來這里的任務是恩欲,可是這兩個都醫治的差不多了,恩欲明明沒有受什么傷,卻一直都沒有醒,不免讓人擔心。

    “陛下怎么樣了?”

    “可能是陽壽已盡。”季斂柔故意嚇唬浪花,沒想到她竟然當真,立馬呆住了。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达人3下载地址 互联网理财平台有哪些,求排名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 极速时时彩在线预测 安微11选5爱彩人彩票网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宝利阁配资 深圳风采2011089 渔业概念股 三肖期期中特期期准房价一力 股票实盘大赛 辽宁十一选五当日开奖时间 天成配资 河南22选5最新预测 通富微电股票分析 宁夏十一选五app 邮政理财产品鑫鑫向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