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道求巔峰永不休 > 第722章 洞天無題六十四
    “哦?不知洛小友年少時的向往,又是什么?”

    露出一抹好奇之色,古太居開口追問。而洛書白也并未隱瞞,當即出言解釋道,

    “晚輩出身俗世,并非修煉界的名門后輩。自幼聽著長輩們所講述的道祖傳說而長大,心中對此無限向往。

    只是在晚輩機緣巧合的踏入修煉界以后,卻發現當今修士,都是為求實力不擇手段的不義之輩。已非晚輩心中所向往的求道之途。

    所以太清重現,對于晚輩來說倒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只是晚輩不敢確定,投身其中就一定能夠找到那條真正適合自己的路。”

    “哦,原來如此,古某果然沒有看錯。洛小友的確見解獨到,竟能看破如今修煉界的弊病。想來日后的成就也是不可限量啊。”

    “古院長又拿晚輩說笑,這哪里是什么獨到見解。不過就是晚輩一廂情愿的固執罷了。

    若非今日太清重現,晚輩這一生的修煉之途怕也只能止步于此。又哪里談得上前途無量。”

    嘴角的苦笑不由更深,洛書白這般說到。

    “怎么會呢?冥冥天道雖然不可預測,但凡事的發生也都是有因有果。

    你也說是如果太清今日沒有重現,你的一生會是如何。可今時今日,太清不是重現了嗎?”

    含笑揮手,古太居開口說到,

    “所以,你此刻又有什么好猶豫的呢?既是心中所向,那就大膽前行。如果連面對失敗的勇氣都沒有,那么于心中所向,你又能付出什么呢?”

    “這……”

    身軀驀然一震,洛書白在聽完古太居的這番話后,不由生出一種撥云見日之感。

    緊接著,則是在心底涌出無限勇氣,催促他勇敢前行。

    “多謝古院長,晚輩知道怎么做了。”

    連忙躬身行了一禮,洛書白恭恭敬敬的如此說到。

    “小友嚴重了。古某這一番話,也不過就是機緣巧合下的有感而發。與其說是幫了你,不如說也是幫助了古某自己。

    經過與小友的這一番談話,古某似乎也找到了未來的方向。”

    又是微微一怔,古太居的話不禁令洛書白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直到聽到前者最后的話。

    “所以,就讓我們一同進去看看那位道祖之徒,道宗大人吧。”

    “啊?啊,古院長,您先請。”

    “呵呵,洛小友不必客氣。依古某看,今日你我在此交談也是一種緣分。假若今日你我都能如愿以償,并且改變彼此余生,那你我也算是忘年至交了。這凡塵俗禮,就不必太過計較了吧。”

    因為融合了七彩八九劫與兩個八九天劫所異變而來的天劫究竟會有多么恐怖,沒有人可以想象得到。”

    “這么說……不止是楚天人沒有成功渡劫的可能,就連雨元默與風元情也不會再有機會渡過自己的天劫了?”

    聽到這樣的話,一眾修士不由看了一眼天邊正在渡劫的三個人。

    “沒錯,甚至他們連活下去的可能都沒有了。

    因為以他們兩個人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抗過異變而來的雷劫之力。”

    “這……若是這樣的話,那也的確有些可惜了。不然一旦他們三個人成功渡劫,那么就算不加入太清宮,三元宮也還是會有東山再起的可能。”

    “是啊,說的不錯。如果渡劫成功,三元宮就算東山再起,也是輕而易舉。

    但那終究只是如果。

    從楚天決定渡劫的那一刻起,他們三人的結局就已然注定,一切都不可能再改變了。

    要怪,也只能怪楚天太著急了。”

    若是楚公子只有金丹的實力,那只象妖又何必急著逃走呢?”

    “或許那只象妖只是為了借刀殺人吧……”

    最后,一名青仙散修弱弱的開口如此說了一句,倒是引得在場不少人的認同。

    青仙谷內落仙湖,乃是青仙谷十四妖宗中的仙古老人秋念慈,與落仙妖宗魚慧伶的棲身之所。

    平日里除了三五好友,倒是少有人來。

    畢竟秋念慈作為新古時代青仙谷內年歲最長者,三族至強又有哪一個不是前者看著長大的?

    在其面前,多多少少還是存有一絲尊敬的。

    于是不管各大妖宗有何仇怨,卻是不敢輕易來打擾秋念慈清修。

    可今日,青仙谷八大妖獸之首,赤目青狼血月,卻是帶著群妖眾獸,來到落仙湖找上了仙古老人秋念慈。

    “血月,自從你這狼崽子成了這青仙谷的妖獸之首,可是好久都沒來落仙湖看望老頭子我了。怎么今日卻是有空前來,還帶了這么許多妖獸崽子?”

    現身看向落仙湖邊,被一眾妖獸簇擁著的血月,身形本就矮小卻還佝僂的十分嚴重的秋念慈,如此說到。

    “瑣事纏身,未來給秋伯請安,是血月的錯。還望秋伯不要怪罪。何況秋伯您一向喜靜,血月也是擔心擾了秋伯清修不是。”

    晃了晃巨大狼頭,血月對于秋念慈稱他為狼崽子一事,倒也沒有動怒。

    “好了,就別拐彎抹角了。有什么事,你就直說了吧。老頭子我,可還要睡覺呢。”

    左手微微擺了兩擺,右手則是輕抬手中桃杖,敲了敲腳下湖水。秋念慈的言辭之中,也是帶了一絲不耐。

    對于血月的野心,秋念慈自然早有不滿。只是他雖然備受青仙谷群妖敬重,卻也改變不了實力不足的事實。

    所以在面對血月的時候,秋念慈除了不滿,更多的還是無可奈何。

    “既然秋伯如此說了,那血月也就不繞彎子了。此次前來,血月只是想請秋伯勸說其他人隨我出谷。倒也不算什么大事。”

    狼爪輕輕地撓了撓落仙湖邊的地面,血月的一雙赤目緊緊地盯著湖中的秋念慈。

    說起來,一向冷血的血月,還真不希望在秋念慈的口中聽到拒絕。……

    “好了,既然先生開口了,那本座也就不浪費時間了。小熊崽子,乖乖受死吧。”

    想罷再次開口,胤龍與熊大如此說到。

    聞言一震,熊大與秋念慈等人全都面目一沉,深感無限危機正在急速逼近。

    于是秋念慈終于下定決心,暗中捏碎了一枚奇異木牌。

    至于正面對陣胤龍的熊大,也是決心要與前者拼死一戰。

    畢竟不戰而逃可不是他熊大會做的事。

    “想不到,血月終究還是低估了先生您的來歷啊。……

    九洲之上的古今交戰,歷來都是瞬息萬變。

    而今昨兩日,青仙城與青仙谷落仙湖的兩場大戰,更可以說是勢強與勢弱者瞬間轉換。就連一絲反應的機會,也都沒有留給對方。

    盡管楚瞳常說于修行之途,神通只是下乘。可這世間又有幾人能夠像他一樣,胸懷堅定無比的求道之心,笑對塵世百苦,破解乾坤諸難。

    所以,蘭芷祎能夠兩次調轉大戰雙方的勝負形勢。

    也正是因為蘭芷祎的實力太強,以一己之力便可將藤年先生與那八位神秘黑袍人給全部拖住。這才使得一眾青仙群妖躲過了必死之局。

    再加上拔山,青松與蝶衣,以及金團子,都還勉強算得上是一股生力軍。

    于是以血月為首的青仙入世爭雄派,便也瞬間墜入了生死危機。

    “古院長說的是。但即便摯友相交,也應長幼有序。

    因為融合了七彩八九劫與兩個八九天劫所異變而來的天劫究竟會有多么恐怖,沒有人可以想象得到。”

    “這么說……不止是楚天人沒有成功渡劫的可能,就連雨元默與風元情也不會再有機會渡過自己的天劫了?”

    聽到這樣的話,一眾修士不由看了一眼天邊正在渡劫的三個人。

    “沒錯,甚至他們連活下去的可能都沒有了。

    因為以他們兩個人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抗過異變而來的雷劫之力。”

    “這……若是這樣的話,那也的確有些可惜了。不然一旦他們三個人成功渡劫,那么就算不加入太清宮,三元宮也還是會有東山再起的可能。”

    “是啊,說的不錯。如果渡劫成功,三元宮就算東山再起,也是輕而易舉。

    但那終究只是如果。

    從楚天決定渡劫的那一刻起,他們三人的結局就已然注定,一切都不可能再改變了。

    要怪,也只能怪楚天太著急了。”

    若是楚公子只有金丹的實力,那只象妖又何必急著逃走呢?”

    “或許那只象妖只是為了借刀殺人吧……”

    最后,一名青仙散修弱弱的開口如此說了一句,倒是引得在場不少人的認同。

    青仙谷內落仙湖,乃是青仙谷十四妖宗中的仙古老人秋念慈,與落仙妖宗魚慧伶的棲身之所。

    平日里除了三五好友,倒是少有人來。

    畢竟秋念慈作為新古時代青仙谷內年歲最長者,三族至強又有哪一個不是前者看著長大的?

    在其面前,多多少少還是存有一絲尊敬的。

    于是不管各大妖宗有何仇怨,卻是不敢輕易來打擾秋念慈清修。

    可今日,青仙谷八大妖獸之首,赤目青狼血月,卻是帶著群妖眾獸,來到落仙湖找上了仙古老人秋念慈。

    “血月,自從你這狼崽子成了這青仙谷的妖獸之首,可是好久都沒來落仙湖看望老頭子我了。怎么今日卻是有空前來,還帶了這么許多妖獸崽子?”

    現身看向落仙湖邊,被一眾妖獸簇擁著的血月,身形本就矮小卻還佝僂的十分嚴重的秋念慈,如此說到。

    “瑣事纏身,未來給秋伯請安,是血月的錯。還望秋伯不要怪罪。何況秋伯您一向喜靜,血月也是擔心擾了秋伯清修不是。”

    晃了晃巨大狼頭,血月對于秋念慈稱他為狼崽子一事,倒也沒有動怒。

    “好了,就別拐彎抹角了。有什么事,你就直說了吧。老頭子我,可還要睡覺呢。”

    左手微微擺了兩擺,右手則是輕抬手中桃杖,敲了敲腳下湖水。秋念慈的言辭之中,也是帶了一絲不耐。

    對于血月的野心,秋念慈自然早有不滿。只是他雖然備受青仙谷群妖敬重,卻也改變不了實力不足的事實。

    所以在面對血月的時候,秋念慈除了不滿,更多的還是無可奈何。

    “既然秋伯如此說了,那血月也就不繞彎子了。此次前來,血月只是想請秋伯勸說其他人隨我出谷。倒也不算什么大事。”

    狼爪輕輕地撓了撓落仙湖邊的地面,血月的一雙赤目緊緊地盯著湖中的秋念慈。

    說起來,一向冷血的血月,還真不希望在秋念慈的口中聽到拒絕。……

    “好了,既然先生開口了,那本座也就不浪費時間了。小熊崽子,乖乖受死吧。”

    想罷再次開口,胤龍與熊大如此說到。

    聞言一震,熊大與秋念慈等人全都面目一沉,深感無限危機正在急速逼近。

    于是秋念慈終于下定決心,暗中捏碎了一枚奇異木牌。

    至于正面對陣胤龍的熊大,也是決心要與前者拼死一戰。

    可距離那些家伙進入那個地方的時間,已經太過遙遠。秋念慈也不敢保證那些家伙是否還活在世上。

    “呵呵,年紀大了,膽子也就小了。太清宮作為九洲萬古的第一門派,乃是道祖李太清所建。

    古某不過一個后世凡塵的小小院長,面對太清宮自然是心生憂患,不知前路。

    此刻止步未行,還不是因為沒有找到立世之法。”

    淡然一笑,古太居倒是沒太在乎洛書白對于自己的態度。頓了一下之后,則是繼續說到,

    “不過,我觀洛小友舉止不凡,見解獨到。不知能否給古某一個好的建議?”

    “古院長怕是太看得起晚輩了。

    以古院長大乘后期的修為,在這超凡不出的時代可謂是少有敵手。更別說古院長還于罪惡之地開辦正義書院,教導后輩持善修行。實乃我輩修士之楷模。

    依晚輩來看,若非后世善惡難辨,古院長即便不能比肩道祖,想來也會成為一代賢圣。

    畢竟不戰而逃可不是他熊大會做的事。

    “想不到,血月終究還是低估了先生您的來歷啊。……

    九洲之上的古今交戰,歷來都是瞬息萬變。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达人3下载地址 股票配资平台一直牛 内蒙古11远5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预测杀号 百家乐网络 安徽体彩11选五走势图 大发快三做代理注意什么 在线股票查看 黑龙江36选7开奖官网 同花顺炒股软件官网 快3推荐快三预测官网 股票开户怎么办理流程 河南快三购彩平台 广西体彩十一选5开奖结果 中国铁塔股票代码 陕西十一选五开市了吗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数据